Tuesday, September 13, 2011

Siem Reap游(二):吴哥城的雪泥鸿爪

穿过这个门,就是吴哥城了

曾几何时,吴哥城是Jayavarman VII王朝的首都,昔日辉煌依然有迹可寻,无奈岁月摧残却更为无情。昔日都城落得破瓦遍地,叫人无限唏嘘……

Timothy把我们放在Angkor Thom的南门,James说“这就是Tomb Raiders探险时经过的城门”,我们都兴奋地下车。Timothy说到另一端等我们,我们也不急,在列日下走两步路拍十张相的……然而,当我们终于跨过了那笑脸之门,看见的是一望无际穿越森林的笔直小路,我们开始慌!还好,后来发觉好心的Timothy其实一直在树荫下等我们。(穿越那片森林,让我很难想象,当时要把吴哥城(Angkor Thom)从热带雨林里“营救”出来,究竟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
在Bayon,Timothy又把我们抛下了。Bayon的笑脸一进入眼帘,只要稍微做过一些功课的人基本上都应该知道身在何处了。至今考古学家们都无法下定论这脸谱究竟是谁,但无阻世人被它那神秘安详的笑容慑住。我觉得那像有智慧的长者,俯首看着晚辈胡闹喧哗,有一种慈悲的包容,亦有种不同身份境界的距离。根据Maurice Glaize的记载(有谁想省下导游费却又想要深度了解的,下载Maurice Glaize的免费游记吧!),朝阳下的Bayon最美,但月光下的它线条将变得更柔和,笑脸仿如无限复制似地出现在你周围,如佛光一样,让你沐浴在一片宁静平和当中,读得我无限向往,只恨吴哥5:30pm就不让游人进入了……
Bayon里无处不在的笑颜

Terrace of the Elephants

从Bayon出来,太阳比之前更为毒辣,我们在斑驳树影里停停走走地走在Terrace of the Elepahants的石板路上。石板路上也不知记载了多少高棉的高低起伏,我们无视,只顾在潮湿炎热中如何走到下一站 -- Terrace of the Leper King。 这平台的两面皆刻满浮雕,(据说是当时高棉人直接把新墙建在旧墙外,直道其中一堵墙需要维修时才让考古学家发觉了这两面的浮雕。在里头转一圈虽谈不上震撼,却肯定让你眼花缭乱。那些神情各异、姿态万千的各种神像、人像、兽像在不同的阳光角度照色下,光影颜色皆异,很是热闹。

Terrace of the Leper King

Sunday, September 11, 2011

狗眼

前阵子Mey迷上网上购买voucher,我们托她的福,也捡了便宜。今天,好不容易碰上大家都有时间空间,于是决定一起把那些voucher一口气花了。
其中,我们以RM27买了个三十分钟的按摩trial package。那家spa是我国相当出名的连锁,就在槟城一家最新的四星级酒店里头。预约时间的半小时前,我们接到spa的工作人员的电话,她说:“我们不管你几点到,我们只能给你按摩到你预定结束时间为止。”一副看死我们必定迟到而且不稀罕这几位顾客的模样。
我们比预订时间早了十分钟到达,酒店大厅的工作人员不甚友善,被问起Spa正确地点时只是草草向自动扶梯指一指却不加说明。我们好不容易终于找到了那家Spa,开始了我们的半小时按摩。按摩的小房间布置得典雅,各有独立卫生间和jacuzzi,硬体设施很好。而且,按摩师的“手势”基本上不错,大家都相当满意。
由于我们四人同行而被安排在两间房间,所以我和Mey按摩完毕后便坐在Spa的大厅等候。我们看着工作人员正热心地招待一位‘洋婆’,又送上姜茶,又细心解释的,心里还在盆算待会儿她们向我们推荐promotion package时自己的底价究竟是多少。谁知道,‘洋婆’问了详情后就离去,我们却仍然是那两个没人理会的顾客。
直道另两位同伴出来,我们四人仍是傻傻地你看我我看你,别说姜茶了,连白开水也没有一杯,我们像是透明的,没有人对我们加以理会或推荐产品,真是奇怪之至。
她们在网上贩卖trial packages不就是希望让更多人尝试她们的服务后感到满意并继续光临,从中提升营业额的吗?对potential future customers不闻不问是什么道理啊?这年头,社交网络这么普遍,顾客是怠慢不得的,你看,我不就来这儿告诉大家了吗?

Saturday, September 10, 2011

你懂得用钱吗?

我一直相信布施是人类必行的责任(不信?君不见所有宗教都是这么教的吗?),却总是想不明白当中道理,今天逢高人指点,原来道理就这么简单。

你的钱不是你的,是那个冥冥中的力量托付你管理及支配的。你俞是懂得布施为社会发挥更大的价值,你俞是懂得用钱,你就俞是拥有“有钱的资格”。
大家都知道要不是Bill Gates把三分之一的身家捐出来做慈善,他应该仍然是世界首富。这‘富’何来?因为他懂得善用钱财帮助别人,所以那个冥冥中的力量赐以他取财之道。
就好像如果你有一大笔钱要交以你的三个孩子去投资,你一定把最大的一部份附托于既善良仁慈又善于理财的孩子,而那个不孝又奢侈的孩子可能分文不得。

所以,我想问你,你懂得用钱吗?你学会用钱了吗?

Thursday, September 8, 2011

Siem Reap游(一):吴哥窟那一段我所不知道的历史

吴哥窟(Angkor Wat)是东方世界四大奇迹之一(其他为中国长城、埃及金字塔、印度尼西亚婆罗浮屠),也是高棉文化给世界留下的最佳遗产。

今月照古殿

我孤陋寡闻,高棉文化在这之前对我而言只是个依稀有印象的名词,走了一趟柬埔塞,才知道人家历史之悠久、文化之璀璨。我们暂且不说湄公河上的千年恩怨,只说说这个全柬埔塞人的骄傲-- 吴哥窟。

吴哥窟的护城河非常宽广,第一次乘tuk tuk绕着护城河时特别有感觉,偷偷想象当年帝王巡视自己城堡抑制不住的骄傲,绕着绕着还是到不了入口处,那种期待煞是撩人。真的,这活脱脱如现实版的Indiana Jones,把那久远的、被覆盖在森林里的古代灿烂文明给重见光明了!

从游客停车场走到吴哥窟主建筑,必须得经过一条很长很长的石桥。走在那颠簸的石板桥上,感觉仿佛走一段未知的时光通道。跨过了门进入倒围墙内部,视野豁然开阔,给人一种无穷无尽展延的感觉。

在那刻满浅浮雕的回廊上,有着叫细心的游客感动的力量。你不难发现仰望的人们,尝试倾听那一段段远去的故事……


如果时间允许,我愿意在这儿消磨平和的时光。我可以在石窗前读完一本书,可以在回廊上看尽一墙浅浮雕……








Thursday, September 1, 2011

梦回吴哥……

虽然说我这一趟是到Siem Reap去,但其实完全是冲着吴哥古迹而来。在这儿就先容许我略谈行程及费用(除非特别声明,否则费用皆以三人计),改天再细说各处印象。

八月二十二日(Small Circuit: Angkor Wat + Bayon + Angkor Thom + Terrace of the Elephant + Prasat Ta Prohm + Banteat Kdei; 宿Motherhome Guesthouse
到达Siem Reap国际机场才早上八点,Motherhome Guesthouse为我们安排了一位tuk tuk司机接机,只见他高举写着James的名字的卡片,感觉相当窝心。走到机场停车场,只见全是tuk tuk,想必这儿的tuk tuk比泰国更为盛行吧?
我们到达Motherhome Guesthouse时正逢停电(暹粒停电率超高的哦!),工作人员忙着给我们送上冷毛巾、welcome drink和recharable light,好让我们在比较舒服的情况下check in。手续完毕,我们急忙回房梳洗,然后到餐厅吃早餐(这一天的早餐没包,反正buffet breakfast也只是USD1.50,我们就在这儿吃,省去了到处找吃的麻烦)。一早约好的Timothy准时在旅舍门口出现,开始了我们的小圈游。
暹粒的八月天之有一个字:热!我们十点到Angkor Wat入口处,炎阳早已毒辣得要命。我以USD2买了一顶大草帽(这可是我旅行时最精明的投资!),却也无法隔绝柬埔塞上空杀死人的热情。
从Angkor Wat出来,大家都有饿又渴,草草在对面大树下吃午餐(这可是‘砍’游客的地方哦!一碟看不见牛肉的牛肉炒饭要四美元哦!)午餐后Timothy继续带我们在庙宇间奔驰,走完整个小圈,都患上审美疲劳了。

大家一字排开享受户外足底按摩
我们回Motherhome冲凉休息一阵子Timothy又把我们载到Pub Street一带吃晚餐、闲逛。那Night Market没什么好题的,反正东南亚的夜市都是一个样,大家卖的东西大同小异。倒是我们在那儿看见USD1的按摩(一小时四美元),心动得很。无奈Old Market Area的按摩虽然便宜,却都是在户外(有种粘板上任人鱼肉的感觉),我们无法忍受暹粒高温高潮湿的闷热天气,最后还是回Motherhome解决了我们的足底按摩。虽然贵了一倍,但是可以在自己的房内吹着冷气免去了汗流浃背的折磨,按摩完毕又可以立刻倒头大睡,还是很值得的。

(Motherhome Guesthouse二人间USD18、单人间USD15;Motherhome Guesthouse早餐每人USD1.50;Angkor World Heritage三天入门票每人USD40;Angkor Beach Restaurant午餐USD15.50;“林金真餐馆”晚餐USD9;乘Tuk tuk从night market回MotherhomeUSD2;Motherhome Guesthouse Foot Massage 每人每小时USD8;Timothy's Tuk Tuk 一天 USD12)


Banteay Srey非常美丽精致,
我忍不住找人帮我拍了一张
“到此一游”的照片

八月二十三日(Pre-Rup + Banteay Srey + Kbal Spean + Banteay Samre;宿Motherhome Guesthouse)
由于Kbal Spean路途比较遥远,Timothy帮我们安排行程时决定把这一天的行程排得比较轻松。我们七点半从Motherhome出发,在Pre-Rup和Banteay Srey参观后便在tuk tuk上摇摇晃晃近一小时才到Kbal Spean。虽然从入口处到那River of a Thousand Lingas只有一点五公里,但要背着沉得要命的相机包包在石头间、树林里钻来钻去还真是不容易。我们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简直要命。这么一上一下,大家又累又饿,一下山,二话不说就找吃的,直到补充了精力,才随Timothy再到下一站。
走完Banteay Samre,大家决定就此结束一天的艰辛,回Motherhome休息去了。牛高马大的James病倒了,我们草草在Motherhome吃了晚餐,两个女人就抛下他往夜市钻。前一天探了军情,这一天总算有收获了。

(Motherhome Guesthouse住宿同上;Kbal Spean出口处小食档子午餐USD9.00,吃了一碟炒面一碟炒饭三瓶汽水;Timothy's Tuk Tuk 一天USD25)


八月二十四日(Angkor Wat看日出;Grand Circuit: Preah Khan + Neak Poan + Ta Som + East Mebon;宿Angkor Riviera Hotel

凌晨四时三十分,我一个人坐在Motherhome的餐厅吃tomyam泡面。天气闷热依旧。五点十五分Timothy准时出现把我们载到Angkor Wat去。Timothy开车向来谨慎小心,一路上我看着天空渐渐翻着鱼肚白,心里干焦急着。路上其他tuk tuk和汽车在我们旁边呼啸而过,黑漆漆的路上是一排无限展延的车灯,好不壮观!到了Angkor Wat,大家乖乖鱼贯地,有默契地朝里头走。有人找静谧处钻,爱拍照的则都往池塘边靠。我们运气不好,看不到火红蛋黄破空而出的日出,但无损朝霞染红天空的美丽。Angkor Wat的剪影和水面倒影相辉映,乐呆了不少游客。我身后的日本游客把他们所想到的感叹词都用尽了!
因为这一天起得早,把大圈走完我们还来得及回Motherhome冲个凉才check out。由于对这旅舍有了一定的依恋,我们还是在这儿吃了午餐才随Timothy到Angkor Riviera Hotel去。
到了Angkor Riviera Hotel,我们唯一的目标就是好好的休息。游泳、看书、午睡……写意得不得了。到了傍晚,James又病倒了,我和James太再次撇下他。我们到Centre Market、Old Market和Pub Street走透透,到Blue Pumpkin给病人买了面包,又在Le Tigre de Papier吃了晚餐,James太才冒雨回酒店给老公送晚餐。我则到Night Market享受一边听雨一边按摩的乐趣。

(Motherhome午餐USD8;Le Tigre de Papier晚餐两人USD12.75;Night Market足底按摩半小时USD2;Angkor Riviera Hotel标间USD40/间;Timothy tuk tuk:大圈USD15 + 看日出surcharge USD5)


八月二十五日(回家啦!)

一早,我到河边打了一个转,就乘Timothy的车打道回府啦!
由于check out 时间太早,酒店早餐还没准备,我们check in时已经交待了,想要早点吃。结果酒店给我们各准备了一个爱心便当,让我们带到机场去吃。食物虽然普通,但总算贴心,服务不错。

(包车从Angkor Riviera Hotel到机场USD5;Airport tax每人USD25)



欲知详情,下回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