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3, 2012

Pacific Coast Highway

During the planning of my US trip, there are 3 things that I really really wanted to do:
1) Drive a convertible along Pacific Coast Highway -- checked
2) Sunset and Sunrise of Grand Canyon -- checked
3) Camping in Yosemite National Park (Well, you can never get everything you want in your life simultaneously. I can always plan my camping trip next time.)

Can you see me grinning from ear to ear as I checked on my bucket list?

Monterrey Bay

I am not sure if there are any lists about "100 road trips you must take in your life time", or "50 routes that you must drive before you die", or "500 highway of the world" etc. If there are any such lists, they MUST make sure Pacific Coast Highway is in the list.

Big Sur

First of all, it is all about the Pacific Ocean. This world's largest ocean is persistent energetic and has the most expansive view. We were basically surrounded by endless shades of blue and it is simply magical.

17 Miles Drive

Secondly, driving along this twisting, cliff-hugging road is an exhilarating experience. I really love driving all the hair-pin curves, especially with this marvelous weather. The fact that I can end up falling 3000 ft below if I happen to loose control also give a healthy dose of adrenaline rush and make the drive more fun.


Got myself a Chrysler 200

Thirdly, the sunrises and sunsets are irresistible. We stopped our car at the middle of nowhere when the sky turned warm orange. Witnessing the huge egg yolk slowly fading into the Pacific ocean was magical.

Sunset at Highway #1

Fourthly, you are going to fall in love with all the wonderful small towns along the coast. We stayed in Cambria for one night, and we both love the quite yet lively small town. We also had a brief stop at Morro Bay for picnic, and we love that place too!

Morro Rock

We drove from San Francisco to Los Angeles in 2 days time and spent 1 night in Cambria. It was too rush even though we still enjoy every single second of it. If you wish to plan for a road trip at Pacific Coast Highway, make it at least a 5 days trip. There are so many things to do and there are so many great things to see.

Tuesday, November 20, 2012

马夫妇

我的宝贝妹妹终于成为马太太了!

我这永远长不大的妹妹在我怀里撒娇好像只不过是昨天的事,一转眼就已为人妻了。说起来,我认识我的妹夫的时候,他只有十四岁。那时候我回母校当临教,他就坐在班上前排,满脸稚气,笑起来非常可爱。(我当时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调气小男生十五年后会成为我的妹夫,不然当时应该稍微刁难刁难。哈哈!)


一转眼,十五年过去了,他俩由相识、相恋、分离、再相恋终成眷属,我只是很老土的希望他们幸福永远……

Monday, November 19, 2012

Looper

(不好意思,在draft发现了这个,请允许我继续写完它)

Looper绝对是个惊喜!

我会去看这部电影,完完全全是为了Bruce Willis和Joseph Gordon-Levitt。(真不好意思,明星效应有时候对我挺有效的),当然,也因为科幻片一直是我的死穴。

由于我总是坚持在进入电影院前不看电影简介或影评,我只知道它是个time travel的电影,却不知它不只是time travel电影那么简单。感觉上有点儿像在看HERO,相当惊喜。娱乐性的电影加上一些令你思索的情节,是近年来拍得较好的科幻片。

(由于我秉持不在部落格里透露剧情的宗旨,这儿倒是没有什么可说的)但我看到一半被Pierce Gagnon的演技慑住,这可是一定要说的。这小瓜才五岁大,演技让许多专业演员汗颜。有时候我真不明白,那些童星们究竟要以什么样的幻想力才能驾驽这些深沉的角色呢?

Tuesday, November 13, 2012

一位女医生的游学故事

我有一位好朋友,自幼立志要当一位济世为怀的好医生。在年少轻狂的时候,她甚至曾经想过到落后国家当义医的。(不过,遇上命中天子后当然只能打消这念头,组织个大家庭去。)我相信所有认识她的人从来不会怀疑她的医术和医德。

今天和她叙旧,说起她到美国深造的故事。她说自己曾逃课两天去观光(说得很愧疚似的,也不知道普通人逃课当饭吃)。而她观光的地方可神了,去探访医院!!她见我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微微压抑兴奋心情,稍微害羞地解释:"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是家历史悠久的医院,里头的Ether Dome是世上首个以Ether作为麻药的手术台。"为了要证明她不是特别怪异,她还得补上一句:"这医院是有tour的,我刚好碰上。"我不当场踢爆她,但我相信她必定是抱着虔诚的朝圣心情,特地跑到Massachusetts医院假扮成凑巧遇上hospital tour的。
我很好奇,世界上究竟有几个医生身在异国旅游时会舍旅游景点而跑到医院去'观光'?

认识她二十多年了,她还是常常让我觉得不可思议!

Monday, November 12, 2012

关于名牌……

对于女性朋友来说,我应该是个超级大闷蛋吧?有谁换了发型、发色,身上带着什么新饰物、新手袋,我发现的几率总是超低的。再加上我对名牌的敏感度极低,即使发现了,也很少会显得特别雀跃,和我谈潮流真的很“无瘾”的。

或许是因为我心中有一把很奇怪的尺,对于衣物我自有一套价值衡量法:撇去通货膨胀不说,以今天的价格衡量,我觉得jeans顶价只值马币八十、T恤顶价只值马币三十,然后,如果衣物剪裁特别合身或质感特别舒适(或印上和Star Wars有关的图案,点中我的死穴),我愿意top up马币三十至五十不等;女性钱包布制的顶价马币五十、皮制的顶价百五、肩袋布制的顶价八十、皮制的顶价两百五,然后如果风格特别出众或我一见钟情,我愿意补上马币五十至八十。你做一做心算就知道,我要么和名牌无缘、要么就只等大减价。我家里的handbag要么是人家送的,要么是薇薇败家后弃之不顾的,我最常用的是在丽江古城里用人民币五元买了个说不定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手绣东巴文手袋,这对我而言才值钱呢!

所以啊,我总是搞不清楚名牌包包、衣物和鞋子的价值,这些不涉及精细手艺(如手表)、高科技(如gadgets)的东西凭什么印了一个盖章就身价百倍?

去年到欧洲时也到过名牌店outlets,不过那时有玩伴,我们倒没有花什么心思在血拼上。这一次到了美国,倒真是叫我大开眼界。

和我们同车的团友们买名牌的宗旨:
一、要买就买那些在马来西亚有名气的,不然买了回大马穿/用也没有人知道你用名牌
二、这儿的价钱比马来西亚便宜约一倍,不买就亏了(奇怪,不是不买就半分不亏吗?)

所以,那些富太们在"outlet day"特别没有心思旅游,一直嚷着要把别处的行程给删了,或是央求导游把观光时间给缩短。反正大家都plan了一套strategy,打算快点儿到达目的地展开攻掠。到了名牌店outlets,大家立刻龙精虎猛,一鼓作气就冲进名牌包包店把墙上架上的大包小包钱包硬币包一扫而空。她们不知怎的让我想起蝗虫,走到哪儿哪儿空。Buying power让人乍舌的同时我还是搞不通,一个人究竟需要几个手提包啊?

不过,她们的疯狂我都懂,你盲目爱上某种事物的时候,逻辑是不存在的。譬如说,你要是把我们姐弟仨丢在一个全和Star Wars有关的outlet,我们一定也是这么疯狂,那时,又轮到富太们对着我们搔后脑了。哈哈!

Sunday, November 11, 2012

金门桥

我总是喜欢金门桥,它的建筑构造独特辨识度高,红漆让它在蓝空下特别叫人瞩目。

八年前我到San Francisco时,在Golden Gate Park消磨了一天的逍遥时光,这一次则有幸乘船在桥下绕过,又有机会在桥上走走。我见过了艳阳下闪耀的金门桥,也见过了浓雾中若隐若现的金门桥。

不错哦~



旧金山

San Francisco的中文名字,除了直译的“三藩市”外,还有一个我们常用的“旧金山”。我总是喜欢“旧金山”这个浓浓历史色彩的名字。

旧金山这个名字,总让我想起几百年前那些为了梦想而离乡背井的“猪仔”。
他们在浮动地狱上忍受着非人生活,以为可以到达“遍地黄金”的国土;到了‘货不对板’的金山,他们又只得要紧牙根活下去。很难想象,是一种怎样的信念,可以让他们继续地刻苦耐劳,在不属于自己的地方,开创出一个属于自己的天地。

今天的三藩市唐人街,你若一不留神,还以为自己身处香港、澳门呢!

San Francisco City from Twin Peak

旧金山这地方,真是个金山。我喜欢这城市井然有序却又活泼多变的特性,在山坡叠伏的地型上搞个方块城市规划特别有意思,陡斜的街道成为游客叫苦连天又爱又恨的乐趣。你在城中步行,总是惊喜处处,处处惊喜。

Palace of the Fine Art
 
San Francisco Skyline

Sunday, November 4, 2012

食量的苦恼

在美国,我们最头痛的,就是未来奈何桥旁那些吃不完的食物……
(你可听说过,在你来世准备投胎前,当你须要过奈何桥前,所有你在今世浪费的食物,都会在奈何桥旁等着你。不吃完它,你可就不必投胎了!)

随团的时候,每一餐都吃不完。不过同桌总有男性,吃中餐时反正让他们发奋图强就是了。吃西餐的时候就自我安慰,“starter + appetizer + main course + dessert正常亚洲人哪吃得完呀?” 所以,内疚感相对较低。

直到我们自个儿上路时,问题就大了。

首先,我们是贪心的在路旁的果菜园买了三篮的草莓(才马币十块钱,不买怕自己后悔)。结果,我们很尽力地吃了三天最终还是把一部分给扔了。

第一晚,由于我们比预算中花得少,晚餐原想吃一顿‘贵及唔饱’的,无奈Cambria是个小镇,大家老早就关门了。于是我们到唯一仍然开门做生意的Linn's看看。
一来夜了(近九点了),二来也Linn's是做bakery生意的,于是我们决定要一个chicken pie和一个muffin。你说,一个chicken pie和一个muffin会有多大?我的天!它就是大得我们吃不下!
Chicken pie就chicken pie啦,搞什么又有薯泥又有烤菜的?!而那muffin哦,比桌灯还大!才第一晚自驾游就开始在奈何桥旁顿积食物了,真是‘阴功’。

第二天,我们学乖了,午餐在Santa Barbara的La Super-Rica Taqueria,这家餐厅出名分量小。对我们来说却是刚刚好。这一餐是我们少数不撑着肚子互相推卸责任的一餐。晚餐到了洛杉矶,再次觉得自己under budget,想吃顿好的,于是到了Pizzeria Mozza。看见邻桌的分量,我们都‘缩沙’,只敢要了一个pizza,其他的什么都不敢点了。就一个pizza,我们也互相尝试说服对方多吃一点。

第三天,一切开始失控。只要一不小心,一整天的饮食就会乱了阵脚。

在迪斯尼乐园,嘴馋,买枝火鸡腿。开始时觉得香极了,吃得津津有味。吃了老半天,两人合力都无法把之干掉。结果,我们饱得午餐也不吃了。晚餐也只是很随便的吃热狗就解决了。

在Universal Studio,我们合作干了一片pizza(注意哦,是一片,不是一整个哦!)和一碗salad,晚餐也只是在Taco Bell吃了一个套餐。既使是麦记套餐,我们也是一个套餐分两餐吃。

总是一个、一片这么的数着,可是问题是,他们的一个,可能是我们普通分量的一倍。我们总是小心翼翼的,确保自己点的分量永远保留在一人份上。


到了San Diego,我们在San Diego Old Town看见一家门庭若市的墨西哥餐馆--San Diego Old Town Mexican Cafe。我心想,叫carnitas必定错不了吧?Carnitas的直译是“少肉”,我点了一人份也安心。谁知道他们就是慷慨,那“一点点”肉是老大的一碟,最糟糕的还有两片玉蜀黍和两片面粉制的类似capati的皮儿让我们裹肉裹菜……就是那一晚,晶晶开始谈着奈何桥……

最搞笑是在Phoenix的Paradise Cafe,他们有"You Pick 2"套餐,可以选半个三文治、半碗salad、一杯汤。听起来这么安全,于是我们决定选个You Pick 2套餐。哈哈,我们忘了杯可以很大,碗可以很大,那个“半粒”三文治切成四分之一我还是觉得无福消受。我们俩用了很长的时间,才终于把别人的“半份晚餐”给吃完,那附送的巧克力cookie还得带上路吃呢!

在拉斯维加斯的早上,我肚子饿极了(这很少见),我对晶晶说我觉得自己可以吃下一个单点早餐(是的,我总是高估自己),于是我们在Serenipity 3点了两个ala carte早餐。我要了个cresentwich,晶晶要了个fried egg benedict。我最终是很尽责地把肉都啃了,晶晶则是把一半的食物给打包了。那是我最厉害的一次,不过午餐就因此完完全全没有人愿意提起。
 
因为我们俩的食量太少,基本上我们在美国总是三餐不定时,花费也超级的低。有谁若想到美国自助游,千万别以我的食物消费为标注哦!

Thursday, November 1, 2012

Product Lifespan

不是所有产品都会写上产品预期寿命,更不会有保用期。在不知道产品平均寿命的情况下,你会:
1)用厌了就丢
2)直到产品价值贬值至零为止
3)用到坏为止
4)以上皆是
5)以上皆非

我本身通常选择(3),所以才会发生今天的"悲剧"。

话说,我有几件我特别喜欢的、在工作日轮流交替穿的裤子,是在大学先修班至大学那几年买的。几个星期前,有一件在我妈的洗衣机内寿终正寝,所以妈妈提醒我衣橱内有许多衣裤都应该丢了。然而,正是这些老裤子老T恤特别舒服,所以我把她的忠告置于脑后。今天早上,在上班后的首个小时,习惯在办公椅上盘坐的我动作稍微大了一点,我突然听见一阵低音量但清脆明晰的声音,然后大腿后侧一阵凉爽。一摸,乖乖不得了!我要是不想法子遮丑,我要么就一炮而红,要么因为衣不遮体被告性骚扰。
我动不得,只好请同事走近我,悄悄要她帮我到人事部讨了一件男装制服裤子(我们女生制服只有上衣),成为所有依旧有一丝丝好奇心的人共同关心的对象。

我反省,我仍然觉得这怪不得我。老旧T恤还可以当睡衣,这些裤子没穿烂,我还找不到理由说服自己把这些舒服得如自己的外层般的裤子都扔了呢!^_^

就让我collect data,算算MTTF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