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31, 2009

Bon Odori

原本,说好了和表妹及几个表弟们到Bon Odori凑热闹去。谁知,最后其实是载了一班小瓜到旧关子角会情人,剩下我和凯琳相依为命。我们到旧关子角时已经将近八点了,兜兜转转地找泊车位至少花了半个小时,好不容易泊好车走到旧关子角去,一见那个人潮我就想‘缩沙’了。可是,一班小瓜是来拍拖的,我不好意思拆散鸳鸯,只好硬着头皮撑下去。买了coupon,在人潮中穿梭着,汗流浃背的,好不容易买了一些食物填肚子,远远的看着舞台上载歌载舞……


我受不了那闷热的气候,和那恐怖的人潮,硬把凯琳拖到Sire Museum避难去。吹吹冷气、喝杯咖啡、闲聊,多写意!外头的五光十色还是让那些青春洋溢的小子享受去吧!

我们原本打算十点要找个风水位拍烟花,结果天南地北的把时间给忘了。直至听到外头烟花噼啪的响,我们才想起此行目的,匆匆忙忙结账到外头拍照去。

来不及找什么风水位,只好站在店铺五角基上很应酬似的拍拍几张照片就算。


事后问凯琳明年还要来吗?“不了”她说。
我们相视而笑……

再说味楽

G-Hotel的味楽应该是我最爱的餐馆之一了。别被她外表给骗了,其实她食物种类选择很广,要大众化的,她有比Sushi King更为物超所值的套餐,要高档的,只要你口袋有钱,任何普遍尚在日本迟到的美食你都可以在这儿找到。

这一回,我和美美选择坐在sushi bar边,看师傅们手脚利落地拈着寿司,猜猜哪一块寿司是我的,倒也有趣。
七、八月是味楽的鰻の季节。一碟三片的鰻寿司才RM9.90,应该比Sushi King、Sakae Sushi都来得便宜吧?最重要是食物水准和那些快餐相差很远,一定要试过才会知道。

吃了鰻寿司,觉得肚子还没填满,有点了À la carte寿司,要了一个salmon、一个aji、一个soba。这,我就满足了(^^)

美美点的蕎麦、天婦羅午餐套餐也很正点,为一‘缺点’是太大分了,她吃不完,而我也帮不上忙。
这些"Service"的前菜和餐后雪糕也很美味哦!味,真的楽哦!

Thursday, July 30, 2009

把阳光引进办公室


我上班时路过巴刹,见到人们卖花(想必是初一或十五吧?),灵机一动,下车买了几束的雏菊。回到办公室,第一件事便是把花儿一枝枝地剪开,给每位同事送上一朵花,再把剩余的花儿全胡乱地插在我桌上光秃秃了好久的花瓶上。小瓜们偷偷问,盈盈是受了什么刺激?我笑。买花也需要理由吗?我只想把阳光引进办公室、把微笑送到每个人的嘴角上……

访海鲜


(仍然是说着我母亲大人生日的那一天哦~)

我们在Canton-i吃得肚子很胀,稍微在Queensbay走一走才到外婆家去。约她老人家一起吃晚餐,谁知道她也刚吃饱不久,我们打消吃大餐的念头,到“访海鲜”叫几碟简单的菜肴就算。
“访海鲜”是家老字号了,以前在Teluk Bahang略有名气,搬到Tanjung Bungah后由于地点极佳且价廉物美,食客络绎不绝。


我最喜欢吃的,不是什么山珍海味,而是他们的招牌豆腐。豆腐稍微炸一炸,然后淋上猪肉碎和咸鱼,咬开来非常柔软,咸鱼、猪肉碎、豆腐,谁也抢不了对方的光芒。

有时候,一家餐馆的食物水准好坏,其实就在这些家常便饭上最见功夫。


断绝来‘网’

Streamyx以改善服务为由,大肆进行硬体设施维修,结果整整两个星期付着100Mbps的服务费,却‘享用’着10kbps左右的服务。原以为“此时不便为的是来日的方便”,也不太放在心上,就时有时没有的用着呗。谁知道屋漏偏逢连夜雨,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当大家都熟睡时,闪电击中Tokun山,连带方圆几里的屋子全都中招,我们虽然装了避雷器(我家可是闪电黑区),但电话和modemn竟也无一幸免。请TMnet技员来修理,说好48小时内一定帮我们搞定,结果4 天过去了,音讯全无。恩忍无可忍在周末自掏腰包买了一个新的modemn回来,setup时才发觉我们都已经忘了username和password,(这4年来都是电脑帮我们记的,可见新科技时代的人们脑袋都不中用了)#&*@#!
搞了好几天,最终还是再次请TMnet技员大架光临,才发觉原来我们刚买的surge protection也坏了……

习惯了有网络的日子,这几个星期有种与世隔绝的感觉,和好多人都仿佛‘断绝来往’了,没法子浏览朋友们的部落,想要到自己的部落上谈些什么,还得在Microsoft Word里先写下点点滴滴呢……

好不容易终于重新可以在家上网,快快给我的部落更新吧!(^^)

Thursday, July 16, 2009

Birthday Celebration at Canton-i

若有初到我家做客的朋友,我爸最爱问的“IQ题”是:“你猜整只猪有哪个部分是aunty不吃的?”答案是:猪毛。虽是搞笑,但确实如此。我妈对猪的内脏的认识应该不输任何解剖师,煮不同菜肴又得买不同部位的猪肉,讲究得很。
早听闻Canton-i的烧肉是目前槟城数一数二高水准,适逢妈妈大人生日,便带她到Canton-i尝尝。一打开菜单,有种样样都想试一试的冲动。我们一口气点了十样,好心的服务员怕我们吃不完,建议我们把一碟碟的烧腊取消,只点一碟拼盘好了。“吃不够再点吧”,她是这么说的。我老爸子老妈子立刻给此店的服务加分。
什么好吃呢?烧肉真的很棒!皮香脆可口但肉仍然多汁柔软。云吞富有弹性且汤底香浓。鸳鸯和奶茶都是绝对香港口味。这一餐还没吃完,爸妈已经计划好下一次要来这儿“饮早茶”了。
重点介绍:皮脆肉香烧肉
脆皮烧鸭
QQ牛腩面



香滑烧肠粥
椒盐银鱼


港式烧鸡饭



香甜弹口云吞


精致虾饺
XO酱菜头糕

蚝汁腐皮
我们边吃边玩不亦乐乎


‘寿星女’可满足哦!

Saturday, July 11, 2009

循序而渐进的浪漫

今天,又有人说起Law Of Attraction了。老实说,我可是忠实支持者。从小到大,我都发觉,只要我渴望得到的、用心争取的,我都必定会成功。然而,我有个我至今无法解决的问题:我要的不多。

知足常乐是我的座右铭。我时常觉得自己像个胸无大志的小女人,最让我开心快乐的事都可以在我每日生活中的每一个小小趣味中找寻。有时候,我无法想象我还可以做些什么使我比现在更加快乐……为这,曾经有一段日子我非常懊恼,我常常自问,是不是该来个paradigm shift,使自己更为积极。

打个比方,我时常遇见这样的窘境:
人家问:如果你有一百万,好吗?
我说:好呀!
人家问:如果我教你怎样赚一百万,好吗?
我说:好呀!
人家再问:我现在教你怎样在一个月内赚一百万,好吗?
我就愣住了……
不是不好,我就知道我这一生人必定会成为百万富翁的(别笑,我真的觉得自己的运气这么好,变不了百万富翁才怪~)。然而,我想不到有什么理由我非要立刻成为百万富翁不可。

今天,当朋友再次说起Law Of Attraction时,却把平时人们‘自我催眠’时所说的:“我想……、我要……”换成:“我正朝着……前进、我正向……迈进”,我突然之间松了口气,有种顿悟的感觉。是的,我以我的步伐前进,有何不可?

从槟城到莫斯科有人喜欢乘飞机,我却觉得乘火车最浪漫。有何不可?

我发觉我最爱的是过程,其次才是结果。就如以前在华乐团,我真正享受的,其实是每天风雨无阻地走上四楼练习,与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为目标奋斗,享受每一次寻找到每一首曲子精髓的喜悦,享受我们在台上那无法抹去的默契。如果我们一报名,隔天去比赛就拿下冠军,那个冠军就完全没有美丽回忆可言,对我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有些人喜欢一步登天,我应该原谅自己喜欢循序而渐进的浪漫……

Wednesday, July 8, 2009

支持……

有时候,我其实很难想象,要不是我深知自己有个深明大义、无时无刻给予支持的上司,我是不是还能有初生之犊的那股蛮劲,义无反顾地向前冲……

要不是我有一班任劳任怨、正面积极的队友们作后盾,我是否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地,挺着腰骨咬着牙昂首向前走……

有一些感激的话没说出口,但心底总充斥着暖暖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