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7, 2008

长假食谱

适逢长假,薇很理所当然的又跑回家。难得家里人齐,妈妈当然免不了会大展拳脚。这一次,中餐西餐点心早点样样俱备。

我看崇安寺

因business trip,我到无锡走了一趟。
这一回,时间紧迫,没什么机会走走看看,更甭说体验当地民间生活。所幸我的酒店就在崇安寺附近,人家说“不到崇安寺就不算到过无锡”,我特意早醒,踩着高跟鞋到崇安寺走了一趟。

崇安寺商业步行街

到了那儿,有一点失望。崇安寺是个大规模的造假古董,文化气息不足、商业味过浓。Shopping是无妨,拍照就没什么味道了。于是我下定决心,决定晚上再来拍几张灯光璀璨的崇安寺。孰料,当天工作时有一点点小意外,我们竟然得徒步走了半个小时。平时我若穿着运动鞋,这短短路程肯定难不倒我,可是踩着高跟鞋就真是要了我的命!到了晚上,我那双腿仿佛已经不属于我了,然而我仍逞强,晚饭后硬是扛起相机到崇安寺步行街走一趟。结果草草拍了几张照片,双脚已经痛得再走不下去,只好放弃。

意外惊喜是阿炳的故居。我知道二泉映月是无锡十八景之一,却不知原来阿炳的故居也被保留了下来,还在广场上给他塑了个铜像。阿炳故居正在维修中,不知他们在里头保留了什么。然而,阿炳为我们留下了这么多珍贵的文化遗产,这些物质上的就显得不甚重要了。

Saturday, October 25, 2008

慰籍乡愁


在马来西亚,我从来不是starbuck的支持者。然而,很多时候,到了国外,这反而是最具体的慰籍乡愁的味道……

Sunday, October 19, 2008

Hibiscus in our garden

My mum changed almost every species in her garden, again. This round, we have hibiscus in our garden to show how patriotic we are. Since this is the first time in my life that we actually have hibiscus in our garden, it is almost a MUST for me to take some photos.

Here's something for you to ponder: which of the photo above is taken by my DSLR and which one is taken by my Sony Ericsson Cyber-shot?

Miraku 味楽

在槟城,要想吃一顿正宗日本餐,应该要数味楽(Miraku)及霧島(Kirishima)莫属了吧?

霧島位于Cititel底楼,已是老字号了。老板是日本人,餐厅卖的是传统的味道。许多在槟城工作的日本人甚至新年元旦都会选择在这儿度过,或者打包“新年弁と(bento)”回家团圆。这餐厅的日本餐究竟有多正宗可想而知。

味楽是槟城日本餐新贵,位于G-Hotel一楼。个人觉得它的食物比霧島更好吃而且价钱相当经济实惠。午餐套餐和晚餐套餐的价钱大众化,但坐在吧台前吃最新鲜最上等的刺身寿司则另当别论(不过,其实也不算贵,因为价钱与你要千里迢迢跑到日本吃一顿同样水准同样材料的食物相等)。

星期一,我们的日本同事到这儿公干,我们以他为名(其实是自己想吃),把他带到味楽去。那一晚,我们吃“鱼宴”,各式各样的鱼,刺身的、寿司的、烧烤的、煎的、炸的、捞的……

选择多得很……
Toro sushi (トロ寿司)

一时忘了这叫什么名字,要吃时把生salmon加生鸡蛋捞在一起。(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韩国版的)

Salmon-以blow torch稍微烧一烧,带出鱼的香味。

鰺(aji)-这鱼便宜又香甜,刺身及寿司都很棒。左图是全鱼刺身,吃完后厨师拿回去炸,香脆可口如右图

Saturday, October 18, 2008

松本高级回转寿司店 - あっちゃん

あっちゃん以“筑地市场新鲜运送”为卖点,在松本小有名气。


回转寿司
店向来属于比较经济的寿司餐厅。但在松本,倒有一家稍微高级一点儿的寿司店名为あっちゃん。我们曾听韩国agent提起,觉得可以一试,上一回到松本公干时便建议我当时的日本老板在午休时和我们一起去。

以回转寿司的水准来说,它的寿司的确不错,但价钱稍微比普通回转寿司来得贵。嘴馋的我们点了在回转寿司店算是很豪华的とろ寿司(fatty tuna),不知我的日本老板可有心痛。我们坐在吧台前,师傅介绍了好多当天最新鲜的寿司。

我们的舌头早被宠坏了,觉得韩国agent过誉。但我还是很享受那么一个午餐,特别是在午餐后走回工厂时,日本老板带我们在松本住宅间穿梭,享受着暖暖的太阳,写意得很。

我整理手机照片,发觉以前还有一些漏网之鱼不曾在我的部落出现,今天便让一些粉墨登场。

这照片是我在松本回转寿司店あっちゃん外头拍的。这究竟是什么呢?这是鮪(日文叫maguro,中文叫金枪鱼,tuna应该是英文吧?)部位图。日本人爱吃鮪,对鮪非常有研究。日本人最爱吃的,应该是大トロ(toro)和中トロ吧?大トロ是鱼肚,脂肪最多,也特贵。小小一片寿司在日本售价500至2000Yen,真令人咂舌。

我对这没什么研究,你给我大トロ、中トロ,我实在分辨不出。但トロ(toro)与非トロ应该难不倒我了。新鲜的トロ入口即化,吃完后在口腔留下久久挥之不去的香甜。

啊,我又想念寿司了……

Sunday, October 12, 2008

我的幸福早餐

妈妈最近好兴致,常常在厨房变魔术。今早一睡醒,才走进厨房,就看见一碟菜糕放在桌上。我们不是潮州人,这不是我家传统食谱,但我家人个个爱吃菜糕,妈妈当然会做。(在我家,只要是超过两个人喜欢吃的食物,我妈妈都会做!)
这样的早餐,是不是很幸福呢?

Saturday, October 11, 2008

妈妈的Chocolate Muffin

今天,有朋自远方来。
妈妈心血来潮,到厨房走了一圈,变魔术似的,变了一碟的chocolate muffin出来。我不好意思无所表示,泡了两杯的teh tarik shake宴客(虽然微不足道,总算也进了一点力啦)。新鲜出炉的chocolate muffun加清凉冰奶茶为下午茶,不错吧?
我觉得要是有“我最爱拜访的家庭”竞选,我家的胜面应该很大,哈哈!

Wednesday, October 8, 2008

我们的云吞面与印度炒面


为什么叫做“我们的云吞面与印度炒面”呢?因为,对我们家庭成员来说,如果刚好身在槟岛而想吃云吞面或印度炒面,基本上只有一个去处:浮罗池滑Burma road及Bangkok Lane交界的那一家咖啡店(不好意思,我可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上一回,薇薇回来陪我看奥运开幕典礼,我请了假,两人拿了DSLR走了半日的槟城古迹游。我们的起点,便是这家咖啡店(因为薇薇很贪吃!)
这mee goreng在槟城算是相当出名的吧?至少我每次向人家说起,大多数槟岛人都知道这一家,而且,好像是还上过阿贤人情味的。老板是会说福建话的印度人,他炒的印度面加了鱿鱼,由中特有的香味。
每一回我们全家人一起到这家咖啡店,我妈妈一定说:“都没有以前那么好吃。”而薇一定会说:“可是还是我吃过最好吃的”,在这“必备对白”后,我妈妈会叫一碗云吞面,薇薇会叫一盘印度炒面。
和妈妈一样,我比较喜欢那档云吞面,虽然它默默无名。这云吞面的精华在于它的汤头,喝起来好像平平淡淡,感觉上像没有味精的那种香甜,但这更带出了云吞面的美味。我向来对清汤的要求与常人不同,我不喜欢口味重的清汤,我喜欢那种感觉像长时间煲熬的甜。槟城出名的云吞面比比皆是,但这一家的汤却最得我心。我一向来不曾特别喜欢云吞面,感觉上这是平平无奇的食物、感觉上这是最保险的食物(在马来西亚,很少人把云吞面弄得出奇好吃,但也很少人会把这弄垮。要是你吃到哪一家云吞面难以下咽的,你也实在够倒霉),但是,有时候,我还是会想念着一家……

Tuesday, October 7, 2008

妈妈新食谱

世界上有一些人做事马马虎虎,有一些人精益求精。而我母亲大人,正是精益求精的实例。同样是家庭主妇,有些人一生只有那几道板斧,我妈妈却是“原有的食谱越来越出神入化,新的食谱又层出不穷”。
今天她又有新玩意儿了,这是Black pepper tuna面包。我回到家时,天已暗了,外头滂沱大雨,室内有点儿微凉,就在这样的时刻,这面包新鲜出炉,我就这样大快朵颐,真是幸福……

Sunday, October 5, 2008

鲁乃板面

我是道道地地的槟城人。即使在怡保度过了七年的天真岁月,爱上了许多怡保美食,我毕竟还是道道地地的槟城人,时常暗地里觉得槟城的小食才是天下第一。槟城人传统上不吃板面(现在倒是大大小小的小贩中心都有板面乐),因此我从来不是板面的拥护者,即使在怡保时隔壁邻居常给妈妈捧来几碗的板面,我总是偏见地觉得那实在不值一提。对板面的改观,是在我到端洛之后。
端洛巴刹那传统的客家板面以香喷喷的江鱼仔汤底为基,板面是真正手制的,揉打得又韧又有咬劲,上面洒满mani菜(谁知道华文mani菜怎么说?)、香脆江鱼仔、肉碎、木耳。我从此就爱上板面了……
三姨生日的隔天,二姨也带了她的一对儿女到我家,我见热闹,便把一伙儿带到鲁乃(Lunas)吃板面去。这家板面的汤底也很香甜,用料也很传统,面本身虽因不是真正手制而稍微扣了一点分数,但对我而言已是北马数一数二的板面了。
再说,这家店除了卖板面之外,也卖琵琶鸭。同样的,我虽然不爱吃鸭,但这家的琵琶鸭我到不介意一吃再吃。他的琵琶鸭上桌前必定下锅再炸,鸭皮香脆可口,鲁乃烧鸭(不好说是哪一家,但应该大家都知道吧?)根本与之没得比。

贴士:怎么去?从居林到鲁乃大路,唯一一个红绿灯那儿转右,这板面与琵琶鸭就在你左手边。

Thursday, October 2, 2008

三姨,生日快乐!

适逢开斋节假日,三姨带了三个儿子到我家“度假”。正巧是她的生日,当然得庆祝一番。我原想请一伙人去唱K,然后在那儿附近买一粒Secret Recipe Cheesecake。哪知寿星婆坚持要到AEON CITY走走看看,我们当然是顺她的意。
两家人分两辆车在路上巧遇印度神出游,赛车赛了老半天才到达目的地。到了那儿,妈妈陪她shopping,我们则找些借口溜开,然后到Big Apple Donuts and Coffee买了一打各口味donuts。之后,又到Jusco买蜡烛。原本想很传统地,买一盒生日蜡烛。但是,在橱柜上,阿耀看见更“劲爆”的大蜡烛,原本大家只是觉得好玩,拿来开开玩笑,但我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于是我们买了一支大黄蜡烛(黄色因为三姨姓黄,大蜡烛代表五十岁),再买一盒小蜡烛,然后神神秘秘的带回家。
回家后,我们迫不及待地setup我们的“生日蛋糕”,嘻嘻哈哈地过了一晚……
有时候,快乐,就是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