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9, 2009

童年的味道


那天为薇到义香订豆沙饼,第一次踏足义香新店(好像也不新了,应该也好几年了吧?)。

看见柜台内食品琳琅满目,忽然间想起“roti kapai”,向店员询问,大家一幅‘这女人究竟会不会的呀?’的模样,都说完全没有听过这咚咚。后来有一位较年长的听见了,向我发出会心的微笑,说这新店只卖畅销的普通食品,老店现在也未必还卖这玩意儿。听了,有点儿失落……
小时候住在怡保,初时连南北大道、槟威大桥都还未建成,回一趟槟城是件很盛重的大事。除了享天伦,另一个最重要的节目便是美食。我们通常势必吃完各种美食方肯罢休,不肯罢休时便买了一大堆的槟城食品回怡保。我的最爱之一,便是义香的roti kapai。roti kapai其貌不扬,看起来像凹凸不平的marrie饼,但更硬一些,咬起来非常有嚼劲,开始时没什么味道,但事后微甜,唇齿留香。
小时候和公公婆婆同住,婆婆的早餐时常是roti kapai沾浓浓的咖啡乌,我就这样学着她老人家吃起roti kapai来。要么就当早餐,要么下午茶也不沾咖啡就拿着咬。其实说穿了,也不过是为了那情意结。那是我在怡保时最槟城的味道,是现在回想非常童年的味道……

Fusion CNY

农历新年将近时,大家突然间很忙。原本计划好要做几只舞狮、几‘仙’财神爷在办公室庆祝新年的,结果最后只几个小时,我们只拥有了一个舞狮头,并且很被冷落地安插在我们的‘新年树’上。

祝大家新年快乐、安康!

Saturday, January 17, 2009

Steven Spielberg的童趣

"I wanted to do another movie that could make us laugh and cry and feel good about the world. I wanted to do something else that could make us smile. This is a time when we need to smile more and Hollywood movies are supposed to do that for people in difficult times. " ~Steven Spielberg


Steven Spielberg 终于在今年的金球奖上领取Cecil B. DeMille终生成就奖。(他曾经说“I want to be the Cecil B. DeMille of science fiction. ”)。我想撇开他那些严肃的电影不说,只想说说他童趣怏然的一面。

小时候时常为各大电影奖只注重文艺片而忽略娱乐片感到纳闷:电影事业不是以娱乐为根基吗?我也喜欢看那些触动人心的文艺电影,然而,要拍一部成功的娱乐片其实也不容易啊?更何况像Steven Spielberg一样拍了一部接一部风靡全球的娱乐大片就应该更不容易了。(还是杂志们比较现实,在千禧年时《时代杂志》便选他为上个世纪百位最重要的人物的其中一位)

也忘了第一部接触的Steven Spielberg电影究竟是哪一部了,应该是Jaws或是Close Encounter Of the Third Kind 吧?反正在那个资讯不发达的年代,许多电影我们都是隔了好几年才通过录影带观赏的。(现在娱乐圈的“一个年代”可能只有一年,我们那时的“一个年代”最少也有五年)
Jaws是我们年代每一个小孩的梦魇。小时候每一回到槟城海边野餐我总少不了会盘算着遇见大白鲨的几率,时常脚跟才碰到海水那恐怖的tuba两个经典音符就会在脑海响起。我不喜欢Jaws这部电影,但我还是得承认它的“力量”,那种即使今天重看我还是会坐在电视机前狂喊的慑人力量。那明明是传统B-movie的故事与结构,却给他把之变为美国暑假猛片的先锋。(即使在今天一众苛刻的影评眼中,它仍然魅力无法挡!)

Close Encounter of the Third Kind则是我记忆中无法挥去的紧凑。“外星人电影”第一次这么正面,人类第一次可以和外星人沟通(当然,少了像John Willians这么棒的音乐人就有一点难),第一次“证明”了音乐是宇宙语言……我从此认识了光与影的魅力,那种把大人的吓怕却把小孩都引去的“未知的魅力”。我彻底的相信外星人!

当然,这种感觉在观赏ET后更为强烈。ET是我们那一代人的共同回忆, 每个人一定曾经偷偷地希望自己也可以碰上一个可爱的外星人,随着他飞跃皎白圆月。这是二十多年后依然百看不厌的电影,这是至今在夜里关上灯窝在被里观赏时依然会让我流泪、欢笑的电影。

在一众Steven Spielberg电影当中,我个人最喜爱的则非Indiana Jones系列莫属,这是单单听那主题音乐便会令人亢奋的电影!(这音乐还是我手机内每天早上负责叫我起床的alarm呢!)这部电影若不交到Steven Spielberg和George Lucas的手中,应该也是部好莱坞B-movie吧?偏偏这么简单的夺宝故事,却为历险电影写下一个新的定义。电影混合了寻宝、考古、机关、科幻、惊险、打斗、诙谐等因素,成为我心目中史上最浪漫有趣的adventure movie。印象最深刻的要数Indiana Jones and the Last Crusade,一家大小(除了还没出世 的恩恩)在怡保丽士戏院内笑翻天(我妈妈很少愿意陪我们去戏院看戏的!)。有谁要是拍了一系列的电影,在二十多年后仍然有人把这系列电影马拉松视为最佳家庭娱乐之一,那他的贡献一定不亚于任何艺术电影带给众人的震撼了。

Spielberg的童趣怏然是老顽童似的、单纯的。你看Jurassic Park、Hook、甚至是Catch Me If You Can,他只不过如小孩般幻想着“如果恐龙还在、如果PeterPan成长了、如果我的恶作剧可以这样、那样……”

大家时常只记得他的大导演身份,却忘了他也是个杰出监制。我们这个年代的应该都曾经为Back To The Future系列疯狂、应该还记得Gremlins那些可爱的危险小妖怪、应该曾经被The Land Before Time, An American Tail等卡通片的纯真打动(我中六的时候,每一个星期一午后,最开心的事便是从学校赶回家看Animaniac)、应该都记得Who Framed Roger Rabbit曾经如何以当时技术上的突破而让人讨论了好久好久;还有我心目中最有型的科幻喜剧Men In Black、最颠覆传统的卡通Shrek;还有那些触动人心的电视节目:Band of Brothers、Taken、ER等等;还有那些默默无闻的遗珠:青春放肆的Fandango(这部电影在马来西亚默默无闻,我因曾经是Kevin Costner的影迷所以看了)、笑死我们全家的Innerspace。甚至还有近年来相当受欢迎的Eagle EyeTransformersMonster House……

影评们有上百个理由不喜欢他,怪他把电影艺术商业化。但我也有上千个理由喜欢他,感激他给了我一个充满梦幻的童年并无期限地延续下去……

Thursday, January 15, 2009

天才与白痴

阿薇,不对,我今天不想说许氏兄弟。;p

世上许多平凡的庸人,常常以自己的角度看世界,把别人看扁了。殊不知是自己禅不透天才的想法,把天才归类为白痴。世界上究竟有多少天才其实就是如此被埋没了呢?

他的鲸鱼,你,看懂了吗?

Friday, January 9, 2009

Let's Say Yes!!

Have you watched "Yes Man"? I love that movie!

It first started from the movie poster. I saw this, and the look on Jim Carrey's face alone makes me believe in the power of Yes, and I decided to watch this movie in the cinema!
Yes Man is a very simple yet likeable comedy. It funny, thoughtful, romantic and wonderfully life-affirming. Jim Carrey (he never fail to entertain me with his kinetic energy and enthusiasm.)is well-suited to this likeable Carl Allen, who turned from consistently avoiding social interaction to a guy that say yes to everything. With this change, Carl takes up the guitar, learns to pilot a plane, studies Korean and even takes the Asian mail-order bride. Oh, and you have to love Zooey Deschanel for being the drop-dead gorgeous free spirited Allison.

How I wish I can show this to everyone I care and tell them this is exactly how I want to live my life - to always say yes to opportunities. Why shut yourselves in your comfort zone and say no to every single opportunities that knock on your door?

Friends, let's say "YES!!"

新年树

新年的跫音近了,我的“新年树”又出场了!

Thursday, January 8, 2009

叶问

仿佛好久都没有什么好作品可以把我‘骗’进戏院了,我甚至早已忘了我最后一次到戏院看中文片是几时的事了。是看Bolt的时候吧,看了《叶问》的预告片,我便下定决心一定要带爸爸到戏院看这一部电影。
中文功夫片的剧情来来去去一个样,没什么可以特别期待的。然而,你看甄子丹那飘逸利落的身手!就仅仅是那一场场令人窒息的打斗场面就值回票价了。
这一回甄子丹演的是温文有理的叶问,与他平常在荧幕上的形象有别(要命的是我觉得他减肥后某个角度看起来有点儿像黄子华),却与真正生活中的他没有太大差异。他在音乐和武术的熏陶下成长,他是那种在片厂看见钢琴会坐下来露一两手、没事儿会给老婆送花,气质优雅绝伦的稀有品种。
我一直对于他不曾大红大紫感到诧异。他的演技不差(大家普遍上对动作明星要求不高,你看成龙都拿了金马奖和金鸡奖最佳男主角了),说身手,成龙跟他完全没得比;说型格,他又比李连杰来得健壮。什么时候,他也可以成为家喻户晓的中国功夫代表?

Wednesday, January 7, 2009

再一次的手术经验

依预约时间到GH报到,医生护士都准备好了。
伟璋说:“你怕痛吗?”我有点儿尴尬的说其实是非常怕的。他笑,说子君早已交代了,“盈盈最怕痛了”,真是体贴。他指示护士给我涂上麻醉药膏,好让我打麻醉针时不会觉得痛。伟璋的医生同事在一旁喃喃自语说怎么对她这么好,我笑说因为他知道我会喊得多大声。
护士带我进手术室,要我自个儿躺在手术床上。我问她须要把手机关上吗,她说皮肤科没有什么电子仪器,大可不必。我躺好后她便把我的裙子掀开来,然后很细心地给我想尽办法掩盖重要部位,而又不阻碍医生待会儿在我的大腿内侧动手术。涂上麻醉药后,我得在手术床上等药性发作。护士有很体贴的给我开了冷气。Ah Bong恰好来电闲聊,我们谈了一下,我又有备而来带了书,前后虽然等了约20分钟,但倒不觉得时间难过。医生进来后时间就难过了……
老实说,我实在很尴尬,动手术的是两位年轻男医生,一位还是我的老同学! 真是要命。他们在要动手术的位置消毒时,我跟护士说不如你打晕我吧。伟璋一直安慰我,说只是小手术而已。可是对我而言,这无关手术大小,反正只要是手术、只要见到那些刀刀叉叉我就全身肌肉紧绷冷汗猛冒。起初,他们应该以为我会有兴趣看他们在搞什么吧,没加掩盖就打算开始动手术,真是开玩笑!我躺在那儿大喊大叫,说我怕、见不得血,护士才无奈地把一块绿布盖在我头上,我想想又觉得在医院把头盖上有点儿大吉利市,便用双手握着那块布把医生们及我的下半身都从我视线隔离。
首先,他们先给我打麻醉针,针才碰到我我就喊痛(心想还好搽了麻醉药膏,否则我一定喊得杀猪似的)。他们竟然也很好心地打算稍微等一等好让药性发作。之后我咬着牙让他们打了麻醉针,护士一直叫我深呼吸(可是一点也没效,其实还是很痛的)。伟璋的医生同事见到我上一次手术留下的疤痕,问伟璋要不要顺便作reconstruction,我们他们是什么来,他们一时也说不上吧?我说只要不痛的话你做什么都行,我只想尽快离开这恐怖的地方。
过了一阵,伟璋的医生同事开始打算开刀,然而他的刀一切入,我又喊痛了,显然第一枝麻醉针不见效。我听见他嘀咕怎么这么敏感。然后我听见伟璋交待提高药剂量,再打第二枝麻醉针。伟璋安慰我说有些人确实比较敏感,要是这支针之后我还觉得痛就得全身麻醉了。在等着药性发作时,伟璋很好心的和我谈天,谈起上一次手术的过程(应该是希望我镇定下来吧?)然后我又听见那医生同事说这一刀要是还觉得痛一定是骗人的了。果然,这一次我什么感觉的没有了,只是手心一直冒汗。
在手术床上的时间过得特别慢,我一直听见他们的对话,“这边还有、你看那边、拿长一点的钳、要一个弯的……”我的左脚任人宰割,右脚却肌肉绷得紧紧地,汗流浃背地、很无奈地躺在那儿。后来我听见伟璋说“拿出来了,要看吗?”,吓死我了,有什么好看的!他说你中四中五不也读bio吗?我笑,当年杀鸡、解剖青蛙老鼠我都不会呆在班上的。
缝针时我听见医生同事问“怎么用这种?”,伟璋说“这个部位比较容易流汗又时常不通风,细菌感染的几率比较大,还是用传统的方法比较好,否则用那种会自行融化的线,细菌感染时可就麻烦了。”哇赛,我可不想知道究竟有多麻烦,反正伟璋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就放心了。偏偏当两位医生正一面缝针一面交谈而我毫无防备时,那位固执的护士竟然把那粒血淋淋的东西拿到我眼前,“你看,你的杰作!”真是的,那个血淋淋的东西便一直在我眼前在我脑海挥之不去,接着手术究竟是怎么完成我可完全没有概念了……
手术完毕到伟璋的办公室取mc,问明了接下去的手续及伤口的照顾,我又生龙活虎地离开医院了。有什么待下个星期拆线时再说吧。

Tuesday, January 6, 2009

春风吹又生

自2008年12月20日开始,我一直有好多事想到这部落写写说说,可是一直腾不出时间。现在却得把冬至、圣诞节、电影、新年心得、聚会感想等等趣事与心情搁在一旁,先说说那春风吹又生的故事。

话说去年我无缘无故在大腿内侧生了一颗青春痘般的小瘤,动了小手术把之清除,2009才一到来,一颗青春痘般的小瘤又长了出来,还在同一个位置上。我觉得不可思议,问了公司的护士的意见,看看是否有别的方式可以解决这问题。她建议最好回到之前动手术的医生那儿检查。我很听话的,今早一早就到Adventise“生菇”,好不容易等到十一点多医生才终于有空看我,一看到那瘤他就说“怎么这么喜欢长在同一个位置上”(还好说,我还怀疑是他上一回手术不成功呢!)做了超音波扫描他说没危险,但得动手术。(我开始怀疑他是因为自己是外科医生所以特别爱开刀)。当我开始和他讨论开刀的事儿时,他说“你现在有钱我就下午替你做手术,不然你就回去安排了保险再说。”哇,真串!我讨了MC转身就走!

过后我给伟璋摇了个电话寻求second opinion(毕竟老同学比较老实可靠,再说,我这问题,皮肤专科一定比外科医生更适合吧?),然后到GH检查检查。他说极可能是之前没清除干净,现在有个capsule在皮下,好运的话不知几时自动消失,要不然就一生与这瘤为伍,不好运的话就像上一回发炎。动手术切除是比较直截了当的方法。我还记得上一次的痛苦,于是决定一定要趁现在红豆般小就把它切除!“那你明天来吧”伟璋说。“我可需要准备多少钱,或需要准备保险公司的担保信吗?”我问。伟璋应该觉得我很白痴吧“你只需要付RM5的yuran pendaftaran,其余的一切免费。这,不需要由保险公司付吧?”哇噻!我上回花了数千元,还斩草不除根!私人医院未免欺人太盛、杀人放火呀?

明天,死就死啦!(嘻嘻!其实小事一庄啦!)

Thursday, January 1, 2009

新年快乐!

人生最美,在于每一天都是新的开始,在于每一晚都有新的期待。
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