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31, 2010

Kuih Bangkit 好了,新年还会远吗?

我妈妈好大的面子,请了Mr. Chin两公婆到我家陪她做kuih bangkit。当然,阿薇的面子更大,因为妈这些年来都不做kuih bangkit的,这次阿薇仗着自己梆了牙,撒娇说吃不了硬的食物,妈妈只好做咯~

我不是kuih bangkit的支持者,但我喜欢那木模敲打桌面的声音,那是原始的节奏,是古老的想念,是新年的跫音……


Saturday, January 30, 2010

太鲁阁一日游


此游我个人最最最喜欢的地方就是太鲁阁国家公园。我们之所以到花莲县,就是因为我把太鲁阁列为我的台湾行必去的地方。

我们还没来台湾是已经托小熊森林给我们订了一辆车子,台币6500一天。虽然是稍微比李先生贵一点,但去太鲁阁上山下山的,再加七星潭、花海、庆修院,也不算太贵,最重要的是,我们还有阿诺这样的导游+保镖,真的不贵哦!


七星潭以热情的冬季艳阳欢迎我们,在柴鱼博物馆外我们遇上了在台湾那几天见过最蔚蓝的天空。我孤闻寡陋,不知道原来日本餐里菜肴上爱撒的那香喷喷薄片就是柴鱼,在这儿看了它那耗时近一个月的制作过程,原谅了它价格偏高,骗了妈妈买好几包回大马煮些美食给我吃。
走完了柴鱼博物馆,我们终于向太鲁阁奔去。在经历了6.5级的地震后,太鲁阁许多我向往已久的景点都已暂时关闭修复,然而,依然不辜负我们对它的期望。对于所有爱好大自然的朋友来说,太鲁阁实在是个好去处,登山看水观鸟赏花……我们虽然只走了长春祠、九曲洞、部洛湾台地、天祥等几处景点,但大家都非常尽兴。而我本身最喜欢的,就非九曲洞莫属了,那条峡谷非常壮观,我们傻了眼,拿着相机不知所措。那种摄人心的壮观不是我们这些三脚猫技术可以拍摄出来,大家都放弃了摄像,乖乖的享受大自然,走完了那一条漫漫曲洞。


离开了太鲁阁,我们一直嚷着要去看花海。我其实觉得在那一刻阿诺又愣了一愣。当地人应该是见惯了花海,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我们这一班从马来西亚来的‘山芭佬’的“特殊要求”让他有一点摸不着头脑。或许他正愁着要带我们到哪儿看花海吧,幸运的是就在从太鲁阁回花莲市的路上让我们看见了一大片的花海,我们大呼小叫的,也不知道又没有把他吓坏,反正他就是把车给转了回来,到花田问主人家是否可以给我们到他的花田里看看。我们得到了许可,立刻喜滋滋地扛了相机到花海里钻,可怜的阿诺则在车上痴痴地等。我想,他一定纳闷,不过是几朵花罢了,这些人怎么在里头迟迟不愿离去。





直到爸妈和二姨都已经开始觉得闷了,而我的相机电池也终于宣布再也撑不下去了,我们也是时候离开了。老实说,我倒希望可以早一点回小熊森林休息,但阿诺仍然很热心。我们不拂他好意,结果又随他去了庆修院。庆修院是日治时期留下来的寺庙,小且清静,但是没什么特别好看的。之后,我们就到自强夜市医肚子了。夜市不算很大,食物选择也不太多,但比南滨夜市好得多了。

要是你喜欢大自然,我觉得七星潭+太鲁阁+花海是个不错的组合,其他地方其实可以不去,可以花更多时间在太鲁阁内满满的走。


请你也看:台湾之旅(八)-- 太鲁阁一日游Part1
请你也看:台湾之旅(八)-- 太鲁阁一日游Part2

Friday, January 29, 2010

电影票房怎么算才准?

从Yahoo那儿看了"Is Avatar Really King Of The Box Office",我又想说说有趣的电影票房记录了。

Avatar虽然喜洋洋宣布票房超越了Titanic,成为史上最赚钱的电影,但许多人依然质疑这种单以价钱计算的“票房”究竟公道不公道。

我个人觉得最能够反映一部电影受欢迎的程度的方式,应该是以人口比例(售出的戏票总数除以当时的人口)最为标准吧?否则单单以进入戏院的人次计算也不错,以通货膨胀从新计算的勉强也还算可以。

Yahoo这篇文章里的便是以通货膨胀率从新计算全美票房纪录。结果都是老电影胜出。"Gone With The Wind"以$1.5 billion高居榜首;"Star Wars"以$1.3 billion紧追在后; "The Sound of Music" 以 $1.05 billion 排第三; "E.T."$1.04 billion排第四;我们的新贵Avatar只能排名第二十六。

这年头,是娱乐选择真的太多了,还是电影越来越难收买人心了?

Thursday, January 28, 2010

阿诺

阿诺是我们的台湾之旅中,遇过的最精彩的人物!

单听他的名字,就知道他必定是“大只佬”。我们随他的团到太鲁阁的那一天,一踏出小熊森林的门口,就见他穿着背心站在外头,真是吓了一跳!(冬天嘞!)他虽不高大,但全身肌肉发达。我们还不认识他时大家基本上都相当乖巧。

在车上,老爸负责和他闲聊,我则有一搭没一搭地听。哇赛!他曾经是陆军队里的搜寻队蛙人,又做过总统的保镖;现在是旅行社老板,也是导游,又是潜水教练。生性是个玩家,玩枪、玩车(有一辆全台只有三辆的限量版跑车,一辆是周杰伦的,一辆是他的!)、玩大型摩多、玩相机……问他不出国旅行吗?他说他想出国的话还得一年前申请。原来由于他身份特殊(总统保镖喔!),知道许多国家机密,所以原则上他们不允许随性出国。他索性放弃出国旅游的梦想,留在台湾带客人到处去玩。

我爸问他做那一位总统的保镖,他露出有一点“耻于和他并为一谈”的表情,淡淡地说“上一任的”,偏偏我爸还要追问说,“哦,阿扁啊?”害他只能很‘无瘾’地低低唔了一声。

而这样的身份,令他即使是带我们出门也佩枪带手铐!他曾在被十多个抢劫犯围殴的情况下打胜仗。据他说,他原本只想防守,因为他知道自己出拳有多重,直到其中一位拿玻璃瓶子打破他的头了,他才还手,结果还失手打死了其中一位围殴者。

这样的人,怎么猜怎么想都应该是个粗枝大叶的人,他却偏偏相反。看我们热坏了(真的,那一天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热)会买水给我们喝,我们一路夸奖花莲的花海他就特地绕道带我们到人家的农地请人家允许我们进花海拍照,平时玩跑车的人驾起车来竟然也斯斯文文的。我老爸非常欣赏,全程称赞他驾车技术高超稳当、一直猛说和他出门非常有安全感。别看他长得这么壮,被称赞还腼腆呢!

如果你到花莲游玩想找个导游,我绝对推荐这位导游兼司机兼保镖的阿诺!
联络电话:038462777;联络电邮:playwaterNo1@yahoo.com.tw

前排那位大只佬就是阿诺--花莲溯溪箐英深度旅游的老板

Wednesday, January 27, 2010

最令人信赖的Darth Vader

Forbes杂志最近作了网上投票,评选了最令人信赖的名人James Earl Jones高居榜首。
谁是James Earl Jones?你即使没看多他主演的戏,也必定听过他那令人“过耳不忘”的磁性声音。少了他的声音,史上最有型的坏人竟然只是个滑稽的角色。The Lion King里的Mufasa也不会那么让人又爱又恨。
我不知道网民们究竟以什么标准评选最令人信赖的名人,但我很肯定的,是他画龙点睛般赐Darth Vader灵魂。
如果你想让我们姐弟仨同时兴奋尖叫,Darth Vader是你最能信赖的角色。

Sunday, January 24, 2010

New Driver Baby Sam

妈妈对于我任恩驾着我的车子到处跑颇有微言。然而,我对车子这种身外物本就不怎么放在心上,再加上让他驾车有利无弊,何乐而不为。

当他还是那个驾着sing sing car的Baby Sam时,或是更早前他还以walking chair在家里奔驰时,他一直是我们家里最好的‘阿细’。“恩,拿这个给妈妈”“恩,帮我拿一包mamee” “恩,去拿报纸来”……他对于自己可以成为一个“有用的小孩”非常自豪,常常喜滋滋的帮我们做这做那的。当然,这么美好的时光并不长,他很快就知道替他的两位姐姐做跑腿并不是他的义务。直到几个月前他考获了驾照……

一、我突然之间有了一位御用司机。无论我想要去什么地方,只要我很诚恳的请他载我,他从不说不。

二、我的‘阿细’回来了。如果我实在太懒惰,连门都懒得出,我还可以很诚恳地问“你可以去xxx帮我买东西吗?”、“你可以帮我去找xxx拿东西吗?”通常,是有求必应的。

三、我的专用护车人员的服务升级了。一向来,我对我的车子不闻不问。他一直是那个替我检查轮胎还有没有风、电池还有没有水、几时该去service车的专用护车人员。现在,他终于获得大马政府的允许,终于可以开车到处去,他的服务立刻升级。当我还在甜甜的睡梦中,他已经把我的车子送到居林Toyota Service Centre维修去了!


我知道美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在他还享受着驾车的乐趣、在他生命中另一个女人出现之前,我会好好珍惜……

误读花莲

因为之前工作繁忙,为这一趟旅游做的‘功课’很少。我一直把花莲想象成一个像大理这样的小镇,镇内衣食住行地点集中,生活步伐悠哉闲哉的。因此,我们计划好在花莲住两晚,把一天给了太鲁阁,一天留给大家lepak。在花莲市住下来后,难免有一丝丝失望……

我们到达花莲市时,已经接近中午,在花莲火车站旁的游客服务中心预定了新光兆丰休闲农场下午一时十五分的免费专车。然后乘的士到小熊森林民宿去。由于小熊森林实在太可爱、太舒服了,大家都不舍得离开。再加上它的印尼工人会以华语和我爸爸妈妈交谈,他们可谈得不亦乐乎,她还告诉他们如何到夜市去呢!

结果,待我们终于回到游客服务中心时,才发觉新光兆丰当天的所有免费专车都满了。我们原想乘公车去,但服务中心的服务员很热心的劝我们别去了。原来冬天新光兆丰下午五点就关门,而下一趟公车是两点半,四十五分钟的车程,差不多等于是白走一趟的。我们于是改变计划,吃了午餐,累的就回民宿休息,不累的就在花莲市溜达。


(花莲火车站走出来,右手边那一排卖手信的店屋有家卖经济简餐的,炒面炒饭都很棒,它的卤肉更是一流,我们大家都对那简单又美味的食物念念不忘呢!)


在花莲市溜达基本上没什么看头,想shopping不见得便宜,想找家比较别致的咖啡屋坐下来晃一个午后又没有。唯一较好玩的是花莲市的狗儿都很亲切,有一只还一路陪我们在闹市里逛,而且,基本上,它们比马来西亚的野狗们更无聊。

我想,在花莲市内逛时,大家最享受的应该是逗狗乐。台湾人基本上爱狗,无时无刻都可见到人们遛狗,宠物店相较之下也比马来西亚多很多。我们一见宠物店就走进去,店主看我们的样子也知道不是来光顾的,懒得理我们,任由我们在里头胡闹、任我们傻傻的对着小狗笑。我有时候也搞不懂,究竟是被逗的狗儿比较开心,还是我们这群傻子比较高兴。


话虽如此,我们还是充分发挥了我们无论到哪儿都能找到好玩新奇有趣事物的本性,一路嘻嘻哈哈的,竟然走了好久才好不容易走回小熊森林。从花莲市区到小熊森林的路上,两旁都是老屋子,有一种回到过去的感觉,挺不错的。

由于我把我那本《大台北旅游通》给丢失了,在花莲究竟有什么好吃我们真的一筹莫展。我们就只记下了火车站旁游客服务中心服务员介绍的庙前红茶以及的士司机介绍的液香扁食。由于南滨公园离我们不远,于是我们决定一路吃了液香、庙前红茶才到南滨公园逛逛。

液香非常有名气,店里头张贴了许多到访名人的照片。它的水饺是不错啦,只是,整间店就只卖水饺,连面食都没有,作为晚餐感觉上有点儿怪怪。而且,我们傻傻没问清楚就点了一人一碗,结果一口气得吃十粒!真是“吃力”。


至于庙前红茶的名气就真的是让我百思不解。我想象它如大山脚大伯公前般热闹,应该有好多种不同的食物,而大家都为那红茶而来。结果,我们差一点就走过这档子而不觉。整条街暗暗的,就只这么一个档口,也不觉特别多人,也不知那名气究竟哪儿来的。
我承认以水管卖饮料是非常特别,然而对当地人而言应该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怎会被这几条管子给骗去呢?我们点了红茶三杯(这么出名嘛)、酸梅和杏仁各一杯,结果九个人喝得叫苦连天。不至于难喝啦,但是离“好喝”的水准是很远的。这档口还有卖些点心,我都不想尝了。

不过,庙口红茶还不是我们最大的失望。我们好不容易走到那个理应是槟城关子角一样的旅游胜地--南滨公园,见到那个夜市,大家都傻了眼。一来整个夜市冷冷清清,二来食物真的没什么选择,三来那些玩意儿像是五十年代马来西亚的fun fair,总之怎么看我们都不想久留。结果大家意兴阑珊地乘的士回到市区继续无所事事。最终,我们最享受的,还是在小熊森林天台上谈天作乐。



隔天从太鲁阁回来后阿诺把我们带到自强夜市,这才比较像样,但是对于我们这些自小被槟城美食宠坏的人来说,食物选择还不如我们普通一个小贩中心来的多,吃饱了还是回小熊森林比较写意。
最尴尬的还是去石艺大街。那是阿诺坚持要带我们去的地方,我们不好意思拂他的好意,就到里头走一走。所谓的石艺大街就是把几家卖石头制品有关的商家连在一起做生意,大家卖的东西大同小异。我们走了一圈就出来了。阿诺或许以为我们这一班看一个花海就花上老半天的人必定会在里头流连忘返,结果他丢下我们就跑去打油了,让我们傻傻的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在各个管道上看到的那些美丽景点,其实是分布在花莲县的各个角落。花莲县的确实个非常漂亮的地方(我们之后去的太鲁阁和玉里都是好地方),但别企求花莲市可以给你一站式的旅游经验。想要取消磨一段美好的无所事事时光,最好还是住到花莲的海边或是乡间去吧。


阿宗面线

阿宗面线正是华人在饮食习惯上多了一根贱骨头的最佳证据。它的店面很小,就是左图这么一个小角落,放了煮食的炉和碗也就差不多满了。浆料、纸巾、回收碗筷的桶都放在店外五脚基。无论是艳阳高照的夏天,还是寒风猛吹的冬天,所有到这儿的顾客,都心甘情愿地排着那长长的队伍为阿宗守候,之后还得端着盛得满满的热腾腾面线,站在街边细心品尝。



这一碗面线有多好吃?大肠很香嫩弹牙,面线香滑,汤底香浓。再说,我在马来西亚倒没见过大肠面线,这味道对我而言相当新鲜。
然而,阿宗面线真的有那么好吃吗?老实说,我在贪新鲜的情况下倒不介意站着吃一碗名闻遐迩的面线,然而,要是它在槟城也开这么一家要我站着吃的分店,我或许会去试一试看看它有没有台北的水准,但是我很肯定之后我宁愿好好的坐着吃一碗槟城福建面或咖喱面。


贴士:如果你想避开人潮,尽量在早上十一点左右光顾。我们到那儿的时候是早上十点多接近十一点,才刚刚开始营业,没什么人潮,误打误撞遇招‘黄金时刻’,幸运得很(否则我真的怀疑我们会不会耐心的和整百人一起站在路边排队等吃)

请你也看:台湾之旅(二)-- 故宫、忠孝敦化

Wednesday, January 20, 2010

台北后花园--阳明山

好多年前薇曾随乐团到台湾演出,还有识途老马带他们游台北。回来后我问她阳明山怎么样?她说印象普通。自那时候开始,我一直把阳明山想象成槟城升旗山一样的地方--外地人总是慕名而至,去过人却不会雀跃地介绍的地方。这一次,要不是凯琳把阳明山列为她必去的地方,我们或许甚至不上阳明山呢!托凯琳的福,我们还是到了这个美丽的地方。

我们乘地铁到台北车站,原以为台北车站吃早餐应该选择繁多,却发觉原来星期天的台北“醒得很晚”。兜兜转转了好久,才终于找到一个刚刚开档子的小贩中心解决我们的早餐。早餐后竟然也近中午了。我们这才乘260巴士到阳明山总站,再转乘108游园公车到竹子湖、小油坑及擎天岗。

我们在竹子湖警察局前下车时,突然下起雨来。我们很彷徨地在警局问路(其实是像避雨),没一会儿就雨停了。天气突然转冷,天是灰蒙蒙的一片,很诗情画意的。竹子湖以海芋闻名。我们没见着海芋花海(有海芋啦,只是这个季节不至于成海咯),却依然在竹子湖花田间溜达了好久。离开之前还以台币九十元吃了一大锅的老姜地瓜汤,“便宜又大块”噢!









吃了老姜地瓜汤,全身暖烘烘了,我们又再乘108到小油坑去。从竹子湖到小油坑的路程比较远,我们在巴士上的时间比较长,在闲聊中大家都看出我们不是本地人,于是我们身边的热心台湾人开始和我们攀谈,最有印象的是一位带侄女到阳明山看景泡温泉的女士,热心地向薇介绍阳明山;还有一组要上擎天岗看草原的大学生,一直强调我们一定得去擎天岗和梦幻湖。我单单听那名字就已经心动了,然而,由于时间有限,再加上之前大家已经决定要到小油坑的,于是我们还是照原定计划到小油坑去,但把擎天岗加入我们的下一个行程。


到了小油坑,那几个大学生看到这一山的美景,心动,也下车了。



小油坑是七星山上后火山活动地质景观区,处处可见硫磺喷气孔,崩塌地形虽壮观,但臭得很哦!我们个个都是草草在喷气孔旁拍了一张照就跑得远远的。有一些事物,还是远观的好。

离开了小油坑,我们带着满怀希望到擎天岗看‘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原去。谁知道我们刚到擎天岗不久,浓雾来袭,漫山灰蒙蒙一片,可见度低于一米,我们只好扫兴离去(得赶108公车嘛)



Tuesday, January 19, 2010

定风波

定風波
宋‧蘇軾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寒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我一向来喜欢苏东坡,觉得他是中国数千年来最可爱的一号人物。他的作品通常豪迈奔放又清新,但最重要的是,即使在逆境,他不屈不怨,淡定豁达逍遥。

今天负责了一小段的训练,向大家传达了"proactive"的含义,说着"stimulus"与"response"之间那个“选择的自由”,就突然间想起《定风波》了。

他没有‘不听穿林打叶声’的坚决,却有着‘莫听’的从容自主的选择,在面对那些无法改变的事实时从容以对。
他的paradigm更是剔透绝顶,已经到了“无”的境界。“也无风雨也无晴”,雨不是雨,晴也不是晴,无常的变幻与他的心境无关。

乐,是必然的,甚至不必自寻的……

Monday, January 18, 2010

一座金山的坎坷



金瓜石因金矿而繁华,也因金矿而坎坷。

在日据时代,这儿就是日本的宝藏了,从这儿运回日本的不只是金,还有木材呢。据说日本目前许多保存下来的木屋都是以金瓜石的木材建成,金瓜石一带的山上现在连稍微大棵一点的树木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山的坟墓。坟墓都建得相当大,远看,仿如一山的小屋。“都是矿工们的,他们比较有钱”李先生说。我想,在那个年代,矿工们的钱或许比别人多一点,但那些离乡背井的艰苦和辛酸,就不是我们所能体会的了。



我们凭发票免费进入黄金博物馆(这是当时的优惠,下次到金瓜石博物馆去的朋友不妨问问是否可以凭发票入场)。但是要进入本山五坑则需另付台币50的票(我们见带着矿工帽子进入金矿。以为会很好玩,结果里面没什么,只有几处有蜡像。)


进入黄金博物馆园区,里头竟然还有人民代仪士的办公室,有点儿意外。连猫头鹰也高喊“人民做主”噢!

 

 太子宾馆 - 见证了金瓜石和日本无法分割的历史


我拿去过澳洲的表妹对我说,澳洲的金矿博物馆好玩的多了。我点头。我想,是的。这儿,毕竟太沉重……

















请你也看:台湾之旅(五)-- 金瓜石黄金博物馆

Sunday, January 17, 2010

都怪侯孝贤

九份曾经因为盛产金矿而兴盛,却因矿源枯竭而没落……


在筹备着我们的台湾之旅时,我一直把九份想象成一个静谧平和的小镇,我向往一个步伐缓慢的小镇,一个可以让我们在咖啡屋或茶坊坐一个午后看海、闲聊、无所事事的地方。我甚至曾经考虑要在九份住一晚,享受一种远去的、我们逐渐失去的悠闲……当然,后来考虑到同行中有三个十多岁的小男生,这种“老人的享受”他们可能无法接受,这才打消了念头,换为野柳+九份+金瓜石一日游。


我们一到九份,立刻被那人潮吓傻。在九份老街上,我们甚至无法决定自己的去向,只能“随波逐流”地跟着人群走。在这水泄不通的老街上,别说悠闲地逛,我们甚至得预先决定聚集的地点和时间,因为我们知道九个人在这儿走一定会失散。


这儿应该有很多传统食物、很多珍贵的宝藏待我们发觉……不过,一个小时后我们在张记鲁肉饭吃了午餐就抱憾而归。真的幸亏同行的三位小男生,否则,我该以怎么样的心情在这儿留宿呢?


上车后我和薇无法抑制我们失望的心情,稍微抱怨。李先生听了说:“今天算好了,周末的时候到九份老街根本不必走,你一站到街口,就会有人把你一路推到街尾;你在人群中举起手,手就再也放不下来。”听其来好像可怕得很。



李先生又说,九份没落后一直是个默默、萧萧古镇,直至侯孝贤来这儿拍了“悲情城市”,才迎来了一大班的香港游客;后来,宫崎骏的“千与千寻”又依九份绘制,结果又引了一大班的日本游客。至此,台湾本土游客也闻风而至,每逢假日周末都把这儿弄个水泄不通。真的,什么传统古朴味道都没有了,都怪侯孝贤。


请你也看:台湾之旅(四)-- 九份

拜见女皇头

所有去过台湾的人都知道,所有看过台湾旅游的人都知道,台湾有这么一个女皇头,每年吸引上千上万的人到此一游。
而我,还没有到野柳之前我百思不解,一个状似女皇头的石头有什么那么“巴闭”。去了,我还是不明白女皇头,但还是爱上了野柳地质公园。

我们到台湾前曾在网上作了一番资料搜寻,虽然要乘公共交通游野柳+九份+金瓜石并不算太难,但时间上非常紧促,而且可能得在基隆住一晚。前思后量后,我们决定向李先生要了九人小客车(0933-138725;lieiketsu@hotmail.com;十二小时费用为台币4500)作野柳+九份+金瓜石一日游。

李先生一位非常有趣的人物。他在印尼出世,在马来西亚沙巴度过了童年至青少年的岁月,后来到台湾深造,娶了台湾妻子,从此在那儿落地生根。退休前,他和马英九的太太在同一个单位银行内工作。退休后改行成了导游,可是他后来无法忍受那种上车睡觉下车尿尿的行程,于是离开了旅行社,自己买了几部车子,专门做接送服务,有时候也带一些散客游台湾岛。据他说,台湾大大小小的巷子他都懂,你讲得出名字的地方他都会带,究竟有没有夸大其词我不知道,但我可以确定他为人和蔼热心,一听我们还没吃早餐,立刻绕道带我们到刘备水煎包和洪记豆浆大王买水煎包和豆浆在车上吃。

他说“好山好水…………好危险”,一路叮咛我们出来玩要小心、在地质公园内千万不可跨出红线、台湾平静海面突来的“疯狗浪”常常夺人命……反正苦口婆心就是了。那天浪很大,我们这些常年看着马六甲海峡内槟威海峡的平静海面,没见过什么大风浪,见到滔滔大浪就兴奋地乱喊乱叫,不再专心的听他细说了。他把我们停在门口,然后告诉我们待会儿集合的地点就让我们兴奋地往内钻。












我们花了几个小时,享受了这世界用几亿年为我们塑造出来的美景,临别,有点儿依依不舍……

在这之前,李先生听我们一天内只想游野柳+九份+金瓜石觉得不可思议,一直建议我们也到淡水走走。我和薇坚持不去(别人根本不能想象这些地方的距离,所以只能由我们这两个负责做功课的‘哎呀’导游决定),开始时他或许一直纳闷,同样的价钱这般人怎么不愿意到淡水走走看看,然而,当我们终于从野柳地质公园走了出来,终于真相大白,他说:“我还没遇过有人走野柳地质公园走这么久的。”之后,他就再没提起淡水了。



Thursday, January 14, 2010

让我大开眼界的鼎太丰

看过梁文道的一篇文章,说我们华人在饮食习惯上多了一根贱骨头夠寸”,似乎是我們用來判斷一間餐館夠不夠好的標準之一。雖然大家都喜歡無微不至、賓至如歸的招待,可是我們華人身上好像就是有一塊骨頭比較賤,總覺得現在那些禮數周周的地方很可疑、總是認為口味比服務重要一百倍。),我是非常赞同的。

真的,平时吃中餐,很少遇过服务态度特别好的。在马来西亚,即使在比较高级的中餐厅吃饭,遇见“黑口黑面”的服务员竟然也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所以,到了台北鼎太丰,我真的是大开眼界!

我们第一次去的是台北忠孝敦化的鼎太丰。我们在鼎太丰礼品店叽叽喳喳的,或许是引起了门口负责和客人接洽的服务员的注意,我们到达鼎太丰餐厅门口时,服务员已经知道我们有九人,餐桌也安排好了。一坐下来,菜单和凉菜立刻送上。


  • 餐桌旁有个特制架子,你可以把包包放好,再以一块布盖上,不必为自己的包包提心吊胆。贴心的很。
  • 吃饭的时候我不小心把筷子弄跌了,我才“哎呀!”一声,服务员已经把新的一对筷子递上。
  • 桌上一有空盘子就收下,一有空茶杯就添茶。
  • 阿耀上了厕所回来,猛说服务一流,叫我们一定要去。原来,厕所干净不在话下,马桶是日本那种全自动马桶(正合小瓜们贪新鲜的本性),你洗了手还有人在一旁和你说“谢谢”。

服务一流,食物呢?价廉物美!
我们点了小笼包、虾仁蛋炒饭、红烧牛肉面、虾仁烧卖、炸排骨、肉包、粽子等,每一样都超好吃的,害我们还重复性的点了几样。吃到饱得要命,九个人也只不过约台币两千元左右。

后来我们又到了复兴Sogo内的鼎太丰。那儿的人潮真的吓死人。门口的服务员们对着几百个人心急不耐烦的客人,不急不躁笑脸迎人,我真的佩服得五体投地。我们拿了点菜单,给了我们一个号码,叫我们约莫70分钟后再回来。这一次,小瓜们很认真的算,发觉空盘子和空茶杯绝对不会在桌上超过一分钟。外套才刚挂在椅背上套子立刻盖上。


厨师们正忙着……



鼎太丰的招牌--小笼包(听说只有星期天才卖的小笼汤包更好吃呢!)


回来后我特地查一查,发觉原来鼎太丰有服务指南:“一般服务该做到,客人一叫就要到,客人挥手要看到,客人一动就知道,时时注意勤做到,完美境界可达到

我见证了,世界上真的有“客人一动就知道”这么一回事。所有有心想要在服务性行业大展拳脚的朋友们,我建议你到台北鼎太丰取经去!



请你也看:台湾之旅(二)-- 故宫、忠孝敦化

游一趟台北故宫



说我偏见也好、偏心也好、偏爱也好,我其实还是比较喜欢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在那古老的紫禁城内穿梭,恍惚中仿如进入那二十多个帝王的世界,感觉毕竟不同。

不过,我得承认,作为一个博物馆,台北故宫博物院设备更为完善、古物收藏更为完整。日军侵华时打包起的珍藏都带到台湾来了。宝物们有幸躲过了文化大革命,安安稳稳的在台北故宫内让大家看看那些远去的手艺和生活……

台北故宫内有几家餐厅,走累了不必离开就可以医肚子,正适合我们这些走到博物馆关门后仍然觉得意犹未尽的人。我们到三希堂吃午餐,食物水准中等,但价钱比意料中便宜,最重要的是,我爱慕虚荣,“在博物院里进餐”对我而言是无比的诱惑,握着印有“故宫”的茶杯茶香特浓。三希堂的浓浓文化气息,赞!

台北故宫非常大,开始时我们尽量九个人一块儿走。走了两、三个小时后我们发觉自己还没看完博物馆的一半,开始慌,于是午餐后决定大家分开走,只能各自选择看自己感兴趣的展览厅而已。而我,我当然要把所有与雍正有关的展览看完。

我们这一次到台湾,碰巧是故宫的雍正展。我们乘捷运到士林站时已经可以看见诺大的雍正广告牌(过后再乘304巴士到故宫--也可乘红30 、255、小18、小19 巴士),到了故宫内更是无处不是雍正的踪影。故宫很中肯的评了他的过与失、他的人性中的黑暗与光明的一面。当然,更多时候,是展示了皇族们奢华的生活。(那些让人惊叹的手工艺,哪个不是贪婪的皇族们的身份象征呢?然而,也幸亏有这些吃饱闲着的人,才得以让那些高超的手艺都留了下来,让后人见识那些近乎无瑕疵的艺术品。可惜博物馆内不允许拍照,否则我一定要让你看看比纯玉更为完美的绿陶瓶,我爱煞了它所发出的柔和淡淡绿光……)

雍正是我心目中中国几千年历史上最贤明的其中一位皇帝,我能够理解办大事的人心狠手辣(虽不赞同,但可以接受),对他的负面评价颇为包含。我想象中他是一位拥有魄力的领袖,应该有那种一出场随随便便一站立即让全场折服的大将之风。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原来也玩cosplay。我看见他穿起洋服拿起洋枪扮猎人的那幅滑稽模样有点儿啼笑皆非。我其实有点儿偷偷希望从来没有人发觉这一册行乐图册,免得它破坏了雍正在我心目中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