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2, 2018

臣服于中国寡妇山


我天生好逸,却无意间让中国寡妇山(Mount Kinabalu)糊里糊涂进了我的bucket list五年前因无知,中国寡妇山爬不成(所幸有了段美好回忆),但在bucket list里的事项我终究必须认真面对。于是,今年,我终于让Mount Kinabalu hike成行了。

为什么是“中国寡妇山”? Legends & Myths – Mt Kinabalu Tale
There are many folklores and fables that tell stories of how Kinabalu got its name. The local Kadazan Dusun people believe that the word is derived from “Aki Nabalu”, which translates into “revered place of the dead”. The mysterious KadazanDusun tribe believes that spirits dwell on the mountain top. According to another popular folklore, the name Kinabalu actually meant “Cina Balu”. “Cina Balu” translates into “chinese widow”. Legend tells a story of a Chinese prince who ascends from the mountain in search of a huge pearl guarded by a ferocious dragon. He married a Kadazan woman upon his successful conquest, whom he soon abandoned for return to China. His heartbroken wife wandered into the mountains to mourn whereby eventually she turned into stone.

为了征服中国寡妇山,我们确实是慎重地计划了一连串的训练事项。但最终因种种原因,我也只不过爬了几次Penang Hill(还乘缆车下山!),登山前两个星期在住宅区跑了几次,就胆粗粗飞往亚庇了。

因亚航把班机延迟了(不是误点,是几个月前把我们的班机给延迟),我们到达亚庇机场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等到我们到住处安顿下来已经是午夜。我们一行十一人隔天早上七点集合,到达Kinabalu Park已经近九点了。办了手续、取了午餐,再乘车子到达Timpohon Gate,接近十点才真正开始爬山。


2015年地震后,从Timpohon上下山是仅有的路线。第一天的行程是从海拔1866m的Timpohon Gate爬至海拔3273m的Laban Rata Resthouse,共6公里左右。

我平时好吃懒做,这短短6公里路我可一点都不敢称之为轻松。所幸有伴,大家说说笑笑吃吃喝喝的,甚是好玩。再加上上山的路风景宜人,大多路段也总是在树荫里,倒不太难。真累得不行,一路上也有好几个供人休息的亭子。而松鼠们见惯了游人,还会走近讨吃的。我幸运,还碰见一只对我微笑的小松鼠。


当我好不容易到达第一个小屋时,我以为已经到达目的地了。也不理自己一身汗流浃背,也不急于进屋梳洗休息,大次次地坐在一楼露台上等待友人到达。看风云转变,听静谧之声,和随风摇曳的野花一起感受阳光的热量。

直到我发觉残酷真相,必须继续再往前走时,那短短几百米竟然成了全程最艰难的一小段。

动者恒动、静着恒静,和人生一样,到达目的地前真的绝对不可松懈下来,否则懈怠后再出发,守恒的不只是动量,还有心理上潜意识里不知哪来的千般不愿。


在宿舍吃了晚餐,赏了日落,随意的稍微梳洗一下(水太冷,鼓不起勇气冲凉呢),大家就上床就寝。毕竟,最艰难的一段路还没开始……隔天是从海拔3273米爬到4095米,约2.7公里的路程。

隔天凌晨两点吃早餐,两点半集合,两点四十五分左右开始往登顶之路出发。往上一望,黑黢黢的,只有人龙手里的微弱灯光在摇晃。

看不见尽头的灯火比无边无际的墨黑更可怕,那是对于艰难险阻的未知,也是想象中的艰巨终于要转换为现实的事实;那是前面爬山者的速度体力给予的压力,也是对于自己的能力的信念终于变为真实的考验……唯一可做的,是调节一下心态,咬紧牙关一鼓作气。

开始时还可以偶尔谈谈天,还可以一边爬梯子一边享受美景,听风吹林子波涛般的声音,看月光洒落云上的微弱银荧。后来,我们都分散了,大家只能依着自己的步伐,而我,我只能聚精会神的一步一步地走。

到了Sayat-Sayat check point (约海拔3,700米),真正的挑战终于开始。从这儿开始再没梯级了,好多路段是光秃秃大石,要么就必须手脚并用,要么就攀藤揽葛,其中一段,我甚至已经是到了走几步就得歇一歇的状况。身边互不相识的登山客,偶尔互相激励着……

四周依然黑沉沉一片,空气越来越稀薄,脚步越来越沉重。我低着头,眼前只有头顶电筒的聚光。我体力虽不足,但毅力倒是有的。倒吸了口气,咬了咬牙,我再不听周边的声音,我再不见周遭的形影,把梯山架壑、举步维艰抛于脑后,鼓足干劲一心一意往前走。直到我再回过神来注意周围,我已经接近South Peak了。

抬头,Low's Peak这终点开始有零星的电筒灯光在摇晃,我眼前人龙已经稀落得不成形。东边开始曙光射寒色,我的毅力竟然又松懈下来。当我步履维艰地往Low's Peak爬着,心里其实是自己跟自己辩论着。这一步还想着可以和同伴们聚首在Low's Peak,下一步又盘算着是否应该就此坐下等待South Peak的日出……每走一步就盘算着是否可以在日出前到达Low's Peak峰顶,每走一步就告诉自己没有理由在最后几百米放弃……

最终,这场辩论还是让坚持登顶的那个自己胜利了。


一同登顶的同伴们有轻松告捷的、有精疲力竭的。在Low's Peak上,大家难掩喜悦及自豪。

我虽没赶上太阳冲破云层的那一刹那,却也总算在中国寡妇山顶赏了一场日出。战胜自己的激动,和着大自然的壮观,在记忆里,烙了个印。

阳光照在山峰,在大地上拉了长长的影子,特别漂亮

神山面前,人类显得特别渺小。我想不通,怎么有人会在此而不感卑微。

屺上小小人影

我们在山上呆了约莫一个小时吧,因时间有限,才登顶这又往下走了。我们在宿舍吃了早餐,休息了一会儿就往下走。而下山这一段,最叫我啼笑皆非。

我是一心冲着中国寡妇山而来,从买机票开始到登山为止,我一直以登山顶为目标。而在登顶途上煎熬着时,我告诉自己,登顶了再说吧,没力气下山事后再打算。

结果,下山时真的是因为没做好心理建设,怨起自己来了。我一来在山顶扭伤脚裸,二来心理上有点儿气馁,下山时步履蹒跚的,连那群日本老爷爷老奶奶都比我快呢。要不是后来登山导游实在看不过眼,握着我的手一步步下山,我可能当天也没法在日落前走出森林。

自从把中国寡妇山放进了我的bucket list,我一直以为是来征服神山的。来了一趟这才明白,人类登山不是征服,是臣服。我们渺小而卑微。登一次山和到人间打一转是一样的,大自然和命运是主宰,我们只能不卑不亢尽己所能而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