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9, 2016

种菜环境比一比

买了泥土之后,我决定再播种,比较一下菜心不同环境下的成长过程。

话说那天家里没土,我把种子撒在蛋托上,那时用的是椰皮丝、沙子和腐殖土。由于蛋托娇小脆弱,我怕被人无意中踢翻了,所以它被放在我家pergola的桌上。中午至下午时分这里被烈日猛晒,相当闷热。菜心种子用了五天终于发芽。

第五天发芽的菜心


而我后来买了一个长形花盆,用100%腐殖土,撒上了菜心种子,放在墙边相对没那么热(可是我家户外还是很热的啦)的地方,菜心种子两天就发芽啦~

第二天发芽的菜心


所以,我认为,对于像我这样半路出家,一天只有早晨和傍晚有时间照顾菜苗的人,马来西亚的气温必定是最大敌人。必须尽量找一些阳光照射得到但相对较阴凉的地方,而且泥土储水也别太差,否则烈日下很快泥土就干枯了。

Tuesday, June 28, 2016

Re-Grow Kitchen Scraps

前一阵子网上流行那些“Foods You Can Re-Grow Yourself from Kitchen Scraps”之类的文章,我试过种胡萝卜,但每次长了根发了芽的胡萝卜种入土里就瓜了,应该是因为我们天气太热吧。

这一次,我在院子里翻种多肉,妈妈也到院子来拣菜,我看她拣出的菜好多有根的,就试试插进土里。

第一天

几天后发觉插下的茎都活了,会朝阳了。
第五天

一个星期后看它们都长得壮了,怕它们长得太密营养不良不益生长,把它们翻种到大盆里,很快就有新鲜的菜吃啦~
第七天


(请问谁知道这菜叫什么名字?我妈说叫马齿苋,可是我google了,马齿苋不是长这个样,请大家赐教)

Monday, June 27, 2016

大芥菜发芽啦

播种后的第七天,大芥菜终于开始发芽了。


菜心、香港菜心和红笕菜都在第五天开始陆陆续续发芽,唯独大芥菜是在第七天才开始有一些动静。第七天,菜心和红笕菜都热闹了咯。

菜种种菜

一心想要种菜时,家里没土。心急,便叫妈妈到巴刹给我找了个鸡蛋托。我在鸡蛋托底放点儿沙,希望它不积水,然后加了一点椰皮丝,最后才加上家里仅剩的一点腐植土。

左边还没加土


把土铺好后就在每格里撒上种子,并标上标签。暂时没空间,就把它们放在我吃早餐用下午茶的小桌上。


五天后菜心、香港菜心和红笕菜的种子开始发芽。


刚发芽的红笕菜:


刚发芽的菜心:


发芽后的第二天(菜心):


发芽后的第二天(红笕菜):


发芽后的第二天(香港菜心):


播种后的第六天,唯独大芥菜还没发芽。

在等待菜苗长大的同时,我把门前花圃给清理了,待菜心呀、红笕菜呀都长了几叶,才把它们给种到菜圃来。

我还很认真地规划了门前这小块空地的可用性,想要把这部分的墙壁也用上,要DIY有点儿太懒了,应该是弄个
7 Pocket Plant Grow Container Bags之类的玩意儿吧。









期待着……

Sunday, June 26, 2016

快活菜圃

我决定在自己的部落里开个小小犄角旮旯,写写自己种菜的种种。而这角落,就名叫“快活菜圃”。为什么名叫“ 快活菜圃”呢?因为一来我希望我的菜们快活,二来我希望我的菜们快活,而它们快活我就快活了。

其实,想要种菜的念头萌生已久。每一次到外国旅行买食材自己下厨时,总发觉他们的蔬果特别新鲜,随便煮煮都美味异常。我相信,把不新鲜的菜拿给最有才华的大厨烹饪,一定比不上我们闲等人家用最新鲜的菜弄的沙拉。

当然,这念头一直没有落实(虽然是种了一棵九层塔但这不能常吃。之前也种了秋葵,但秋葵死光了)。拖着拖着,只能等缘分到咯~

而,缘,终于到了。

话说我在脸书上看见朋友自家种的菜肥美,去赞了几下,她就给我寄来了些种子,真是窝心,收到种子时特别感动。而且,还是一口气四种菜呢!

本来想说待几时有空再种(通常都是因为这种借口辜负朋友辜负自己),但适逢我小病缠身(我的身体想要排毒的自身意志力非常强,它强硬地迫使我病倒,两个星期失声无言,日日夜夜把陈年老痰很努力地排出体外,这几天还排便频密呢。)虽抱恙宅在家,但不想闲着,于是决定开始种菜。

希望我的快活菜圃可以快活吧~

Thursday, June 9, 2016

Mt Cook Alpine Salmon

离开Mount Cook之前,别忘了到Mt Cook Alpine Salmon一趟。

所有曾经见过Lake Pukaki的人都必定会告诉你这湖有多漂亮;但他们都没有办法告诉你这湖有多漂亮。

我也想形容给你听,但总是在这样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语言能力很差,认识的词汇太少。只不过想要形容Lake Pukaki的蓝色,我无法找到合适的形容词,它不是靛青,不是天蓝,不是水蓝,不是孔雀蓝,不是绿松石蓝……在湖蓝和湖绿之间,她自个儿蓝盈盈着。而Mount Cook Alpine Salmon,便位于这样子的湖畔。



点了一盒高山鲑鱼刺身,坐在湖畔野餐桌,近看青翠草绿、柳黄秋香、酡颜杏红,眺望云卷云舒、远山含黛、一川风月。



这鲑鱼肥美,再加上非常新鲜,平时不吃刺身的、不吃鲑鱼的,都吃得津津有味呢。

我们除了买了刺身坐在湖畔享受美景,更不忘了买了每人一大片的鲜鲑鱼肉片,当晚在Tailor-Made Tekapo Backpackers Hostel吃了一餐既简单又奢华的鲑鱼大餐。
(Alpine Salmon – 十二块Boneless Portions 190g 和一盒salmon sashimi共NZD132.70)






地址: Lake Pukaki Visitor Centre State Highway 8 between Tekapo – Twizel 10km North of Twizel 03 435 0427 Open every day 8:30am – 5:30pm


Wednesday, June 8, 2016

Glacier Explorer

对许多人来说,到纽西兰,看冰川是必须的。然而,我偕老带少的,Fox Glacier和Franz Josef Glaciers实在是太困难了,最后我决定舍弃西岸,南岛就一条线:Queenstown - Mount Cook National Park - Lake Tekapo - Christchurch - Picton。因此,纽西兰最大的冰川--Tasman Glacier--是最理所当然的选择。既然选择了Tasman Glacier,那就一定得用Glacier Explorers的服务了。Glacier Explorers位于The Hermitage Hotel底楼,客人必须在巴士启程前半小时到达“签生死状”,然后才有巴士把客人送到Tasman Lake乘艇子看冰川去。

去Tasman Lake,我们就走这一条路(不过这是我结束后拍的)

我们冰川之行的安排并不简单,基于安全考量,三岁以下的小孩子是不可以乘船看冰川的,所以,为了确保有人照顾马少,我们决定分成两组。我原打算一组是在到达Mount Cook National Park那天午后另一组在隔天早晨,但Glacier Explorer生意太好,许多团都满了,最后只好安排在同一天早上一前一后出发。为此,马少的安排可就有点儿紧张了。马少妈妈去早上九点的第一团,我则参加十一点的第二团。我必须在第一团从Tasman Lake走回巴士的途中(第二团从巴士走往Tasman Lake),把马少交给他娘。马少他娘在巴士上是给领队解释清楚了,但我却花了一些劲,才说服在酒店的工作人员允许我把马少带上巴士。


说是去看冰川,我们御寒的衣物当然是穿了不少。当时,我身后背着几公斤重的相机背包,身前抱着十公斤重的马少,那约三十分钟的行程可是走得我汗流浃背的。把马少还给他娘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我也喘了一口气)。

看见山与湖之间那一片如被切割的横面吗?那就是冰川

工作人员先尽量把一起出游的都归成组,然后依重量安排艇上位置。我被安排坐在艇子最后一排最外一个,好处是可以看得更清楚,坏处是艇子一快我就全身湿漉漉了。还好Glacier Explorer怜悯我们这些后排乘客,在上了艇子第一件事就是给我们后排乘客一人一件大雨衣。(别逞英雄,这雨衣是一定要穿上的,不然事后你就懊恼了)


我们领队除了要开艇子载我们去看冰川,还要给我们讲解、要给我们破冰,一点都不简单。最重要的是,这工作绝对高风险。冰川在湖底的形状和大小难预测,必须非常小心预防意外,而且,谁能预测冰川分裂的时刻和大小呢?据说2011年大地震时30,000,000 metric tons至40,000,000 metric tons的冰块分裂跌入湖内,造成3.5米高巨浪!难怪他们每个月的集训除了游泳、急救等,还包括在冰水里泡上几十分钟的,真的是“揾食艰难”。

很梦幻的蓝。对不起,我的摄影技术拍不出那绚丽的万分之一。

我们领队好几次驶近了破裂的大冰块,给我们破了冰,我们就把几块万年冰块传来递去的,舔一舔、吸一吸。那种感觉很奇妙,明明是相隔万年的,我们却在同一个时空相遇。人类的“渊远历史”,说穿了,其实也只不过弹指间……




我们那天运气不错(其实在大洋洲的那两个星期运气都很好),有好几块刚刚从大冰川分裂出的冰浮在湖面上,远看湛蓝一片,近看绿菘蓝晶莹剔透。

剔透的蓝

由于冰川是由晶体组成,年代越久远的就越稠密,射入的光线就可穿透得更远。冰川会折射蓝色光波,因此,射入的光线穿透得越远,我们肉眼所见就越蓝。(哎哟,华语语文能力有限,物理词汇说得乱七八糟的,这里贴个英语解说:Glacier ice is composed of hexagonal-shaped crystals composed of H2O molecules. The color of any naturally occurring substance is related to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size and shape of its molecules and the way the atoms in its molecules interact with natural light. When molecules absorb light their electrons are excited to higher energy levels. Based on their size, shape and spacing, compounds absorb certain wavelengths of visible light and reflect other wavelengths. This absorption is responsible for the unique color of each substance and for glacier ice’s blue color. The longer the path that light travels in ice, the bluer it appears.)

裂了三小时左右的

从大冰川分裂出来的浮冰,时间久后表面开始融化,阳光在表面就被折射了,所以呈白色。

裂了比较久的



至于为什么Tasman Lake以及附近河流都呈灰白、奶白色,我懒得写了,从网上摘了这解说:
Rock flour or glacial flour, consists of fine-grained, silt-sized particles of rock, generated by mechanical grinding of bedrock by glacial erosion. Because the material is very small, it becomes suspended in lake / river water making the water appear cloudy. When the sediments enter a river, it turns the river’s color milky white. 
灰白色Tasman Lake

奶白色Hooker River



Thursday, June 2, 2016

Aoraki/Mount Cook National Park


你能不能想像,开着车在这蜿蜒路上向着雪山奔去的激动心情?



我们在黄昏时分,沿着青蓝色的Lake Pukaki,看着雪峰随着天色变换着色彩。和雪山越靠越近的欣然愉悦,我想,你懂。



太阳余晖下,Mount Cook山脚的YHA
当我们终于到达Aoraki Mount Cook Alpine Village,太阳已经下山,天气开始转寒。我们把行李搬入YHA后才把车子泊好。我独自从停车场走回YHA,只见雪山下的小屋都已经开了昏黄灯光,寒风呼啸而过,却听屋内一阵低语一阵笑声的,感觉特别温暖。

Aoraki Mount Cook Alpine Village的住宿不多,因此YHA总是常满的。这里客人有老有少、有三五成群的有踽踽独行的、有徒步登山挑战者有悠游自在旅行家……

夜里,村内餐厅寥寥无几,YHA的厨房更是因此热闹非凡。不管你是大厨还是三脚猫功夫,这儿总有适合你大展拳脚之处。厨房内应有尽有,电饭锅、烤炉等应有尽有。

我喜欢这里地球村的感觉,饭厅里各国菜肴飘香,香港来的弄了三菜一汤、韩国来的可怜兮兮吃泡面、俄罗斯来的吃三文治、而我娘则弄了十一人份的“一锅熟”牛肉饭。

这厨房的设备究竟有多齐全呢?我家大厨当晚得以指挥大家,齐心合力给寿星妹妹弄了一个苹果蛋糕庆祝。



我们在Mount Cook的那一夜,是我们在纽西兰这十多天里最冷的一天。但位了夜空摄影,我们不畏风寒。

(还没有到纽西兰前,我可懊恼了。我总是和星空无缘,之前其次旅行都碰上月圆。特别是这一次,南岛Mount Cook、Lake Tekapo一带是Dark-sky preserve,都是观星热点,但我们在南岛时正逢月圆,观什么星呢?)

一走出户外,我就偷乐了……

银月高挂,大地被照耀得光明一片。眼前山峰白雪皑皑,一丝丝云朵温柔地覆盖在山上。虽然拍不了星空的照片,但银白色的雪山自有一番风味。再说,背向月亮往山顶望,银河依稀可见,我们知道自己就站在漫天星星下……

宁静的大地就只有我们一行,大家很认真地蹲在地上调相机设置、等待相机收光,有些人已经冷得瑟缩却依然坚持夜空摄影。



后来,我说“不然我们合照吧”,大伙儿竟然也很配合,把天寒地冻的疯狂用相机为老年的我们留一点斑驳记忆……



我设了闹钟,想要起床看“日照金山”,无奈闹钟设置错误,睡醒时窗外雪山已经白茫茫一片。


我懒惰,泡了杯泡面,对着雪山,享受我的早餐。早餐后就起程到The Hermitage Hotel参加我们的Glacier Explorer看冰川去了。


我们参加的是十一点的团,回到Hermitage酒店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草草吃了午餐(Hermitage Hotel的午餐真叫人失望)我们就走了一小段的Hooker Valley trail,给自己一个小小安慰。



就这样子,轻轻松松的享受了一天的Mount Cook国家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