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0, 2018

九天八夜 - 闻一闻欧洲艺术气息

从欧洲旅游快一年了,要不是同事问起,我也已经懒得写这游记了。今天难得有时间,就好好坐下来把itinerary和大家分享。

去年的欧洲打个转,为的,是给自己庆祝生日。我不想匆匆忙忙,于是九天八夜,就只专注在几个世界文化遗产:SalzburgHallstattPrague,以及被Unesco除名的Dresden

原本是我的solo trip,秀美知道我独行,决定牺牲几天的annual leaves来陪我,感动死了。于是我的九天八夜,一半是两人结伴同游,一半是单人行。


Day 1 : 4-Nov-2017 

到达Frankfurt机场是早上六点多吧。过海关后就直奔火车站。八点三十五分的火车从Frankfurt到Salzburg。一路上窗外秋意正浓,我依着窗,享受着异国风情,写着日记……午后,就到达Salzburg了。

到我们租下的AirBnB与秀美汇合。梳洗后还有秀美预备好的热腾腾快熟面充饥,好幸福。 

吃饱了就往古城钻。而我,我从来不能抗拒依水而建的古城的魅力。我们溜累了,就躲在Mozart Cafe里,谈人生、谈日常……这样平凡又特殊的旅行,我喜欢。窗外的寒风隔着墙都觉刺骨,我们却打开窗户倚窗倾诉。热咖啡热蛋糕温暖着我们,让我们在各自的人生故事里添加甜蜜与苦涩。



Day 2 : 5-Nov-2017

玛丽亚带着小孩们载歌载舞的公园
到了Salzburg,免不了要找一些“仙乐飘飘处处闻”(The Sound of Music)的蛛丝马迹。(题外话,总觉得香港娱乐圈最是文艺。大家不就直译为音乐之声吗?香港却把它译为仙乐飘飘处处闻,单看戏名都能感觉玛丽亚总是忘情歌唱的简单快乐),因为时间不多,我不想参与The Sound of Music Tour,也就到Mirabell Palace and Gardens及古城走走即可。(有兴趣的可以看这取景地点

到了莫扎特的家乡,当然要到他老家看看。看他弹过的琴,看得心底万分激动。两百多年前,莫扎特就在这个空间!博物馆里写着这是他三岁一鸣惊人时弹的那架、这是八岁作曲时所用、这是他的手稿……博物馆用最简单不过的方式,向世人展现了人类史上最伟大音乐家之一的过去及过人之处。在Salzburg,爱莫扎特是全民运动。


看了莫扎特博物馆,在古城打了几个转,我们就乘缆车上Hohensalzburg Castle看看。在小山头上可以一览Salzburg全景,又可远眺雪山,是值得一游的地方。

当然,到了Salzburg,怎可少了音乐会?我们跑到Residenz里看Mozart Konzert去了。在古老建筑物内,简简单单一个小室,中间摆了一架harpsicord。音乐家入场时轻轻松松的握着小提琴,两人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把观众都带回两百多年前莫扎特的年代……



Day 3 : 6-Nov-2017 

在我四十岁的最后一天,当我驾着车开往美丽小镇Hallstatt,天竟下起雪来。我在雪中开车,看着雪花迎面飘来,四周突然变得静谧,觉得特别梦幻。

停下车,感觉雪花毫无重量似的轻轻触碰脸颊。与其说我兴奋,不如说我心在颤动。老天爷对我有满满的宠爱。先赐我一城一山一路秋色,再送上漫天雪花漫山雪白……


到达Hallstatt,阴天,淫雨霏霏。黑白的Hallstatt自有她独特的美丽。

我们在Hallstatt继续发挥我们超强的发呆能力,不惧风不惧雨,在这小小的美丽小镇里感受着人生。


Day 4 : 7-Nov-2017 

我们住在近乎无人烟的Berghotel Predigstuhl(可能冬天滑雪季节是个热门地点,但这时候,我们是诺大酒店里唯一的客人),一早从温暖的被窝跳出来,打开露台的门,欢迎我的是雪白一片的童话世界。四十一岁的第一天,我呆坐在露台上,沉醉在我从未见过的雪景里。万物沉寂。我等待大地苏醒,看时光被风吹过,听时间随树丫上的夜雪融化,远处的秋天等我欣赏,此处的冬天迫不及待的让我赶上。老天爷,最是疼我。

从Bad Goisern开车到Hallstatt,穿过了树林,穿过了村庄,穿过了小镇……阳光渐渐变暖,穿过了云层、穿过了树丫、穿过了车窗,暖了我们。我们在湖畔看金黄橘红叶子在树上颤动,看湖面磷光闪动,看苍穹云朵山川湖水变色……一晃,青春就过去了。


这一天Hallstatt揭开了云雾等我,以金黄和煦的阳光迎接我。我们哪儿也没去,什么也没做,一心一意活在当下。

生日下午茶



Day 5 ~ 8 : 8-Nov-2017 ~ 11-Nov-2017


第五天,道别了秀美,还了车子,乘火车往布拉格奔去。

我在布拉格伏尔塔瓦河畔租了一间房,和对岸的National Theatre遥遥相望。房间布置得文化气息特浓,一住下,就以为自己是布拉格人了。

小房子位于百年老屋的二楼,白天阳台上的鲜花肆放,把蓝天衬托得更加澄亮。夜里对面河畔的华灯灿烂辉煌,路过的车子把灯拖得长长的,繁华而不繁闹。就这扇窗,已经是足以让我发呆享受当下的地方。

在布拉格,文化氛围浓厚。时间仿佛没有了特别的意义。我放慢了脚步,要么在咖啡厅里看人来人往,要么在露台上看那红瓦黄墙,读一读书,写一写日记。偶尔下一场雨,就避雨呗。累了,就回房间小睡去。

我没有特定行程,没有特定节目,在布拉格里,活成一个最自在的自己。


我住的地方离查理大桥很近,有时候去晨运,有时候去散步;有时候去等日出,有时候去赏晚霞;有时候在华灯初上,有时候在旭阳当空;有时候去看人头攒动,有时候去听一曲小提琴。反正,查理大桥是最平凡里的最不平凡。





在布拉格,听一场音乐会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教堂内的、城堡里的、音乐厅的……有时候路过,看见广告栏上写着两小时后的音乐会,买了张票,就在城内晃呀什么的,不久后就可以听一场音乐会了。我的最高纪录是八个小时内赴了三场。这样的生活!





我在布拉格过了几天雨天。正如我的同事所说,也就是灰黑一片。但古建筑衬上灰色系列,却愈是庄严。雨天的广场,少了游客,多了萧瑟。我在布拉格,竟然也爱雨天。



在我即将离开的那一天,老天决定放晴。在红瓦黄墙上洒上金色,再覆以蓝天。我的布拉格,如此完美。


Day 8 ~ 9 : 11-Nov-2017 ~ 12-Nov-2017

离开了布拉格,约两小时半的火车把我带到Dresden。本以为布拉格是最适合作为终站的,怕比较下来对其他城市不公平,来到Dresden才发觉这担心实在多余。


到达Dresden的首三十分钟已经遇到许多热心友善的人士。有人看我拿着手机对着tram station上的牌子看了老半天,自告奋勇前来解救。还叫了一群人,一起给我确定tram number及方向(不过碰上整个Dresden市正在维修,老桥修路,许多tram都改道了。我半路见方向不对,只好下车换方向去。就在搭错车的这几站路途,我已经爱上Dresden了,那满街古老建筑物真叫人着迷);下tram后我又再对着手机研究,立刻又有人前来问我是否需要帮忙。可见Dresden人普遍上亲切。


我住在Ibis Budget Dresden City。由于是临时决定在Dresden住一晚,对这城市我可没多少概念。一走出酒店拐个弯,竟然看见了Zwinger!Zwinger外观无可伦比的美丽,进了里头才真叫人惊叹。Baroque period的建族群本来就大气,而它是四周建族群围着一个大花园,完全可以想象当年衣香鬓影、马车穿梭、音乐飘扬的盛况。



从Zwinger东门走出,在Theaterplatz那个广场,四周都是baroque宏伟建筑,恰逢有个音乐家在吹奏着clarinet,那种大气庄严叫人慑服。如果Prague是儒雅音乐家,Dresden就是威武大将军。叫人崇敬的、叫人仰视的、叫人钦慕的。



在Dresden的第一天,我什么都不干,专心享受这城市的历史轻吟浅唱。夜里坐在街边烘着heater看时光流逝。行人稀少,远处教堂钟声在空中飘扬。无人的街,在古老建族群的围绕下像十八世纪的大街。我总认为,恍惚间,会有大将军乘马车经过的……



第二天,我到Semperoper听音乐会去。几百年前的贵族最是懂得诠释华丽。天花板上那些细腻绘画、柱子横梁上那些精细雕刻,无不澡丽华贵。当灯光暗下,当音乐响起,每个音符都打在心上,泪都流了。最有趣是把整首Mozart's A-Major Piano Concerto听完了,才发觉是李云迪!我竟千里迢迢,意外的来到Dresden听了一场李云迪的钢琴演奏!




听完音乐会,决定到新城区走一趟。这里的建筑物是老旧的,气氛却是年轻活泼的。



由于时间所限,我在新城区消磨了一个午后,就回到老城区往Zwinger钻。去了一趟Mathematisch-Physikalischer Salon作为我的生日之旅的终结。




Other itinera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