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3, 2011

Siem Reap游(二):吴哥城的雪泥鸿爪

穿过这个门,就是吴哥城了

曾几何时,吴哥城是Jayavarman VII王朝的首都,昔日辉煌依然有迹可寻,无奈岁月摧残却更为无情。昔日都城落得破瓦遍地,叫人无限唏嘘……

Timothy把我们放在Angkor Thom的南门,James说“这就是Tomb Raiders探险时经过的城门”,我们都兴奋地下车。Timothy说到另一端等我们,我们也不急,在列日下走两步路拍十张相的……然而,当我们终于跨过了那笑脸之门,看见的是一望无际穿越森林的笔直小路,我们开始慌!还好,后来发觉好心的Timothy其实一直在树荫下等我们。(穿越那片森林,让我很难想象,当时要把吴哥城(Angkor Thom)从热带雨林里“营救”出来,究竟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
在Bayon,Timothy又把我们抛下了。Bayon的笑脸一进入眼帘,只要稍微做过一些功课的人基本上都应该知道身在何处了。至今考古学家们都无法下定论这脸谱究竟是谁,但无阻世人被它那神秘安详的笑容慑住。我觉得那像有智慧的长者,俯首看着晚辈胡闹喧哗,有一种慈悲的包容,亦有种不同身份境界的距离。根据Maurice Glaize的记载(有谁想省下导游费却又想要深度了解的,下载Maurice Glaize的免费游记吧!),朝阳下的Bayon最美,但月光下的它线条将变得更柔和,笑脸仿如无限复制似地出现在你周围,如佛光一样,让你沐浴在一片宁静平和当中,读得我无限向往,只恨吴哥5:30pm就不让游人进入了……
Bayon里无处不在的笑颜

Terrace of the Elephants

从Bayon出来,太阳比之前更为毒辣,我们在斑驳树影里停停走走地走在Terrace of the Elepahants的石板路上。石板路上也不知记载了多少高棉的高低起伏,我们无视,只顾在潮湿炎热中如何走到下一站 -- Terrace of the Leper King。 这平台的两面皆刻满浮雕,(据说是当时高棉人直接把新墙建在旧墙外,直道其中一堵墙需要维修时才让考古学家发觉了这两面的浮雕。在里头转一圈虽谈不上震撼,却肯定让你眼花缭乱。那些神情各异、姿态万千的各种神像、人像、兽像在不同的阳光角度照色下,光影颜色皆异,很是热闹。

Terrace of the Leper King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