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8, 2009

猪宝宝


我们第一天在桂林McD看见“猪堡包”,觉得有趣,一路上一直念念不忘“猪宝宝”。当我们最终回到桂林,为了McD的暖气和为了“猪宝宝”,我们终于还是被McD骗了几十元人民币!
有时候,真是不济。到了外国,那些你平时不屑的快餐连锁都化为乡愁了……

Sunday, April 26, 2009

如自己家般温馨的老班长


阳朔老班长国际青年旅舍是我住过的最棒的青年旅舍,干净、地点上佳不在话下。最重要的是,他的员工们全都亲切友善,整个旅舍有着浓浓的家的感觉。

我们第一眼看见这旅舍,就爱上了。那时候,天气冷得很,我们刚刚舟车劳顿地从黄姚转车到钟山再打的到阳朔。一拉开老班长的大门,即看见客厅内沙发上坐着两个带着绒帽看DVD的老外,很温暖的感觉。我们和柜台的小妹妹有说有笑的,要了一晚的标准间。


一进房间,看见两张铺着干净洁白床单的单人床,开着暖暖的空调,享受死了!结果,我们最常做的事,就是走到柜台前说:“续房”。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可做,就只是享受阳朔的无所事事,睡到自然醒,在西街、漓江旁晃来晃去,这么一住,就住了三晚。

老班长养了一只小猫,它有着清澈的眼眸,纯真而天真地看着这个世界。每天晚上我们在客厅内上网,它就会在我们俩之间徘徊,一会儿跳上我的大腿,一会儿咬着薇的袖子玩。不怎么爱猫的我们竟然也任它胡闹。在老班长无所事事时,它和窗台前那只毛茸茸的玩具熊就成了我们最佳的模特儿。

我们对于老班长那种心灵上的依赖说起来有点儿不可思议。由于老班长与西街仅尺之遥,我们吃顿饭想上厕所也得走回老班长、外套不带在身边天气转凉也走回老班长、有事没事都得回老班长转一圈。

如果你想到阳朔去,听我说,就住老班长吧!(我可没有收半分广告费哦!)

Sunday, April 19, 2009

印象刘三姐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只可以在桂林呆上两天一夜,你一定要从杨堤漂流到兴坪,然后赶到阳朔看《印象·刘三姐》。你想想,以漓江为台,以桂林千娇百媚的山峰为背景,观众席以绿色梯田为造型,总导演张艺谋、王潮歌和樊跃以声色影为我们呈现了梦幻般的舞台剧,为你的不虚此行作了保证。

我们之前在老班长订了印象刘三姐的票,有面包车载送的,方便得很。到了东街,带队的领了一个粉红soft toy高高挂,和平常导游舞着小旗子异曲同工,但可爱多了。游客们缓缓步入山水剧场,大家在“绿色梯田”上默默的期待着,隐约中可以看见竹筏划过江面,又或暗影憧憧,反正,我们对着黑漆漆的未知,期待着老谋给我们一些惊喜。

开场是红色印象。我记得第一片彤彤灯光染红江面时的那种震撼,那是条条红绸以渔网和山歌编制而成的狂放。接下来还有蓝色印象、金色印象、音色印象、绿色印象……那一片魅惑的蓝,在一片冷色中央竖着一弯月亮,月亮上飞舞着一个柔软腰身。舞尽,只只鱼鹰随着艘艘竹筏划过了漓江,满江渔火灿如银河……

Saturday, April 18, 2009

洗涤灵渠两千年

无可否认的,兴安是我们此行最失望的一站。我们早听说过兴安是中国魅力名镇,于是对她有了一定的期待……

那天,我们特地乘了最早的车从桂林到兴安去,一到那儿,我们冒着雨急步往水街走去。到了水街,自然而然就见到那条我慕名已久的灵渠。然而,入口处那个仿秦城门人工凿迹是个败笔。这明明是个和长城一样古老的古迹、这明明是连接了湘、漓两江的运河,这明明是不必任何现代产物便能自成一格的旅游业宝藏,何必让她搔首弄姿?

我在灵渠边长廊上等着薇上公厕,却看见大伙儿上了厕所都到灵渠边来洗手。我心想那厕所必定又脏又没自来水,薇出来后轮到我,一进公厕,有点儿以外,明明是个卫生干净的公厕,偏偏就是没有人要用那洗手盆。后来,我们发觉,其实水街与灵渠相依相偎了两千年,在这儿生活的人已经习惯了灵渠的存在,仿佛谁也没把自来水放在心上。我们看见在灵渠洗菜的、洗衣的、洗手的、洗地拖的(?!)……千年习惯,时代巨轮也推动不了。我有一点感动,这样的坚持……

这儿的旅游业发展做得相当差(当然,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我们对“乐满地”这样子的主题公园完全不感兴趣),水街冷冷清清的、灵渠公园竟然开价30元,我们转了两转就决定回桂林了。留下的,是脑海中灵渠对当地人恒古不变的贡献……

Friday, April 17, 2009

挑战金庸迷

无意中在网上看见Q版金庸群侠,想向天下金庸迷下战书,看看你认出了几个!

隐藏了四十七年的天分

在薇薇的部落看见她介绍Susan Boyle,好奇,去Youtube看了Susan Boyle参加Britain Got Talent的video
我看见她说着自己的梦想时众人鄙视、否定、怀疑的眼神和表情,我看见她开口唱歌时众人惭愧、惊讶、感动的神情……

一分隐藏了四十七年的天分,终于找到了适当的舞台,震惊了世界,也教训了大家。只要有梦想,我们不怕时光老去、不怕别人不屑的眼光、我们只应该为自己的梦想而活!


I DREAM A DREAM
There was a time when men were kind
When their voices were soft
And their words inviting
There was a time when love was blind
And the world was a song
And the song was exciting
There was a time
Then it all went wrong

I dreamed a dream in time gone by
When hope was high
And life worth living
I dreamed that love would never die
I dreamed that God would be forgiving
Then I was young and unafraid
And dreams were made and used and wasted
There was no ransom to be paid
No song unsung, no wine untasted

But the tigers come at night
With their voices soft as thunder
As they tear your hope apart
And they turn your dream to shame

He slept a summer by my side
He filled my days with endless wonder
He took my childhood in his stride
But he was gone when autumn came

And still I dream he'll come to me
That we will live the years together
But there are dreams that cannot be
And there are storms we cannot weather

I had a dream my life would be
So different from this hell I'm living
So different now from what it seemed
Now life has killed the dream I dreamed.

Friday, April 10, 2009

龙脊梯田上归零

我们知道这并不是参观梯田的最佳时刻。在老寨山上遇到的北京驴友也劝我们别到龙脊,游说我们到德天瀑布去。可是我不为所动,因为,我向往延绵不断一望无际的梯田,更向往那个纯朴无华的乡间生活体验……最终,我们还是决定,无论龙脊是蓊绿、金黄还是荒凉,我们必定要到龙脊走上一趟。

我们为了节省时间(其实是贪图阳朔的迷人风光,结果比原定计划多呆了几天,造成最后时间有点儿紧张),在阳朔四海旅行社定了龙脊梯田一日游的团,但不随团归阳朔而是在龙脊小住一晚。那一日游散团有四位日本人、两位英国人、一位欧洲人、两位马来西亚人(当然是我们啦)和一群中国内地游客,互不干涉地自顾自在车上谈天、看风景、睡觉。导游姓欧,对我们倒是相当照顾(两个背囊比身子大的纤纤女子应该会比较让人怜的吧?)

我们首站去黄洛红瑶长发村,因为天气寒冷,我们可就没机会看红瑶妇女洗长发了。不过,这村寨有个小小的歌舞场地向游客表演他们的习俗文化,倒也做得不错。我们同行的一位日本人和一位英国人被拉了上台又‘成亲’又跳舞又唱歌的,成了众人目光焦点。那日本人很‘玩得’,在台上配合得很,那英国人因和女友同行,倒是有点儿尴尬。

离开黄洛红瑶长发村后车子在往前走一小段路我们就得换上龙脊景区专车了。可是,说是专车,也只是把游客载到山脚。我们还是得背上那十一公斤重的背囊往山里头走,往上爬。同行的日本人叽里咕噜地在我们背后讨论着这两个外国女子的背囊重量和勇气,我们其实很有冲动想要转过去以日文叫他们帮忙把背囊背上山。走了不久,大寨立即出现眼前。有一种到了世外桃源的感觉……

我们原本打算到网上人气很旺的万景楼或全景楼去,但欧导说那两间虽然出名,设备也不错,但却是外地人来开办的,商业味道颇重。欧导很热心地给我们介绍“千层天梯旅馆’,说那儿很卫生,老伴和老板娘又和蔼可亲。

欧导服务不错,相当细心。我们吃午餐时他和老板说好了让我们把背囊存放在餐厅处,好让我们可以轻轻松松的去看房间。我们吃了午餐就抱着“看看无妨”的态度去看看,我对欧导说我们要在房内看日出的,于是到了“千层天梯”欧导就说要看303号房。我一进303,看见那一窗雪白梨花和梯田,我们立刻要了!老板娘服务也是一级棒,我们存在餐厅的背囊就由她去给我们背回房间,而我们则自顾自地往二号观景台出发。

有一位妇女自告奋勇要陪我们到二号观景台去,我之前听说这儿的小径岔路很多,容易迷路,于是也不加反对。我们爬那些蜿蜒小径爬得有点儿吃力,走走停停的。她却自在得很,还要一边走一边刺绣,气炸!

这儿的人对‘近’的定义与我们不同。我在开始爬山不久便问她我们离二号观景台还有多远,她说看到了,不远了。看是看到了,但远得很,二号观景台这时候只是山上的一小点。结果我们还走了近50分钟。到了二号观景台再问她一号观景台有多远,她说‘比较远’,我们想都不敢想,自己欺骗自己说“其实看梯田在哪里都一样。”在二号观景台附近拍几张照片也就算了。


七星伴月


我们之前在兴坪见识了太阳下山后气温骤降的恐怖天气,这一次学乖了,天还未暗,稍觉微寒就赶紧回房。我们无所事事的,写日记、看书、睡懒觉……写意得很。

睡得肚子饿了,便下楼找老板娘求救,同时向她撒娇说冷。老板娘叫我们躲到厨房烤一烤,我们便围在篝火旁,和老板娘有一搭没一搭地谈着。我们在这个时候仍然拘谨,我们只是两个带着无谓顾虑的城市人,并没有和老板娘畅谈。我们在厨房内被熏得张不开眼了便到外头去,可是没两下子又再手脚冰冷,于是又回到厨房内继续烤自己的手脚。“熏死、热死都好过冷死”是我们在桂林的座右铭。后来,晚饭煮好了,我们便到外头吃饭。老板娘窝心,用铁桶装了正燃烧着的柴火送到我们脚下让我们取暖。我对薇说,我一定要对她加以表扬。(嘻嘻,去了几天,开口闭口都有点儿共产党党员的味道了)
正当我们在吃晚饭时,恰好有一家人来投宿,奶奶,爸爸,妈妈,和皇帝儿子。他们是自驾行的,到这儿已是黑漆漆的了。老板自停车场把他们引上来,一路上应该是谈得很开心。进到屋里时已经好像是几世的熟人了。这,也是我们第一次遇见老板。

老板长得瘦小,有种无事不可对人言的豪迈。我们坐在一旁很羡慕的听他高谈阔论,他应该是看出来了吧,便把我们的“火盆”和我们一并拉去他那一张桌子。谈着谈着,我们也渐渐放开胸怀,和他们一起天南地北。他谈得兴起,拿出他自己酿的上等米酒、地瓜酒宴客。薇猛赞好喝,嗅起来也真的淡淡清香,就可惜我喝不得。要给钱,他说不必,还自豪地说他的地窖内还有几百斤,等着黄金周赚钱的。

他书读得不多,应该是年纪轻轻就结婚了。但为了弟弟妹妹上大学,他把家里的一切都变卖,和老板娘两人过着清苦的日子。后来他觉得发展旅游业应该很有看头,便四处张罗借钱建了现在这一间三层楼高的“千层天梯旅馆”,日子也渐渐好转起来。在龙脊,总算是个大富人家了。

他书或许读得不多,但比我们都精明。他说:“我七十岁就要退休了(别被吓坏了,他们的平均寿命100岁!)。我们两公婆一年要花4万元,一百岁死也只有三十年,120万也就可以退休了。其实啊,现在也应该可以退休了……”你说,中国山区的农民也懂得财务规划,难怪储备金这么多,想不富强还真难。我们马来西亚自称发展中国家称了几十年,这么基本的常识可还不普及呢!

老板是这儿的治安队主管,不过我看他应该是有空得很。反正大家大门敞开,晚上睡觉门也不上锁,唯一的罪案是有个单纯农民打了一只黑熊抬到县城去卖,结果被公安给拘捕了。(在山上,谁知到什么叫做受保护动物?几百年来他们就是见什么吃什么的。)

他爱煞这一片土地。从他言语中不难发觉那种挥不去的自豪。他说他去龙胜县城的故事,说那儿的鸡呀猪呀鱼呀全都是一个味道,鸡没鸡味儿,猪没猪味儿,鱼没鱼味儿(真的,那儿,连白饭都是香的!);老板娘告诉我们红瑶女性的护发秘诀,以洗米的水煮开存起来洗头,我说我回家也弄上一些,老板说你们那儿的米能洗出什么屁呀?(说的也是,人家的是100%天然,我们的放了农药打白了才包装上市的白米)我听他说着山上打野味的趣事、山里淘金的往事、老外游客在龙脊长住的点滴……听得我好生向往。

这儿的民风淳朴,大家的日子过得非常逍遥。晚上九时许吧,老奶奶双颊红彤彤地走了进来,看得出是喝得醉醺醺了。她看见客人,开心得很,拉着我们说长问短的。她说朋友把她唤去喝酒了,“他们叫我ho我没有ho,最后要走了才ho了一碗。”老实说,看她那副酒鬼的模样,我才不相信她就只喝了一碗,我闭上眼,还能想象他们一大班人围着篝火畅饮的豪迈奔放。


老板说:“我最爱睡觉了,睡觉最好玩了”我和薇相视而笑。
“我今天起得比较早,十一点多就起床了。”老板又说。我开始觉得这儿是天堂。
我们说隔天想要起床看日出。老板说今天雾重,明天应该没有日出的。我不依,他说:“睡懒觉吧,天气这么好。我也懒惰起床给你准备早餐。”真有他的!
我告诉他我六点半起床,七点开车去上班,最早也得六点多才回到家。“哎哟,小妹妹,你好可怜哦,为什么生活那么辛苦?”我见他那一副由衷觉得我们可悲的表情,觉得自己真的是穷忙。那时候发誓回去一定要从新审查自己的生活,结果我终究还是穷忙着……



隔天五点半,我掀开窗帘,的确没有日出,于是我们倒头又睡。(这,才像是龙脊的生活!)到了九点多,整个村寨仍然被浓雾笼罩着,有一种不是人间的感觉。我们拿起相机又再四处钻,我开始有一点儿后悔没能在这儿多呆上一两天了。

它们像不像守护着大寨?

我们回到“千层天梯”整理背囊时,老板娘正坐在门外低头绣花。她在之前一晚对我们说她又得开始绣一件新衣了,想来便是这件。她身上穿的这一件是100%绣的,花了她四年的时间!她说平均来说要是天天绣应该只要一年,但是她打理旅馆比较忙,所以绣了四年。(你说,是他们的时间溜得比我们慢或是他们真的比较有耐心?)她说,之前有人开了四千元的价,要买她一位姐妹身上的衣服,她的姐妹还不卖。我笑,要是我花了一年的时间绣出一样东西,我说不定还会镶了起来藏在保险箱内!真是不可思议!
而不可思议,正是龙脊梯田之迷人处。究竟要有怎么样的毅力,才能在800年前,在这样的山区开山辟地的,开垦出层层叠叠高低错落的梯田?即使有铲泥机,我想,现代人再也不会为了这么一亩田而费上几代人的心血和汗水。
十二点多,下起了绵绵细雨。从山上一路蜿蜒下山的石板路湿漉漉的,我们有一种走不下去的感觉。偏偏我们碰见老板,他正蹦蹦跳跳地往下走。看见我们,竟然很雀跃的说“我去上班啦!”然后飞奔地离开了我们的视线。我们几经商量,决定麻烦老板娘给我们找两个人替我们背背囊下山。老板娘自告奋勇,把她的客人忘了在家里不管,硬是要陪我们下山。她们知道我们能力有限,还各为我们准备了拐杖,一手扶着我们下山。(我知道,真得很糗!)
她们很自在的走,我们很狼狈的在背后拍照……


What's Your Element?




Your Element Is Air



You dislike conflict, and you've been able to rise above the angst of the world.

And when things don't go your way, you know they'll blow over quickly.

Easygoing, you tend to find joy from the simple things in life.

You roll with the punches, and as a result, your life is light and cheerful.

You find it easy to adapt to most situations, and you're an open person.

With you, what you see is what you get... and people love that!

How Real Are You?

我知道,有时候我实在是够无聊的。可是,无可否认的,无聊的时候玩一些无聊的游戏自有一番无聊的乐趣……




You Are 81% Real



There's hardly a person on this earth more real than you are.

You have no problem showing people who you are, flaws and all.

For you, there couldn't be any other way. Because it's way too stressful to live an inauthentic life.

You're very comfortable with yourself. And because of this, you're able to live an exciting, interesting, and challenging life.

Sunday, April 5, 2009

兴坪和林克之给我的感动

兴坪很小,只有一条街。古朴。

我们到了兴坪车站,一群当地妇女一拥而上围着我们推销住宿、一日游、竹筏、餐馆……我们虽然不知道该往哪儿去,却决定采取‘不理不睬’的政策,自顾自沿着“兴坪老地方国际青年旅舍”的指示牌盲目的走。

我们随便走进一家店询问老寨山旅馆的方向(林克之在兴坪是个名人,大家都知道这么一位传奇的日本人)。(我们从旅游书籍上听说了老寨山旅馆以及林克之的故事,对于老寨山旅馆既向往又害怕。向往的是我们听说了林克之的传奇以及老寨山旅馆的好客热情;害怕的是我 们听说了爬老寨山的种种痛苦。我们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要是老寨山太难爬,索性住在老地方算了。到了老寨山山脚,方知旅馆其实就在山脚下,一点都不艰 难,我们大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我们依了指示找到老寨山旅馆,迎接我们的是老寨山旅馆娇小的老板娘。客厅有一点杂乱,但是很有家的味道。老板娘带我们看一个有江景的标准间,我们立刻要了。(我们这一趟广西之旅,住了好多间拥有‘无敌风景’的房间)
到了桂林就是学会无所事事和‘摆pose’

老板娘给我们做了炒饭,又替我们安排了游漓江的竹筏。我们随着一位年轻姑娘穿过农地、菜园来到江边,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说着说着来到了桥边,我和薇立即忘了身边的年轻姑娘,对着这美景拍照拍个不停。

兴坪-浪石奇观-兴坪的漂流,肯定了“桂林山水甲天下”这句话。两岸没有啼不住的猿声,只有令人目不暇给的山水。我们乘的竹排是有摩多的,和我想象中悠游任水漂流的竹排有一点出入。不过,后来发觉漓江虽然看起来温柔,其实水流很急,如果要求没有摩多的竹排可就有一点苛刻了。那位年轻姑娘的爸爸是我们的船夫兼导游,他很尽责地告诉我们两岸山水的名称,然而我们两个‘不解风情’,什么名称都没记住(九马画山是还没有来桂林已经听说过了,不算!),只记住了秀丽的水,蓊绿的山,记住那一幅幅山水画……

九马画山- “看马郎,看马郎,问你神马有几双,看出七匹中榜眼,看出九匹中状元

船夫后来把我们带到浪石奇观,让我们上岸走走看看。我喜欢那儿带点荒凉的味道,有点儿格格不入,偏偏又浑然天成。那一滩绮丽石头把周围的山水个点亮了。
走过了长长的绮丽石头滩,在另一端迎接我们的是另一个仙境。漓江水在这儿被石头滩隔离,于是少了汹涌的急流,以平静的面貌示人。远处叠甫的群山在江上留下倒影,矮灌木和树丛像碧绿地腰带把山和倒影隔开。江的另一边有一群正在戏水的鸭子、有正谈情的恋人……世外桃源,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我和薇在这儿久久不愿离去,船夫在竹排上等得有点儿不耐烦,便也上岸找我们。可是兴坪人忠厚老实可亲,他不好意思催促我们,便陪我们聊天、教我怎么看九马画山那九匹马、在地上拾几粒石头给我们说故事(中国人向来想象力丰富,他在地上拾了一粒石头说是“腾龙”,我和薇左看右看就是没看见龙。)我们在浪石奇观呆了好久,直到我们开始觉得有一点冷,这才甘愿离去。桂林这地方,有太阳的时候明明还挺暖和的,太阳才刚要下山就已经冷死人了。

归途中,我们再次经过那一座桥。这次,夕阳西照,自有另一番风味。我们俩在桥上疯狂地拍照,还为了拍那渔夫摇竹排而赖死不去。
兴坪以最贴近我想象中的桂林形象示人,叫我深深爱上漓江平静的水面。透明一样的心情,从云层映在江面,从江面染上云层。心无杂念的。感动。



说到兴坪,不可以不说老寨山,说到老寨山,就不可以不说林克之。在我们还没有爬老寨山之前,我们已经觉得他不可思议地让人敬佩!在我们爬了老寨山之后,我们是全然折服!

老寨山很陡,路不好走。我一路爬,一路想,我们走在那石阶上已经气喘如牛了,当年他挑背石块水泥一级一级的砌出这一条路有多困难可想而知。我以前鄙视“愚公移山”这故事,觉得这故事‘教坏小孩子’,应该鼓励人家发明铲泥机或炸药‘移山’,而不是盲目的苦干。然而,这一回,我有一种顿悟。有些时候,某些时空,现实环境的拘束条件太多,毅力和坚持是唯一可行的路。问题是,如果大家都知道这是唯一可行的路,究竟有几个人愿意为一个理想、为一个对自己及对别人的诺言而付出?
我可以想象林克之在初建这石阶时所必须面对的艰难。那种艰难不是表面上体力财力的问题,而是心理上的。想想,在那个年代(即使是现在),中国人普遍上非常反日。(我们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我们可以很客观的说“以前的事与现在的日本人无关”,然而,有一些惨痛的过去是我们所无法理解的,所以我们也不能说中国人这种反日是极端的。)他必定曾经需要忍受周遭的人的不理解、怀疑、歧视、排斥……这一切,真的就只是为了让大家都可以更方便的俯瞰兴坪美景吗?
究竟是什么力量,让他支撑了下来,让他在别人的国度写下了自己的传奇。我多么希望我也有这样的信仰:与其寻找自己真正的人生目的,不如自己决定自己的人生目的。



以下摘自《天涯杂谈》:

“林克之先生今年62岁,1946年出生于日本静冈县,东京二松学舍大学文学专业毕业,毕业后做过公司职员和出租车司机。1979年,林克之来到了尼泊尔, 发现喜马拉雅山脚下的村民砍伐大量的树木做燃料,使当地生态环境受到严重破坏,为了保护喜马拉雅山森林,林克之决定无偿为山脚下的尼泊尔村庄建设一座小型 的水电站。由于没有资金,林克之不得不半年在日本打工挣钱,半年在尼泊尔建设水电站。1987年,林克之和村民在山上架设电线时不慎从陡峭的山坡上摔了下 去,滚滑了30多米,当场昏厥不醒,后被紧急送到医院治疗,全身十多处骨折,在医院整整趟了3个多月才慢慢康复。许多日本的民众在报纸电视上看到关于他的 报道后,非常感动,纷纷向他捐款捐物。整整10年,1989年,电站终于竣工。从那时起,林克之便成了一个不属于任何组织的国际个人志愿者。后来他到过泰 国和中国云南,帮助当地的村民发展经济,他还到昆明师范学院学过一段时间的汉语。

1996年11月的一天,林克之来到了阳朔县兴坪这个小镇,当时,他只是一个旅游者的身份。当他和一个向导借着绳索艰难的爬到老寨山顶时,他被眼前漓江两 岸的景色给惊呆了,他没有想到竟有如此美丽的山水风景,就在那时,他做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决定:留在兴坪,无偿修建老寨山登山路和山顶观景亭。

由于历史的原因,林克之在兴坪并没有得到当地人的认可,人们都称之为“日本鬼子”。1997年1月,在当地政府的同意后,林克之开始修建老寨山登山路和山 顶观景亭。原始的手工作业,先挖出路基,再自己一个人肩挑背扛运送石块和水泥,再把石块一级一级的砌在挖好的路面上。由于没有资金买材料,林克之来到阳 朔,向在此地的日本游客介绍兴坪美丽的风景,被他所说的美景吸引,很多的日本人来到了兴坪,趁此机会,林克之把他修建老寨山登山路的计划告诉了他们,以及 把修建中的山路展示给他们看,于是很多日本游客纷纷解囊相助。更有两个日本女孩子,来了兴坪后自愿留下来帮他一起修路,一留就是半年。林克之修建老寨山登 山路的消息在兴坪传开了,被他的这种精神所感动,很多当地人自发的过来帮助一起修路。经过一年多的辛苦劳作,老寨山的登山路和山顶的观景亭终于修建好了。 1998年2月3日,林克之放上鞭炮,和兴坪镇的群众一起高高兴兴地给观景亭挂牌。林克之特意给这座观景亭取名为“友好亭”,表达了希望中日两国人民永远 友好相处的美好愿望。兴坪镇政府为了感谢林克之对兴坪做的无私贡献,专门给他颁发了荣誉证书,称他为“洋雷锋”。最让林克之感到欣慰的是,当地再也没有人 叫他“日本鬼子”了,都热情的叫他“林先生”。兴坪镇政府和当地居民热诚相待,让林克之心里热呼呼的。建好“友好亭”不久,他又做出一个让人吃惊的决定: 在老寨山山腰上再建一个亭子,供游人爬山时歇脚。1999年8月,老寨山山腰的亭子也建好了。林克之为这个亭子取名为“和平亭”,加上山顶的“友好亭”, 这两个亭子包含了“中日友好和平”之良好寓意。

此后,林克之忙着写信发照片向日本朋友宣传兴坪美丽的山水风光,希望更多的日本人来旅游。日本的《朝日新闻》、《日本经济新闻》等媒体大量的报道了林克之 在兴坪所做的善事,在日本国内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于是,很多的日本游客络绎不绝的来到兴坪这个他们从没听说的地方,一时间,使兴坪小镇一下子变成小有名气 的旅游景点了。林克之的事迹不光在日本广为流传,在中国也赢得了极高的赞誉,《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香港凤凰卫视等众多新闻媒体都相继的报道了林克之 的事迹,包括CCTV-4《走遍中国》栏目组制作的专题节目。知道兴坪的人多了,来兴坪旅游的人也多了,兴坪人都高兴的称林克之是兴坪的“民间旅游形象大 使”。

1987年,42岁的林克之和39岁的记者平林千代子结婚了。虽两地分离,但平林千代子一直都理解和支持林克之的事 业,在日本当起了林克之的联络员。1999年,林克之为了继续推动中日人民友好合作,毅然决定留在兴坪,他希望妻子也能来中国。但千代子却以适应不了异国 生活的缘由一直没有来到中国,面对巨大的分歧,经过反复的考虑,2000年2月,林克之和平林千代子协议离婚了。

林克之想找一位中国女性共同生活的消息在报纸上刊登了,一时间,很多的应征者写来信件,但他们的要求却是:一是林克之要有钱,二是要一起回到日本生活,而 林克之既没有钱,又不会回到日本生活。2002年1月,广西电视台播放了林克之的专题片,片中提到林克之希望在中国找一位伴侣的情况。这个节目被一个钦州 的姑娘看到了,她叫董彬才,那年28岁,经营一家服装店,她被林克之的故事所感动。

董彬才做了一个梦,梦见她和林克之生了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虽说是个梦,但董彬才认定,她和林克之是有缘分的。于是,小董给林克之给了一封信,表 达了她的敬佩和爱慕之意,而林克之也被她的人品和性格所喜欢。随着信件和电话交流的加深,他俩越谈越投机,越来越有感觉。2002年春节,她来到了兴坪。 也成为林克之生活和事业上的得力助手,而林克之则忙着筹建“中日文化交流中心”。(字牌挂在大门横梁处)”

Friday, April 3, 2009

给出去的才是你的

那天陪爸妈看“第三届世界因你而美丽——影响世界华人盛典”颁奖典礼,觉得李连杰的致谢词特别有意思,他说:我的朋友送我一块表,他以为给出去了,戴在我的手上,我每天看的时候就想起他,所以他是给出去的,我每天都想他。北大的校楼,北大人从来都说是谁谁谁给的,所以给出去的是你的,留在你身上的是暂时保管的,您最后走的时候,愿意不愿意,都得留下。”

我们来世上一趟,本是过客,身边一切事物只是虚幻。只有爱,才是永恒……

今天,你付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