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8, 2011

开始期待……

这么好的天气,我的心早已飞去了……

Thursday, October 6, 2011

惊喜处处彭亨游(三)

话说前一天我们回到文冬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我累得要命。

原想说要在七点多起床陪Bong买早餐,结果一睡就睡到九点多,Bong打电话来了我们一屋的女生这才起身。难得今天行程比较轻松,趁大家在整理行李,我就在文冬新村打了一个转,想要把这地方好好看清楚。这里有着说不出的、新村独有的魅力,当中有一些斑驳的全马人共同的回忆、有一些缤纷的城市人逐渐失去的趣味……


告别Bong的侄儿侄女后我们就到情人瀑布去,作为告别文冬之旅。原本Bong只打算让我们去看看拍拍照,然而,到了这壮观的瀑布后,大家对于这天然氧吧有着说不出的依恋,我们什么也没做,就这样子傻傻地静静地坐着耗了一个美好早晨。


我在瀑布边遇上几只燕子,它们一会儿比赛看谁敢下水,一会儿比赛看谁飞得离瀑布最近,一会儿比赛看谁在瀑布飞得最高最远。我在流水旁给它们逗得乐透了,还真不舍得离去呢。

这,是彭亨三日游美好的完结篇呢~

Sunday, October 2, 2011

惊喜处处彭亨游(二)

话说我们半夜一点半起床轮流梳洗,待Yuen和我们汇合后就到文冬巴刹附近吃那载满文冬人情意结的“树屎粉”。(在Janda Baik河边、在泡温泉的时候,我总是听见Bong在嚷着“shu shu fan”,我还以为是"oh shu shu"的"shu shu",暗地里纳闷,这小瓜究竟想带我们去吃什么。原来广东话“树屎”指的是橡胶,小孩子们好玩,都把“树屎”叫成"shu shu",久而久之,有些文冬人都已经不知道原意了,多得Yuen讲解,我们才知道这档口以往是为了半夜摸黑醒来劳作的胶工而营业的,现今橡胶业逐渐没落,这里反而成了文冬夜猫子的hot spot之一。)

我们到那儿时也不过半夜两点多,“树屎粉”最火爆的佐料如辣椒鲜蚶等早已卖完,生意之好可想而知。其实,说穿了这档口和普通中马经济面食档也没有什么太大差别,但那段我们回不去的从前使之多了一种情感的味道。
我要了几种釀料和咖喱山猪肉,淋上咖喱汁,味道还真的不错。只是,半夜两点多呢!胃都还没有睡醒,大家都好像吃不下似的。真佩服文冬人。哈哈!
吃了树屎粉我们就一路往林明奔去。一路上黑漆漆的,没什么好看,再加上就笔直一条高速公路,还真的挺无聊的。还好有一班人轮流和我谈谈笑笑,感觉上从文冬到关丹还不算太远。出了关丹收费站往右拐进普通公路,立刻得打紧十二分精神,一路上的牛群非常多,总是大刺刺地成群站在路中间,相当危险的。

我们凌晨五点半左右到林明,见到小镇上无数的旅行巴士和汽车还真是吓了一跳。到了林明山脚往上看,只见一条巨龙在晃动,细看,原来是无数的登上客在舞动着手上的手电筒,还真是壮观。现在登山已经非常方便了,有水泥梯级直登山顶,或许是因为long weekend,登山的人出奇的多,水泥梯级基本上是交通瘫痪的,我们也乐得有借口停停走走好好喘气休息。即使如此,到山上也只不过三十分钟左右,难怪这么多人愿意千里迢迢来这儿看日出观云海。
不是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吗?林明山正是最佳示范。她的地理位置奇佳,只不过海拔700尺,我们在登山梯级的半途已经可以看见云海了,而且常年都是看云海的好时机哦!

林明破晓



我们在山上贪婪地“吸收天地精华”迟迟不愿离去,结果等我们终于到了山脚,要到巴杀吃早餐时,阿凤面档前那人龙已经长得不得了,到我们点食物时什么釀料都卖完了,只剩那名闻遐迩的山水豆腐。还好还剩下豆腐呢,否则我都回不了家了(还没走到巴杀时我放话:吃不到豆腐我誓不回家!)。我在排队时当地人听见我一只嚷着要吃烧肉,忙指点我到巴杀另一端买那档也上过阿贤人情味的炭烧猪肉,我们这才不至于落得只有豆腐配面的下场。

山水豆腐

吃完那嫩滑山水豆腐后,我们很满足地走回大街取车。而由于我的车子就正正停在林明茶馆的门口,大家看见古情调的大碗茶、抵不住番薯香味的诱惑,也顾不得肚子有多饱就进去品茶吃番薯去了。老板随和亲切,虽然我们一行八人只点了一条番薯和两碗茶,他一点也不在意,还很热情地给我们介绍林明的历史,给我们看照片,又教我们品茶,真的是上了一课。言语中可以发觉他对林明这小镇的深厚感情,对于林明的山明水秀他可是非常自豪的。我们在茶馆内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过了非常悠闲的一段时光。

吹水完毕,我们反正彩虹瀑布已经去不了了(老板说只有早上有彩虹看,而且路途相当艰巨,必须凌晨就起程的),就决定走一走吊桥后就到关丹去(林明离关丹只有约50公里的路程,不去白不去)。这一走,我们又无意中走到了那著名的林明面的制造厂,也到林明博物馆上了一堂课。感觉非常良好哦!要是时间允许,或想享受一小段简单的平静时光,我想,三天两夜林明游应该是很棒的玩法。

我们原本打算到关丹走走看看,买咸鱼和keropok lekor后就要回文冬玩war game。谁知道我们一到Teluk Cempedak后,大家立刻被蓝天下的南中国海和细白沙滩迷住了,一呆就呆到傍晚六点多,除了Teluk Cempedak外哪儿都没去。

从麦记望去的风景
Telok Cempedak的麦记是我记忆里马来西亚本土上最漂亮的麦记。餐厅就建在洁白沙滩旁,有一个小小的冷气房间纳下七八张桌子,其余的座位全在室外。餐厅范围里种了许多的树,树荫下有许多小亭子,坐在里头吹海风吃薯条喝可乐,好不写意,哪里都不想去了。我无法抗拒洁白沙滩的诱惑,买了一张草席到树荫下睡午觉去了。睡醒后心情异常平静,我就自顾自的在海风吹拂下重读庄子的《逍遥游》。后来,小瓜们放风筝打排球我都没参与了,我再似懂非懂地读《宗镜录》。

我格外珍惜在热闹喧哗跃动环境里难得的内心平静笃定自在。或许我真的神游了,没有了生物的气味和体温,连我睡在蚂蚁窝上几个小时都没有被攻击呢!:)


小瓜们重温了童年旧梦,乐得什么似的;我觅着了另一个通往平静的途径,也乐得什么似的。这一天,大家都满载而归。

Saturday, October 1, 2011

惊喜处处彭亨游(一)


Our Driving Route for 3D2N

说起来,这彭亨之旅应该是我这一生人当中最多波折方能成行的一次旅行。
话说四五年前,当Bong还是小弟弟的时候,我以“林明山离文冬很近而已”为理由,威逼利诱要他组团带我们到林明山看云海。小弟弟没有纠正我,一口答应,却一直为了种种理由未能成行。后来小弟弟离开了、长大了、再‘回家’了,林明山的云海对我们而言仍然是遥不可及的传说……后来的后来,我们的林明山+Janda Baik终于有一点眉目的时候,我们又一连三地碰上“飞机王”,使至人数反复变化,引致我们游玩活动的不定性。在我们近乎绝望的时候,大家决定咬紧牙根不顾一切照样启程,而造就了这次没有预定行程的惊喜处处彭亨游。

黑风洞

我们于9月16日凌晨五点在Audo City麦记集合,然后到怡保明阁吃点心,过后到黑风洞扮游客,再上Bukit Genting 126餐厅吃午餐。直到我们的重头戏:water tubing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负责人在岸上和我们说了几句就叫我们下水了,我们还以为下水后有更详细的指示,谁知道大家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就往下流漂去了。或许是这样吧,我们一班相识的、互不相识的,都在那一刻有了互相扶持、互相照应的默契。Water tubing比我想象中的安全多了,我们虽然有时候也遇上一小段激流,有时候得扛着tube翻过狂风后倒塌横跨河流的大树干、有时候失控大家撞在一起、有时候不小心卡在石堆中、有时候没注意被树枝打伤、还有人不小心把相机给摔在河床(后来,让有信念的、有毅力的同伴给找回来了!),然而,更多时候,我们是悠闲地躺在tube上听鸟语,看阳光穿过树丫斑驳地照在河面上。河边有许多露营的过客,偶尔碰上一两个在河中戏水,我们总是相视而笑,有一种既互相羡慕也相互深知自己叫人羡慕的共鸣……当我们终于漂完全程,大家都不舍得离去,要么继续泡在清凉河水中、要么坐在石滩上谈天说地。其实,进入了大自然的怀抱,哪有这么轻易说别离的……


衣物稍微风干后,Bong又带我们到下一站:Kolam Air Panas Bentong。那个人工加建的洋灰池看起来脏兮兮的,池里还漂浮着许多“浮游生物”,只是,Voon没三两下子脱了衣服就往下跳,他那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既起了“既来之则安之”的安抚作用,也起了“别错失了而遗憾终生”的诱惑。于是,我们都在他和Bong的怂恿下陆陆续续往下跳(我们当中几个对于自己这一生当中竟然也能鼓起勇气跳进这看起来不怎么干净的池里觉得不可思议,对于自己的勇气也有点儿窃窃自喜。)毕竟还是泡温泉,大家都享受全身血液舒畅的舒服的感觉。再说,一大班朋友在一块儿玩,什么地方都是有趣的,我们很快就忘了原本不愿意往下跳的原因,要不是下雨,我们可能会在里头浸到熟呢!






我们回Bong的家轮流冲凉,椅子还没有坐热,Bong又请我们到外头吃大餐了。文冬人的热情真让人无法招架,点了一桌的菜,差点儿胀爆我们的肚子。

因为那一天起得早、因为那一天玩得累、因为隔天要半夜一点半起床,那晚,大家还没有把文冬看个清楚就早早上床睡觉了。

……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