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31, 2010

Inception - 观后也谈梦

我当然不会在这儿告诉你任何一个和Inception有关的事儿。有一些电影,是需要自己用心去体会的。旁人怎么说和你怎么诠释应该没有任何关联……

我想说的是,Chirs Nolan对生命的疑惑,我懂。

{小时候我古灵精怪的想法很多。印象很深刻的一次是我还未读书的时候曾经在车上和爸爸吵架,好像是起源于我们谈起Superman吧,然后说起地球以外的生物。我坚持地球以外还有生物(那时候词汇有限,我不懂得用“文明”这个字眼,否则也就不必争论着生物,而可以讨论着思想了)。我爸说除了地球以外别的星球都没有氧气和水,所以只有地球有生物。我说可能氧气是他们的毒气呢?可能他们碰到水就死呢?老爸以大人权威口吻说科学家说没有就是没有,我说科学家都是笨蛋,然后冷战了几小时。我一直觉得身边大人都不明白我。
从小我就是天天捧着书籍的大闷蛋。我总是想要从那些书籍中证明些什么,那些我有的没的模糊概念。书虽然看得很多,但读的时候也不强求一定要记下,甚至也不强求把它弄个明白,反正就是囫囵吞枣的。却这样子误打误撞的,把好多思想都植入潜意识里去了。很多年以后,我时常在某些电光石火时刻记起某一本书、某一句话、某一段文……然后靠着记忆中书本的重量、纸质的粗滑、书皮的颜色,甚至是握在手中的感觉而把那本书自我的书橱里找出来重温(如果还在我的书橱里的话),有时候会开窍,有时候仍然不懂。因为这样子,我无法接受电子书,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凭什么方法在一堆没有灵魂的softcopies里找出我脑海里突然间闪过的一句话……}

对不起,扯得很远了。让我们继续说梦。(哦,其实还没有开始)我是那种睡得很沉的人,睡醒也很少记得做过的梦。我记得的梦寥寥可数。

我印象中年代最久远的,我所记得的梦,应该是两三岁左右爷爷举家刚搬去垄尾山下不久的时候吧?我睡在那白色的婴儿床上,突然间有很多扭曲的脸孔,像脱线的氢气球一样地向我飞来,还发出狰狞的笑声。我哭个不停,任妈怎么哄也不见效。睡在隔壁的爷爷和奶奶都被吵醒,奶奶对爷爷说带到观音面前哄吧。一踏入客厅,什么笑声都突然停了。万籁俱寂的。我俯在爷爷身上抽泣。客厅里难得开着那五朵花的吊灯。红蓝绿黄橙各一盏。我老早把这个梦忘得干干净净了,直到我十岁左右某一个假期晚上在爷爷家度假时爷爷又兴起把大灯都关上,开了那五朵花的吊灯。我突然记起小时候那一个梦,很清晰的看见那些向我飞扑的笑脸,我突然间记起那一个夜晚,甚至还可以感觉到那一晚微凉的清风。有时候,我还真怀疑,那究竟是不是梦……

梦醒如一?
另外一次印象最深刻的,是约莫七八岁的时候吧。在梦里觉得有点儿尿急,不知怎的就突然之间走到了家里厕所外面,急忙开门进入。才蹲下,突然觉得怎么湿湿的,惊醒,才知道自己尿床了。急忙到厕所解决还没解决的事儿,走到后边,一开门,奇怪,怎么梦里开门时也就是这个感觉。以我这贪睡的死性,当然是方便后回房倒头就睡。可是,接下来的那几天,每每我进厕所才一蹲下,在我‘办事’之前,我免不了要想一想这究竟是梦还是真实的。那段自我混淆的日子过了不久,某一天,我蹲在厕所里‘办大事’时,突然间又有另一个想法:我会不会其实是个植物人?这一切只是我的梦?我小便时可能在‘现实’里尿床、大便时在‘现实’里弄脏了床、冲凉时是有人在‘现实’里给我抹身……而那天那个梦里尿床的梦是我潜意识(那时候还小,当然不会用潜意识这个词,不过当时是这么想啦,只是没有办法以字眼形容)跑出来告诉我事情的真相。(现在回想起来,我没有在小学时就疯掉也是一个奇迹)。就在我快要走火入魔的时候,我读了庄周梦蝶,就释然了。这蝶,梦得真妙!(过了好几年,还是读着小学的时候,有一天,我突然又想,究竟是冥冥中‘有人’救我,安排我读了庄子而免去了走火入魔的危机;还是‘有人’见我‘离事实不远了’连忙安排我读庄子好让我不再继续追究?也是那时候开始,我读了很多卫斯里,哈哈!)

那些我寻不到答案的问题,应该也困惑着世间所有的人。Nolan和Wachowski兄弟以他们卓越的说故事能力,有幸有款地在Inception和Matrix里问起这个千古哲学题,我们即使在里头找不到答案,也能找到高水准的娱乐吧?

Sunday, July 25, 2010

小巧可爱的Amelie Cafe

Amelie Cafe在槟城小有名气,我早就想找机会去看看了,昨天终于抽空去尝尝Amelie的brunch。

Amelie的店面不怎么起眼,默默地立在谢氏公司旁。一不留神,肯定会错过这个几乎看不见入口的小店。

这战前建筑改装的小店真的非常小巧玲珑,整家咖啡屋只有四张桌子,可见店主两公婆比较注重shiok sendiri而不太着重于赚钱吧?哈哈!

Amelie Cafe以环保为主题,店里的装饰、摆设、储藏用品、甚至是桌椅、杯子等都是废物利用的。因为是废物利用,顺便也带出了浓浓的怀旧风。我特别喜爱店里大大小小的玻璃瓶,让我想念起以前爷爷在生时他屋里琳琅满目无所不在的玻璃瓶子,种花的、养鱼的、储藏食物的……



在Amelie Cafe,单单看那手绘menu是无法一尝Amelie的精华的。店主把当天最新鲜的材料制出的special menu都写在黑板上。我们当天吃的pasta就绝对不能在menu上找到。我们把menu盖上,兴致勃勃的研究黑板上的食物。店主非常细心,很有耐心地一个个了解我们的口味,然后一一介绍。爱吃菜的朋友点了sweet basil pasta,嗜肉的我要了meatball pasta(meatball和pasta都是自制的哦!)

饮料也非常有创意。(当然,我们又是只看黑板行事)有香蕉酸柑汁、cinnamon mango lassi、龙眼柠檬冰沙……

你想想,有这么一个好地方,食物好吃、饮料沁心、情调一流,我怎么可以不推荐给大家呢?(这种咖啡小屋,正是我去背包旅行时最爱留连的地方)

地址:6, Armenian Street, Georgetown, Penang
早上十点至下午七点为营业时间。星期一休息。

怎么去?
1. 从Beach Street的方向。转入Armenian Street后不久Amelie Cafe就在你右手边。
2. 从椰壳街观音亭往Kapitan Keling Mosque的方向。建议你在过了Kapitan Keling Mosque就可以在Jalan Masjid Kepitan Keling找泊车位,然后才步行去。在Jalan Masjid Kepitan Keling和Lebuh Armenian的十字路口转左(你会在这十字路口看见叶氏宗祠),过了叶氏宗祠就是了。

Friday, July 23, 2010

寻梦的勇气

昨天我们和一位离职了的朋友叙旧,这才发觉他离开我们后并没有到那家高薪挖角的公司报到。他放弃了工程师安安稳稳的入息,改行做全职摄影师去了。

我崇拜他骤然改行的勇气,欣赏他追寻梦想的决心,于是到这儿来给他打广告、加油打气来了!

我的朋友Ah Swee的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home.php?#!/profile.php?id=729986938

我的朋友Ah Swee的摄影部落格:http://sns-photo.blogspot.com/

我不是要唱衰(二)


从台湾回来后有时还真的会想念阿宗面线。所以,最近比以前更注意台湾食物。
那天在槟岛一家大型购物广场看见一家装潢很不错的台湾餐厅,于是决定尝尝。我还非常有挑战精神地点了大肠面线(你知道啦,做不好真的很难吃的)。大肠面线真的很难吃!我的朋友们点的套餐也好不到哪里去。

餐厅嘛,还真的是不可貌相的!



Tuesday, July 20, 2010

我不是要唱衰(一)

我其实想去这家店好久了。自从在网路上看见别人的部落格介绍这家乔治市某家老店改装的新餐厅后,我一直对它念念不忘。差不多每个星期三我过槟岛都会想办法找机会去尝尝。直到上个星期三,我终于和另外三位朋友上门报道。一位点了烧腊饭,两位吃斋菜套餐,我要了一碗鱼头米粉。烧腊饭先送上,看起来像隔夜饭,冷冷的感觉;斋菜送上来时热腾腾了,但色香味俱不全。等了老半天,我的那碗米粉才终于端上来。吃了第一口后,真的,淡然无味,只吃到味精没嗅到鱼象。失望咯~

阿Bong说你就别上你的部落唱衰人家啦~ 我没有啦。老实说,如果我是游客,我不介意进去品茶,毕竟餐厅装潢非常典雅,更重要的是在一众路边小食档当中它显得卫生又干净。只是ho~,一来我是槟城人,这种假小食骗不到我。二来又贵又不好吃,我总有义务忠告天下吧?

于是,我想好了,以后要是让我碰上又贵又不好吃的,我就省略名字,在“我不是要唱衰”里头写写感想。注意哦,只是写写感想哦!绝对不唱衰哦!

Sunday, July 18, 2010

笃定

我知道,自己终会有一处看海听涛之所

从小到大,我的快乐从来不必外求。所以,从小我就知道,自己一生必定会幸福快乐……而这种笃定,在遇上风清扬学了他的独孤九剑后,也就伸延至“我必定会富足得足以为身边认识及不认识的人付出”。我知道我的“为你而设旅行社”已经不远了,我知道我的孤儿院必定会成为事实,我知道我那以我爸命名的奖学金必定可以为莘莘学子延续梦想……

打从一开始循规蹈矩地跟着简简单单的"income - saving = expenses"定律,到不知不觉成了汇丰银行define的有钱人(以流动资产值计算),一切只缘于我跟对人,做对事; 相信,听话,照着做。

这世上教人成功的书籍、讲座等比比皆是,问题是你是否允许自己去理解、相信、照着做?你还记不记得自己童年的梦想?是不是在筑梦的道路上老早就放弃或退而求其次了?

和风清扬一样,我也想成为LIFE ENRICHER。现在,我们既然在现有的、公开的古老成功秘诀里找到了新的旅程,总该轮到我也开始扮演相同的角色了吧?

Saturday, July 17, 2010

Pedicure初体验

所有认识我的人都知道,但凡我没尝试过的事情,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我脑海最深处必定潜伏着“我一定要找机会尝尝”的坚持。自我在Krabi错失了尝试pedicure的机会后,这几个月来我一直找着机会……今天,碰上美美愿意陪我癫,我们很即兴地就到Gurney Plaza附近的美容院付出我们的第一次。

我很享受这样子宠爱自己的感觉,脚板儿在泡了热水、去死皮、按摩,嫩嫩柔柔的,舒服极了。当然,既然上指甲油和两只拇指的nail art是免费的,我虽然不特别喜欢,却也不介意玩玩。我很传统,只敢要了似有若无的珍珠白。美美比较IN,上了黑色,yeah得很!

说起来还真佩服她们的巧手,指甲只有那么小小一片(我坚持要把脚指甲剪短),却也能画上这么小巧可爱的秀气图案。


原来pedicure是个古老玩意儿了。法老们也好这调调。说起来我们人类文化也只不过是一直在recycle着流行,所谓潮流,还不是古老的智慧?

Thursday, July 8, 2010

火炭炉

小时候住在怡保,妈妈受了左邻右舍的广东饮食文化影响,开始爱上了煲汤。

那时候,我们在后巷水沟上架了一个石板,火炭炉就摆在石板上。每天早上从巴刹回家后,妈妈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拿火种火炭起火煲汤。贪玩的时候,我和薇都曾经拿着扇子坐在后巷马马虎虎乱扇一通。

去怡保之前,我们是典型的福建人。喝的都是煮汤,如薄荷汤、蛋花汤、紫菜汤等。也不是餐餐有汤喝的。去了怡保之后,我们餐餐每人一大碗,我最爱的,都是老火煲的汤了。

搬回大山脚后,受不了后巷臭气熏天,却又怕火炭把墙给熏黑,我们就再也没有用火炭煲汤了。

有时候,纯粹就是想念那种缓慢步伐烹调出来的美味……

Tuesday, July 6, 2010

南迁

对于祖先南来的故事,我一直有着挥不去的、想知道的欲望。
你说,那种乘风破浪南迁的苦旅,靠的,是一种怎么样的笃定信念呵。

Monday, July 5, 2010

大铳巷的故事

爸爸年轻时在槟城一位梁姓富翁的公司里上班。老板是中国移民,有着上一代人刻苦耐劳的精神,却也有着许氏三兄弟电影里头许冠文那般的吝啬刻薄。小时候,夜里和爸爸闲聊,爸爸总会说起许多这位梁老板的故事。在我小小心灵中,不知怎的,他总是一位喜剧性的人物。
梁老板有一回叫我爸到“大铳巷”去送货,我爸对他说不知道大铳巷在哪儿,他说:“si gin na, lin chong gong duo do lok bun ng zai a?(死仔,你祖宗住在那里都不知道啊?)”从此我爸就记下了Khoo Kongsi的地址,我亦然……

Saturday, July 3, 2010

Toy Story 3

When a group of people make a milestone animation movie like Toy Story, they are great!
When they managed to continue the fun and magic as in Toy Story 2, they are beyond great!
Now they make it even more deep and sweet, bring even more laughter and tears, they are to be worshipped!

Long live Pixar!!


This is a movie that almost impossible not to like. It violates my value if I start to tell you all the adventures, funny moments, heart soar scenes or the enchanting finale. So basically it is impossible for me to tell you how great this movie is. But, trust me, this is the best of the year so far!


oh, by the way, I really have to say this: I never know that Ken can be this lovab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