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 2011

惊喜处处彭亨游(一)


Our Driving Route for 3D2N

说起来,这彭亨之旅应该是我这一生人当中最多波折方能成行的一次旅行。
话说四五年前,当Bong还是小弟弟的时候,我以“林明山离文冬很近而已”为理由,威逼利诱要他组团带我们到林明山看云海。小弟弟没有纠正我,一口答应,却一直为了种种理由未能成行。后来小弟弟离开了、长大了、再‘回家’了,林明山的云海对我们而言仍然是遥不可及的传说……后来的后来,我们的林明山+Janda Baik终于有一点眉目的时候,我们又一连三地碰上“飞机王”,使至人数反复变化,引致我们游玩活动的不定性。在我们近乎绝望的时候,大家决定咬紧牙根不顾一切照样启程,而造就了这次没有预定行程的惊喜处处彭亨游。

黑风洞

我们于9月16日凌晨五点在Audo City麦记集合,然后到怡保明阁吃点心,过后到黑风洞扮游客,再上Bukit Genting 126餐厅吃午餐。直到我们的重头戏:water tubing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负责人在岸上和我们说了几句就叫我们下水了,我们还以为下水后有更详细的指示,谁知道大家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就往下流漂去了。或许是这样吧,我们一班相识的、互不相识的,都在那一刻有了互相扶持、互相照应的默契。Water tubing比我想象中的安全多了,我们虽然有时候也遇上一小段激流,有时候得扛着tube翻过狂风后倒塌横跨河流的大树干、有时候失控大家撞在一起、有时候不小心卡在石堆中、有时候没注意被树枝打伤、还有人不小心把相机给摔在河床(后来,让有信念的、有毅力的同伴给找回来了!),然而,更多时候,我们是悠闲地躺在tube上听鸟语,看阳光穿过树丫斑驳地照在河面上。河边有许多露营的过客,偶尔碰上一两个在河中戏水,我们总是相视而笑,有一种既互相羡慕也相互深知自己叫人羡慕的共鸣……当我们终于漂完全程,大家都不舍得离去,要么继续泡在清凉河水中、要么坐在石滩上谈天说地。其实,进入了大自然的怀抱,哪有这么轻易说别离的……


衣物稍微风干后,Bong又带我们到下一站:Kolam Air Panas Bentong。那个人工加建的洋灰池看起来脏兮兮的,池里还漂浮着许多“浮游生物”,只是,Voon没三两下子脱了衣服就往下跳,他那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既起了“既来之则安之”的安抚作用,也起了“别错失了而遗憾终生”的诱惑。于是,我们都在他和Bong的怂恿下陆陆续续往下跳(我们当中几个对于自己这一生当中竟然也能鼓起勇气跳进这看起来不怎么干净的池里觉得不可思议,对于自己的勇气也有点儿窃窃自喜。)毕竟还是泡温泉,大家都享受全身血液舒畅的舒服的感觉。再说,一大班朋友在一块儿玩,什么地方都是有趣的,我们很快就忘了原本不愿意往下跳的原因,要不是下雨,我们可能会在里头浸到熟呢!






我们回Bong的家轮流冲凉,椅子还没有坐热,Bong又请我们到外头吃大餐了。文冬人的热情真让人无法招架,点了一桌的菜,差点儿胀爆我们的肚子。

因为那一天起得早、因为那一天玩得累、因为隔天要半夜一点半起床,那晚,大家还没有把文冬看个清楚就早早上床睡觉了。

……
……

待续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