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2, 2011

惊喜处处彭亨游(二)

话说我们半夜一点半起床轮流梳洗,待Yuen和我们汇合后就到文冬巴刹附近吃那载满文冬人情意结的“树屎粉”。(在Janda Baik河边、在泡温泉的时候,我总是听见Bong在嚷着“shu shu fan”,我还以为是"oh shu shu"的"shu shu",暗地里纳闷,这小瓜究竟想带我们去吃什么。原来广东话“树屎”指的是橡胶,小孩子们好玩,都把“树屎”叫成"shu shu",久而久之,有些文冬人都已经不知道原意了,多得Yuen讲解,我们才知道这档口以往是为了半夜摸黑醒来劳作的胶工而营业的,现今橡胶业逐渐没落,这里反而成了文冬夜猫子的hot spot之一。)

我们到那儿时也不过半夜两点多,“树屎粉”最火爆的佐料如辣椒鲜蚶等早已卖完,生意之好可想而知。其实,说穿了这档口和普通中马经济面食档也没有什么太大差别,但那段我们回不去的从前使之多了一种情感的味道。
我要了几种釀料和咖喱山猪肉,淋上咖喱汁,味道还真的不错。只是,半夜两点多呢!胃都还没有睡醒,大家都好像吃不下似的。真佩服文冬人。哈哈!
吃了树屎粉我们就一路往林明奔去。一路上黑漆漆的,没什么好看,再加上就笔直一条高速公路,还真的挺无聊的。还好有一班人轮流和我谈谈笑笑,感觉上从文冬到关丹还不算太远。出了关丹收费站往右拐进普通公路,立刻得打紧十二分精神,一路上的牛群非常多,总是大刺刺地成群站在路中间,相当危险的。

我们凌晨五点半左右到林明,见到小镇上无数的旅行巴士和汽车还真是吓了一跳。到了林明山脚往上看,只见一条巨龙在晃动,细看,原来是无数的登上客在舞动着手上的手电筒,还真是壮观。现在登山已经非常方便了,有水泥梯级直登山顶,或许是因为long weekend,登山的人出奇的多,水泥梯级基本上是交通瘫痪的,我们也乐得有借口停停走走好好喘气休息。即使如此,到山上也只不过三十分钟左右,难怪这么多人愿意千里迢迢来这儿看日出观云海。
不是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吗?林明山正是最佳示范。她的地理位置奇佳,只不过海拔700尺,我们在登山梯级的半途已经可以看见云海了,而且常年都是看云海的好时机哦!

林明破晓



我们在山上贪婪地“吸收天地精华”迟迟不愿离去,结果等我们终于到了山脚,要到巴杀吃早餐时,阿凤面档前那人龙已经长得不得了,到我们点食物时什么釀料都卖完了,只剩那名闻遐迩的山水豆腐。还好还剩下豆腐呢,否则我都回不了家了(还没走到巴杀时我放话:吃不到豆腐我誓不回家!)。我在排队时当地人听见我一只嚷着要吃烧肉,忙指点我到巴杀另一端买那档也上过阿贤人情味的炭烧猪肉,我们这才不至于落得只有豆腐配面的下场。

山水豆腐

吃完那嫩滑山水豆腐后,我们很满足地走回大街取车。而由于我的车子就正正停在林明茶馆的门口,大家看见古情调的大碗茶、抵不住番薯香味的诱惑,也顾不得肚子有多饱就进去品茶吃番薯去了。老板随和亲切,虽然我们一行八人只点了一条番薯和两碗茶,他一点也不在意,还很热情地给我们介绍林明的历史,给我们看照片,又教我们品茶,真的是上了一课。言语中可以发觉他对林明这小镇的深厚感情,对于林明的山明水秀他可是非常自豪的。我们在茶馆内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过了非常悠闲的一段时光。

吹水完毕,我们反正彩虹瀑布已经去不了了(老板说只有早上有彩虹看,而且路途相当艰巨,必须凌晨就起程的),就决定走一走吊桥后就到关丹去(林明离关丹只有约50公里的路程,不去白不去)。这一走,我们又无意中走到了那著名的林明面的制造厂,也到林明博物馆上了一堂课。感觉非常良好哦!要是时间允许,或想享受一小段简单的平静时光,我想,三天两夜林明游应该是很棒的玩法。

我们原本打算到关丹走走看看,买咸鱼和keropok lekor后就要回文冬玩war game。谁知道我们一到Teluk Cempedak后,大家立刻被蓝天下的南中国海和细白沙滩迷住了,一呆就呆到傍晚六点多,除了Teluk Cempedak外哪儿都没去。

从麦记望去的风景
Telok Cempedak的麦记是我记忆里马来西亚本土上最漂亮的麦记。餐厅就建在洁白沙滩旁,有一个小小的冷气房间纳下七八张桌子,其余的座位全在室外。餐厅范围里种了许多的树,树荫下有许多小亭子,坐在里头吹海风吃薯条喝可乐,好不写意,哪里都不想去了。我无法抗拒洁白沙滩的诱惑,买了一张草席到树荫下睡午觉去了。睡醒后心情异常平静,我就自顾自的在海风吹拂下重读庄子的《逍遥游》。后来,小瓜们放风筝打排球我都没参与了,我再似懂非懂地读《宗镜录》。

我格外珍惜在热闹喧哗跃动环境里难得的内心平静笃定自在。或许我真的神游了,没有了生物的气味和体温,连我睡在蚂蚁窝上几个小时都没有被攻击呢!:)


小瓜们重温了童年旧梦,乐得什么似的;我觅着了另一个通往平静的途径,也乐得什么似的。这一天,大家都满载而归。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