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31, 2014

面对恐惧

我还以为自己真的勇者无惧,这一次倒是真正面对恐惧了。

话说放工后我们一行人到吉打州西岭吃晚餐。晚饭后我决定不原路返回,而是随朋友走山路上高速公路。

由于我知道我们一行人路线不同,于是我在看见第一个高速公路的牌子后便决定离队直往。小妹妹打电话来问我怎么这么快离队,应该继续尾随她们前进。我见两旁完全没有转向的空间,开了Waze又说我在正确的道路上,于是我决定继续前进。

那是雨后的夜晚,没有路灯,马路两旁是一望无际的黑暗,偶尔风吹过,浓浓的雾便柔柔地把前路给覆盖了。我想起其中一位小妹妹曾经说过那么“一条大白天我也不敢走的公路”,这样的荒山野岭,想来必然对了,硬着头皮勇往直前。我翻山越岭地在森林里孤独地穿梭,在能见度不到50米的山路上开始自我怀疑,直到Waze叫我转左……

我的车子转入一条从油棕园穿过的小路。由于是黑漆漆的夜晚,车子开高灯能见度也低于50米,我只看见路上积水的坑坑洞洞。我停顿了很久。我开始想象车轮跌进泥坑进退两难的窘境、想象突然有强盗出现、想象我横尸荒山野岭、想象亲朋戚友的哀伤、想着那些未完成的事……两膝开始酸软……

过了几分钟吧,我恢复理智,掉头走回头路吧!恐惧的基础是无明,回头路是“已知”,心里必定比较踏实。

在回头路上为了自我安慰,我开始想着自己的人寿保险可以如何让父母安享晚年、想着弟妹应该可以坚强面对、想着一切存在着的事物的不生不灭、不增不减……

恐惧的基础是无明,面对了,就释然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