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0, 2011

那条蜿蜒的美景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九日,我们从西班牙Zaragoza驾车到法国Gedre。这跨国路程是我一生中最惊险最吃力却又最满足的驾驶经历。

阿薇拍下西班牙公路旁无尽的荒凉

Jaca的空巷

话说我们离开Zaragoza约莫一小时半后,终于在午睡时间抵达Jaca。我们冒着毛毛雨,在空城里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还有人气的餐馆。我们吹着暖气、轮流上厕所、对着菜单搞了老半天,却因为我们不懂西班牙文而被人视为异类,谁也不愿意靠近我们让我们点菜。由于时间有限,我们没法子和这些西班牙人这样子耗下去,只好空着肚子离开Jaca,在车上吃饼充饥,继续上路。






走了不久,我们开始渐渐进入蜿蜒山路,一路上甚少看见其他车辆,有一种万里任我行的豪迈;从万里晴空走到乌云密布再到细雨绵绵,却也暗藏着着呼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危机。我们经历了数不尽的hair-pin curves,见识了雪山上雾起时可见度低于一米的恐怖状况,我虽面不改色,却暗地里偷偷担忧着。(上一回独自从San Jose驾到L.A.,从早上八点驾到半夜十二点,在黑漆漆无人的Highway #1上丝毫不怕。无他,功课做足,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距离目的地还有多远,因一切在掌握中而笃定;这一回,一来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二来不知道距离目的地还有多久的路程、三来语言不通、四来山路弯曲湿滑多雾、五来那GPS时灵时不灵的、六来还有两个社会栋梁坐在我的车上,还真叫人担忧的)


美美在车上拍下了这一山秋色

当然,误打误撞走上了这条小路的最大收获,就是一路上漂亮的美景。小路在广袤无垠中无限展延,我们跨越一座又一座满山五彩秋色、穿过一个又一个平静漂亮法国小镇。要不是心里暗暗盆算着天黑之前到达目的地的几率,以我平时的习性,我早就为了拍照而停车上百次了。

在我们克服了种种困难,当我们终于在细雨中安全到达Gedre,那种欢欣非笔墨所能形容;当我们逆着冷风冒着秋雨把行李杠进温暖的Hôtel La Brèche De Roland,当我们终于可以躲进舒服的被窝,那种舒适恬静真的烙入心坊。


请你也读:
我在欧洲的首个足迹:北西班牙+南法国+安道尔
我和巴塞罗那之间的渊源
Montjuïc Castle
Sagrada Familia的梦幻
Parc Güell的童话
五光十色La Rambla
也来自得其乐
Cathedral de la Santa Crue i Santa Eulalia的永恒
Montserrat的庄严
巴塞罗那之饮饮食食
爱上古城Zaragoza
Catedral-Basílica de Nuestra Señora del Pilar的绝代风华
那条蜿蜒的美景
被雪山环绕
堕入另一个世界
又被运河骗了……
无人气的美丽小镇
与世无争-Andorra
Citroen Berlingo 车评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