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 2015

我的中国历史长征之旅

整理电邮箱时,发觉我错过了朋友的电邮。她问我几时去了华山,我没答。于是,我到面书找张旧照片,想要让她看看这美丽的地方。我一张一张地翻看着(虽然在那个analogue和digital相机交接的年代,我们的相片都不多,数码相片的品质也不好,但是,毕竟还是把一些感动给保留了下来)然后,无可药救的,想念着那一片熟悉又陌生的大陆……


我的中国历史长征之旅路线

路线:西安--临汾--灵石--平遥--太原--大同--北京--承德--北京

景点:
西安:西安古城、秦皇陵、秦兵马俑、华山、碑林、大雁塔、书院门步行街、陕西博物馆
临汾:黄河壶口
灵石:王家大院
平遥:平遥古城、双林寺
太原:晋祠
大同:悬空寺、恒山、应县木塔、云冈石窟、九龙壁
承德:避暑山庄
北京:长城、十三陵、天坛、故宫、颐和园、周口店北京人遗址、法海寺、胡同、后海、天安门广场、王府井、老舍茶馆、北京大学


受华文教育的,难免有一些抹不去的情意结(现在的华校生还是这样吗?)。那些陪我们长大的神话、历史、小说、音乐等,无不和那片大地息息相关。当年为了一句“十年中国看深圳,百年中国看上海,千年中国看北京,三千年中国看陕西,五千年中国看山西”,我给自己安排了个“中国历史长征之旅”,走了陕西、山西、北京,横跨中国五千年。


十年前把感动都写在Friendster的部落格里,如今文字不在了,激动却仍然长存心底……


西安
我当时的数码相片
赢政的功过在人类历史上一直是富争议性的。焚书坑儒究竟是被写历史书的人夸大还是真有其事已经无从考察,但他跨时代的思想和远见却一直让我敬佩;

金庸小说,我始于《射雕英雄传》,华山论剑在小小心灵种下了对大气的无限向往。金庸小说,我最爱《笑傲江湖》,而华山,正住着风清扬;

还有西游记呢!在我们那没有什么娱乐的年代,谁不曾躲进西游记的天马行空世界?

震撼世界的兵马俑在西安,险峻苍莽的华山在西安,玄奘从印度带回来的数百部梵本佛经也在西安。所以,人生第一次背起行囊的自助游,第一站,选了西安。

西安的文化底蕴,要真正去了才能体会。那不仅仅是站在兵马俑一号坑前的震撼,那不仅仅是碑林博物馆的荟萃,那不仅仅是西安古城墙的真实,那不仅仅是华山的壁立千仞……西安之美,是要真正去了才能体会的。

我也是去了才知道,除了那些我血液中挥不去的烙印,西安因丝绸的文化交流而自成一派的美食文化也实在让我魂牵梦萦。
我的华山西峰老照片(菲林)


临汾
我的黄河壶口老照片(菲林)
当时临汾是煤炭开矿重地,是世界上其中一个空气质量污染最严重的一个城市,到临汾,完完全全就只为了那汹涌澎湃的黄河壶口!

从临汾租了一辆车,早上八点半出发,到黄河壶口已经是中午了。撇开在壶口流连的时间,来回共花了八个小时。这一切一切,就只为了看一看孕育了中华文化的黄河!

所有喜爱“黄河大合唱”的朋友必能体会,我一路向壶口走近,脑里响着的是黄河大合唱“保卫黄河”那一段,激动得偷偷红了眼眶……几千年来的转变、成长、骄傲、委屈,都在咆哮!


灵石
我用数码相机把部分高家崖记录下来
在中国历史上,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山西是最富有的省份。为此,我决定选一家晋商大院开开眼界,见识见识中国传统建筑文化遗产和民居艺术……

从介休乘车到王家大院时,我远远见到山峦下一个特大的建筑群。“不是真的这么大吧?” 那时候我想。结果,原来它真的那么大!单单是房间就有两千多间,那些大富人家的奢华真令人咂舌。进了晋商的大院,才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富可敌国。一个家族的大院,有几百个落院,雕栏玉砌的,比邻国的皇宫都大、都华丽。


这黄土高坡上的建筑群见证了时代的变迁,看着富贵凋落,验证人生无常……


平遥
我在这坑上过了几夜(菲林)
在平遥古城,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它曾贵为中国金融中心的身份,也不是世界上第一家银行日升昌票号,也不是那壮观的城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仿佛几百年来不曾改变的纯朴生活……

朋友看我的老相片,问我可想回到秦朝看看。我说不了,我不认为娇生惯养的现代人可以在那年代生存。然而,明朝、清朝则是我能够想象的。在平遥古城,我住的是民宅,明清时代的结构,睡觉的地方也就在坑上。晚上停电,整个古城黑漆漆的,走在古城内,还有驴车在身边嘀嗒嘀嗒的,犹如活在古代……

双林寺里的彩塑韦驮(菲林)



太原
数码相机里的秋色
到了晋祠才发觉自己书读得少。那时候,连《难老泉》都没有读过,就傻傻闯入晋祠。

作为中国古代建筑精华的代表,自北魏以来经历每一个朝代的修复扩建,晋祠的每一个转角都有故事。即使撇开历史故事不说,单单建筑构造名称就叫我头昏脑涨。

十年过去了,我记住了那不殿、不台、不楼、不阁的水镜台,还有埋在它台下增强音响效果的大瓮;记住了鱼沼飞梁,记住了那些木雕飞龙,记住了圣母殿里头那些侍女……更重要的是,我记住了那一园林的秋色……

我们这些在热带国家长大的小孩,对秋天总有着无限遐想,在强说愁的年龄,谁不曾在诗里、散文里加上一些瑟瑟秋色。直到自己第一次看见秋色,才发觉原来我的秋色是快乐的。我喜欢仰视一树的金黄,喜欢轻踩一地枯叶的清脆。

舞秋风的不是落叶,是我。



大同
云冈唯一可以拍照的地方
怎么形容这个“三代京华、两朝重镇”呢?大同市在我的回忆里一片模糊。可是悬空寺上的刺骨秋风、恒山的粼粼湖光、应县那无钉无铆的木塔,还有那北魏南北朝的风流遗韵无不深深烙印在脑海里。

悬空寺的力学与美学的完美融合固然壮观,作为中国仅存的佛、道、儒三教合一的寺庙固然独特,然而,如果只可以选择一个景点代表大同,那必定依山开凿的云冈石窟

我该如何形容云冈的震撼呢?我记得我坚持要从第一窟开始,一窟一窟慢慢地看。走进第三窟,见平平无奇便快速绕到后室。只见一道阳光从窟顶洞口射下,柔柔地恰恰投在一尊腴润丰满的佛像上,庄严又慈祥。石窟内静谧无人,我顿时蹲下仰望,尊敬油然而生,卑微也油然而生……

云冈,为世人保留了北魏、唐、辽金的雕刻艺术,有纯朴的西域情调,有精雕细琢的华丽,无不记录了印度及中亚佛教艺术在中国佛教的影响及历史轨迹。

在云冈石窟里走,随时会在恍然间听见石头间传来斧凿的声音……


承德

避暑山庄是清朝皇帝夏日避暑和处理政务的场所,以朴素淡雅的山村野趣为格调,泼出一幅江南塞北之风光水墨画。但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咸丰批《中俄北京条约》等几个不平等条约的房子,大刺刺地提醒中国人勿忘国耻。


北京
今日照古城
我那一次的历史长征之旅,北京是相对中最“年轻”的城市,历史、文化、地理相对中也是我最为熟悉的,再加上薇那时候在北大上课,北京理所当然成了我的终点。

我在北京的第一站,去了长城。

这自西周时期就筑起的城,两千多年来耗尽人力物力,凝结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智慧与力量。有人把闭关自守、固步自封、奢侈豪华等贬义形容词都加诸于长城文化上,我觉得大家都想得太多了。

它应该是最能代表中国吧?是坚毅、是容忍、是没有侵略性的炫耀……

对我而言,那广袤山川上延绵不尽的破旧,是生命力。











我成长的那个年代,马来西亚人都是看港剧长大的,清朝那些皇帝、妃子们的故事我可倍感亲切了。在故宫博物馆内钻,一不留神,就穿越入清朝走不出来……

















北京,是中国千年史的中心,对我而言,却是人生分水岭。1989年,天安门广场上一群热血青年教会了我几个生字:爱国运动、民主、绝食、镇压……就那一年六月,我告别了童年。
然后我读了韦小宝对反清复明的反思,然后我读了文化大革命,然后我开始找了好多与历史有关的书籍,之后,我的世界不再是简单的黑与白……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