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8, 2017

余光中走了

2017年12月14日,余光中教授于台湾逝世,享年89岁。



没想到,隔了七个月终于再拜访自己的部落,为的,就是余光中。如果不是无意间在Facebook上看见朋友写一段“忆余光中”,我也没发觉我爱的诗人离开了……

我认识余光中,从罗大佑开始。“乡愁四韵”里,罗大佑用最平静的曲调,余光中用最浅白的汉字,叫我血液里的黄河咆哮(余光中曾写道:我的血系中有一条黄河的支流)。然后,我就爱上了余光中。(爱上罗大佑,是更早的事了)





《乡愁四韵》——余光中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酒一样的长江水
醉酒的滋味
是乡愁的滋味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血一样的海棠红
沸血的烧痛
是乡愁的烧痛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信一样的雪花白
家信的等待
是乡愁的等待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母亲一样的腊梅香
母亲的芬芳
是乡愁的芬芳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余光中的诗,当然不只是《乡愁》,可偏偏对于我来说,余光中的诗,就是乡愁。一种最纯朴、最真实、最直白,又带着丝丝无奈的乡愁。

《乡 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後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後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余光中老先生,谢谢您。一路走好。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