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8, 2017

不只是乡愁

我疯狂的爱着诗歌的年代,正是我年少强说愁的年代。余光中和席慕容的情诗,以最简单的方式,驻进我心底。

余光中的诗歌,当然不只是《乡愁》(余光中诗选)。我最爱的,包括那首深情的风铃,永远的在心底清脆地晃动。


《风铃》 ~余光中
我的心是七层塔檐上悬挂的风铃
叮咛叮咛咛
此起彼落 敲叩著一个人的名字
————你的塔上也感到微震吗?
这是寂静的脉搏 日夜不停
你听见了吗 叮咛叮咛咛?
这恼人的音调禁不胜禁
除非叫所有的风都改道
铃都摘掉 塔都推倒

只因我的心是高高低低的风铃
叮咛叮咛咛
此起彼落
敲叩著一个人的名字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