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0, 2009

龙脊梯田上归零

我们知道这并不是参观梯田的最佳时刻。在老寨山上遇到的北京驴友也劝我们别到龙脊,游说我们到德天瀑布去。可是我不为所动,因为,我向往延绵不断一望无际的梯田,更向往那个纯朴无华的乡间生活体验……最终,我们还是决定,无论龙脊是蓊绿、金黄还是荒凉,我们必定要到龙脊走上一趟。

我们为了节省时间(其实是贪图阳朔的迷人风光,结果比原定计划多呆了几天,造成最后时间有点儿紧张),在阳朔四海旅行社定了龙脊梯田一日游的团,但不随团归阳朔而是在龙脊小住一晚。那一日游散团有四位日本人、两位英国人、一位欧洲人、两位马来西亚人(当然是我们啦)和一群中国内地游客,互不干涉地自顾自在车上谈天、看风景、睡觉。导游姓欧,对我们倒是相当照顾(两个背囊比身子大的纤纤女子应该会比较让人怜的吧?)

我们首站去黄洛红瑶长发村,因为天气寒冷,我们可就没机会看红瑶妇女洗长发了。不过,这村寨有个小小的歌舞场地向游客表演他们的习俗文化,倒也做得不错。我们同行的一位日本人和一位英国人被拉了上台又‘成亲’又跳舞又唱歌的,成了众人目光焦点。那日本人很‘玩得’,在台上配合得很,那英国人因和女友同行,倒是有点儿尴尬。

离开黄洛红瑶长发村后车子在往前走一小段路我们就得换上龙脊景区专车了。可是,说是专车,也只是把游客载到山脚。我们还是得背上那十一公斤重的背囊往山里头走,往上爬。同行的日本人叽里咕噜地在我们背后讨论着这两个外国女子的背囊重量和勇气,我们其实很有冲动想要转过去以日文叫他们帮忙把背囊背上山。走了不久,大寨立即出现眼前。有一种到了世外桃源的感觉……

我们原本打算到网上人气很旺的万景楼或全景楼去,但欧导说那两间虽然出名,设备也不错,但却是外地人来开办的,商业味道颇重。欧导很热心地给我们介绍“千层天梯旅馆’,说那儿很卫生,老伴和老板娘又和蔼可亲。

欧导服务不错,相当细心。我们吃午餐时他和老板说好了让我们把背囊存放在餐厅处,好让我们可以轻轻松松的去看房间。我们吃了午餐就抱着“看看无妨”的态度去看看,我对欧导说我们要在房内看日出的,于是到了“千层天梯”欧导就说要看303号房。我一进303,看见那一窗雪白梨花和梯田,我们立刻要了!老板娘服务也是一级棒,我们存在餐厅的背囊就由她去给我们背回房间,而我们则自顾自地往二号观景台出发。

有一位妇女自告奋勇要陪我们到二号观景台去,我之前听说这儿的小径岔路很多,容易迷路,于是也不加反对。我们爬那些蜿蜒小径爬得有点儿吃力,走走停停的。她却自在得很,还要一边走一边刺绣,气炸!

这儿的人对‘近’的定义与我们不同。我在开始爬山不久便问她我们离二号观景台还有多远,她说看到了,不远了。看是看到了,但远得很,二号观景台这时候只是山上的一小点。结果我们还走了近50分钟。到了二号观景台再问她一号观景台有多远,她说‘比较远’,我们想都不敢想,自己欺骗自己说“其实看梯田在哪里都一样。”在二号观景台附近拍几张照片也就算了。


七星伴月


我们之前在兴坪见识了太阳下山后气温骤降的恐怖天气,这一次学乖了,天还未暗,稍觉微寒就赶紧回房。我们无所事事的,写日记、看书、睡懒觉……写意得很。

睡得肚子饿了,便下楼找老板娘求救,同时向她撒娇说冷。老板娘叫我们躲到厨房烤一烤,我们便围在篝火旁,和老板娘有一搭没一搭地谈着。我们在这个时候仍然拘谨,我们只是两个带着无谓顾虑的城市人,并没有和老板娘畅谈。我们在厨房内被熏得张不开眼了便到外头去,可是没两下子又再手脚冰冷,于是又回到厨房内继续烤自己的手脚。“熏死、热死都好过冷死”是我们在桂林的座右铭。后来,晚饭煮好了,我们便到外头吃饭。老板娘窝心,用铁桶装了正燃烧着的柴火送到我们脚下让我们取暖。我对薇说,我一定要对她加以表扬。(嘻嘻,去了几天,开口闭口都有点儿共产党党员的味道了)
正当我们在吃晚饭时,恰好有一家人来投宿,奶奶,爸爸,妈妈,和皇帝儿子。他们是自驾行的,到这儿已是黑漆漆的了。老板自停车场把他们引上来,一路上应该是谈得很开心。进到屋里时已经好像是几世的熟人了。这,也是我们第一次遇见老板。

老板长得瘦小,有种无事不可对人言的豪迈。我们坐在一旁很羡慕的听他高谈阔论,他应该是看出来了吧,便把我们的“火盆”和我们一并拉去他那一张桌子。谈着谈着,我们也渐渐放开胸怀,和他们一起天南地北。他谈得兴起,拿出他自己酿的上等米酒、地瓜酒宴客。薇猛赞好喝,嗅起来也真的淡淡清香,就可惜我喝不得。要给钱,他说不必,还自豪地说他的地窖内还有几百斤,等着黄金周赚钱的。

他书读得不多,应该是年纪轻轻就结婚了。但为了弟弟妹妹上大学,他把家里的一切都变卖,和老板娘两人过着清苦的日子。后来他觉得发展旅游业应该很有看头,便四处张罗借钱建了现在这一间三层楼高的“千层天梯旅馆”,日子也渐渐好转起来。在龙脊,总算是个大富人家了。

他书或许读得不多,但比我们都精明。他说:“我七十岁就要退休了(别被吓坏了,他们的平均寿命100岁!)。我们两公婆一年要花4万元,一百岁死也只有三十年,120万也就可以退休了。其实啊,现在也应该可以退休了……”你说,中国山区的农民也懂得财务规划,难怪储备金这么多,想不富强还真难。我们马来西亚自称发展中国家称了几十年,这么基本的常识可还不普及呢!

老板是这儿的治安队主管,不过我看他应该是有空得很。反正大家大门敞开,晚上睡觉门也不上锁,唯一的罪案是有个单纯农民打了一只黑熊抬到县城去卖,结果被公安给拘捕了。(在山上,谁知到什么叫做受保护动物?几百年来他们就是见什么吃什么的。)

他爱煞这一片土地。从他言语中不难发觉那种挥不去的自豪。他说他去龙胜县城的故事,说那儿的鸡呀猪呀鱼呀全都是一个味道,鸡没鸡味儿,猪没猪味儿,鱼没鱼味儿(真的,那儿,连白饭都是香的!);老板娘告诉我们红瑶女性的护发秘诀,以洗米的水煮开存起来洗头,我说我回家也弄上一些,老板说你们那儿的米能洗出什么屁呀?(说的也是,人家的是100%天然,我们的放了农药打白了才包装上市的白米)我听他说着山上打野味的趣事、山里淘金的往事、老外游客在龙脊长住的点滴……听得我好生向往。

这儿的民风淳朴,大家的日子过得非常逍遥。晚上九时许吧,老奶奶双颊红彤彤地走了进来,看得出是喝得醉醺醺了。她看见客人,开心得很,拉着我们说长问短的。她说朋友把她唤去喝酒了,“他们叫我ho我没有ho,最后要走了才ho了一碗。”老实说,看她那副酒鬼的模样,我才不相信她就只喝了一碗,我闭上眼,还能想象他们一大班人围着篝火畅饮的豪迈奔放。


老板说:“我最爱睡觉了,睡觉最好玩了”我和薇相视而笑。
“我今天起得比较早,十一点多就起床了。”老板又说。我开始觉得这儿是天堂。
我们说隔天想要起床看日出。老板说今天雾重,明天应该没有日出的。我不依,他说:“睡懒觉吧,天气这么好。我也懒惰起床给你准备早餐。”真有他的!
我告诉他我六点半起床,七点开车去上班,最早也得六点多才回到家。“哎哟,小妹妹,你好可怜哦,为什么生活那么辛苦?”我见他那一副由衷觉得我们可悲的表情,觉得自己真的是穷忙。那时候发誓回去一定要从新审查自己的生活,结果我终究还是穷忙着……



隔天五点半,我掀开窗帘,的确没有日出,于是我们倒头又睡。(这,才像是龙脊的生活!)到了九点多,整个村寨仍然被浓雾笼罩着,有一种不是人间的感觉。我们拿起相机又再四处钻,我开始有一点儿后悔没能在这儿多呆上一两天了。

它们像不像守护着大寨?

我们回到“千层天梯”整理背囊时,老板娘正坐在门外低头绣花。她在之前一晚对我们说她又得开始绣一件新衣了,想来便是这件。她身上穿的这一件是100%绣的,花了她四年的时间!她说平均来说要是天天绣应该只要一年,但是她打理旅馆比较忙,所以绣了四年。(你说,是他们的时间溜得比我们慢或是他们真的比较有耐心?)她说,之前有人开了四千元的价,要买她一位姐妹身上的衣服,她的姐妹还不卖。我笑,要是我花了一年的时间绣出一样东西,我说不定还会镶了起来藏在保险箱内!真是不可思议!
而不可思议,正是龙脊梯田之迷人处。究竟要有怎么样的毅力,才能在800年前,在这样的山区开山辟地的,开垦出层层叠叠高低错落的梯田?即使有铲泥机,我想,现代人再也不会为了这么一亩田而费上几代人的心血和汗水。
十二点多,下起了绵绵细雨。从山上一路蜿蜒下山的石板路湿漉漉的,我们有一种走不下去的感觉。偏偏我们碰见老板,他正蹦蹦跳跳地往下走。看见我们,竟然很雀跃的说“我去上班啦!”然后飞奔地离开了我们的视线。我们几经商量,决定麻烦老板娘给我们找两个人替我们背背囊下山。老板娘自告奋勇,把她的客人忘了在家里不管,硬是要陪我们下山。她们知道我们能力有限,还各为我们准备了拐杖,一手扶着我们下山。(我知道,真得很糗!)
她们很自在的走,我们很狼狈的在背后拍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