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18, 2009

洗涤灵渠两千年

无可否认的,兴安是我们此行最失望的一站。我们早听说过兴安是中国魅力名镇,于是对她有了一定的期待……

那天,我们特地乘了最早的车从桂林到兴安去,一到那儿,我们冒着雨急步往水街走去。到了水街,自然而然就见到那条我慕名已久的灵渠。然而,入口处那个仿秦城门人工凿迹是个败笔。这明明是个和长城一样古老的古迹、这明明是连接了湘、漓两江的运河,这明明是不必任何现代产物便能自成一格的旅游业宝藏,何必让她搔首弄姿?

我在灵渠边长廊上等着薇上公厕,却看见大伙儿上了厕所都到灵渠边来洗手。我心想那厕所必定又脏又没自来水,薇出来后轮到我,一进公厕,有点儿以外,明明是个卫生干净的公厕,偏偏就是没有人要用那洗手盆。后来,我们发觉,其实水街与灵渠相依相偎了两千年,在这儿生活的人已经习惯了灵渠的存在,仿佛谁也没把自来水放在心上。我们看见在灵渠洗菜的、洗衣的、洗手的、洗地拖的(?!)……千年习惯,时代巨轮也推动不了。我有一点感动,这样的坚持……

这儿的旅游业发展做得相当差(当然,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我们对“乐满地”这样子的主题公园完全不感兴趣),水街冷冷清清的、灵渠公园竟然开价30元,我们转了两转就决定回桂林了。留下的,是脑海中灵渠对当地人恒古不变的贡献……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