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8, 2014

澳洲之阿德莱德之匆匆掠影

德士大叔说这是超级昂贵的General Hospital Research部门
话说Apollo的工作人员替我们叫了一辆德士,我们就结束了我们的自驾游,恢复在城市漫步的日子。

我们的德士司机是个相当多话的大叔,他有说不完的故事(包括他去年东南亚之旅在吉隆坡入院的故事)、指不完的地标……我看他是个自豪的好公民,便问他“要是我只有半天时间在Adelaide,你会介绍我去哪儿呢?”他竟然叫我们到Rundle Mall血拼!这算哪门子介绍?



不过,基于我们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在check in后就依他的指示到Rundle Mall步行街逛逛,再绕着城市北走廊走一趟,匆匆草草,算是见识了阿德莱特。

我们在这Franklin Central Apartment住了一晚,AUD200




Rundle Mall是阿德莱特最热门的购物区,然而,这步行街不算长,店屋也不是太多,最致命的是,傍晚五点大家准时关店,五点后的阿德莱特市是一片萧静……

Rundle Mall步行街街口就是澳洲自家名牌巧克力

Rundle Mall步行街上的明星

外国街头,特别是步行街,总少不了才华洋溢的街头艺人。不过,匆匆而过的路人总也占最多数。





在Rundle Mall走马看花后,大家肚子饿了,不想走远找美食,于是决定到路口的Hungry Jacks用餐,总也算是尝了澳洲自家快餐。

这嘛,也就是薯条、汽水、汉堡包,和M记没什么两样。在澳洲这几天吃得最差也就这个了!













吃饱了就往北廊去。那儿喝酒的小酒吧比较多,所以夜幕下也相较多人。我们只是走马看花地绕了一圈。最后还是回到当地华裔经营的纪念品商店购物比较实际。





在University of South Australia前留影




Shakespeare Backpacker

由于阿德莱特夜里行人稀少,冷冷清清的,我们意兴阑珊,七点多就回Franklin Central Apartment冲凉、整理包袱、休息。也就这餐晚餐,我们把所有还没有吃完的食物一并用上,搞搞创意新菜色。



隔天一早,我们酒店替我们安排的德士司机已经在lobby等候,却发生了个小小插曲。有个醉汉想要‘抢’我们的德士,被司机赶下车,所以我们一从酒店走出来就被他咒骂。德士司机稍有内疚,一直向我们道歉,把我们送到机场后还叫我们小心种族歧视的“坏人”。

 
阿德莱特机场相当小,基本上没有什么看头。 我们买了一些食物作手信,我就开始意兴阑珊,于是到Cocolat品蛋糕去。小女孩们在过去几天没有机会一饱购物欲,最后几个小时想要把身上所有的澳币用尽,所以她们继续作最后一分钟冲刺。

我在大马‘做功课’时听说阿德莱特是二十分钟的城市(因为所有景点都在二十分钟车程以内),但我们见过了大洋路的美景,连Glenelg都懒得去,阿德莱特景点近乎八成没看。所以,上了飞机我决定打起十二分精神看它多几眼。在飞机上鸟瞰,也算对得起阿德莱特了。哈哈!


就这样子,澳洲之旅宣告结束……


题外话:我拍了几张照片就混混沉沉睡着了,睡了三小时半左右,因肚子饿,醒了。往窗外看,之间荒芜一片红土地,仍然还是在澳洲上空呢!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