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7, 2010

双峰塔颂


我不知道有多少大马人和我一样,以Petronas Towers为荣。但我觉得这么宏伟壮观的建筑物实在让人看了心广神怡。这,才称得上地标。

摩天楼重点不在高度(因为过了某一个threshold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反正就是‘摩天’),而是那镇得住场、叫人看第一眼会抽气屏息的‘气质’。我们到台北101时,台北101仍然拥有着“世界最高摩天楼”的荣衔。然而,即使已经走到101脚下,抬头望,仍然没有半分惊艳。那一刻,我想着我们的双峰塔……建筑原本就是一门艺术。和音乐家一样,快歌不是奏得越快就越好的。

好的音乐家把歌曲奏得动听,伟大的音乐家把歌曲奏进你的心底。
好的建筑师把建筑当工程,伟大的建筑师把城市当画布。 

那一天,我从迪斯哥逃出来,脑袋被轰炸得混混浊浊的。有点儿在钢骨水泥里迷失的慌乱。无意中抬头,熟悉的双峰塔很梦幻地屹立眼前,我轻易地就找回了心灵上的安静。一种纯粹被‘美’感动的平静。

我也有个读建筑的表弟,希望有一天,他也能这样子让我感动……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