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7, 2011

我和巴塞罗那之间的渊源

我对巴塞罗那的深厚情意结,源于1992年奥运会……

我小学二年级的学校假期,小舅到我家‘度假’,有一天,他说要调闹钟隔天凌晨五点多起来看奥运开幕仪式。我懂什么奥运?我只是贪好玩,也陪他起床看开幕仪式。洛杉矶奥运那几十架白色grand piano在我小小心底留下深刻印象,当奥运火焰绕着奥运五圈一直燃烧到场内大型火炬,从此我就迷上奥运了。虽然1988年在汉城的开幕沉闷、又污点多多,但我对奥运仍是充满期待。

1992年,当残障运动员Antonio Rebollo把火炬以箭射往举行火炬点燃奥运圣火时,我相信热泪满眶的人一定不止我一人。很轻易的,巴塞罗那的那一场奥运会成为我心目中最最最难忘的一届奥运会。当孙淑伟在高台上以人体在蔚蓝高空画着艺术画,背景正是迷人的Sagrada Familia。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知道,我这一生人,必定会到巴塞罗那走一趟。为了心中永远的奥运,也为了西班牙人的激情浪漫……


我们到西班牙的第一站,就是到Port de Olimpic,乐死我。

才刚到巴塞罗那,迎接我们的正是秋高气爽的好天气,地中海一片蓝澄澄的,和蓝空相辉映,正是我心目中最无暇的蓝色。微凉的海风轻拂,让人有着想做日光浴的冲动。海滩上有全裸的男女老少们,那是拘谨含蓄的东方人无法理解的无忧无虑,我偷偷羡慕着……



当然,Port de Olympic给予我的震撼,当然不如我站在巴士上看着当年跳水项目观众席的入口处,远眺Sagrada Familia点缀着巴塞罗那蓝空。最激动的,还是当我终于走进了Olympic Stadium,我还可以听见大家为Antonio Rebello屏息后激动欢呼的声音在耳边回响……这梦,总算圆了!


原本的奥运火炬已被拆除,这模型是供我这种死忠奥运迷shiok sendiri的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