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2, 2012

被雪山环绕

酒店门外就是这样的美景
我们从西班牙驾到法国的那一天,下了一天的雨,从热带来的我们仨并没有因此而联想到雪。隔天早上我们起得早,一看窗外,山峰都被白雪覆盖,惊喜万分。酒店员工说我们幸运,我陪笑,是的,我一生幸运得可以。

酒店员工可没这么早开始干活,我们没有早点吃,决定把千里迢迢带来的tomyam杯面在这儿干了。喝了tomyam汤,全身热乎乎的,一走出户外,冷风一吹来,又冷了。不过,法国南部小村庄风景宜人,大家也不顾寒冷,拿着相机拼命拍照。

Hôtel La Brèche De Roland驾车到Cirque de Gavarnie的入口也只不过十来分钟。我们付了停车费就开始了我这一生人走过的最轻松的hiking route。天是亮了,但太阳还躲着,那冷死人不赔命的寒风把我们的鼻子耳朵都冻红了。


我们一步一步往深山走去,秋意浓得化不开,黄的、橙的、红的……漫山七彩缤纷,活脱脱像我小学时故事书里那些童话世界。在那一刻,其实我深信森林里必定有精灵躲在浓雾中观察这三个矮小的黄皮肤,雀跃地穿过这片大地。


我们就这样子,被雪山围绕……

努力前进……


这段路虽然相当易行,但我们因寒冷而把体力都耗在御寒上,走到Gavarnie Falls进入眼帘时竟也相当疲累。我们远远看见Gavarnie Falls前有家小酒店,开心得什么似的,开始想象喝着热腾腾的浓厚咖啡观雪景的幸福……谁知道,又是一家不开门做生意的享乐主义者。我们惟有拿出kit-kat,仰观干枯的Gavarnie Falls,互相有一搭没一搭地谈着。



休息够了,我们就从Gavarnie Falls原路返回。阳光开始渐渐向山谷移近,我们开始可以感觉到自己慢慢向温暖迈进。我开始尊敬一切崇拜太阳神的民族,真的,我们地球上的人类,谁没有受过太阳的恩惠?我们看着阳光轻轻洒下,草地上的露珠瞬间蒸发,阳光在折射下幻变成无数彩虹,很梦幻。有时候,阳光穿过树丫,在地上洒着斑驳光影,和树林、落叶们合作,在我的记忆里画起抽象画来了。只不过是几个月前的事而已,现在回想那个画面,如此华丽而不真实。



每一个转角都是一幅画
我们在Gavarnie唯一一家已经开门做生意的餐厅吃早餐,风景一流,食物水准九流,还贵得什么似的。但雪山环绕当前,潺潺流水身边过,远处还有牛只铃铛叮当响,我们心情好得不得了,硬得可以敲死野兽的蛋糕我们也啃了。


离开Gavarnie后我们原想乘缆车到Pic du Midi Observatory看雪山喝咖啡去,想象蓝天下白茫茫一片,一黑点在空中划过,而我们就是黑点上那个渺小。有够迷人的。只是没想到,在法国,非旺季,谁都不开门做生意。我们这些在热带国家长大的亚洲人,哪有听说过爱不开门就不开门的旅游胜地?反正冷着也是冷着,我们也就在这一天跨了几座银白雪山。我很喜欢呢,这种驾着漫无目的地在无人公路上奔驰的感觉。好像小时候迷恋的公路电影,情节都忘记了,就是把无拘无束的精神烙印心中。

远眺Pic du Midi Observatory

你看那蜿蜒山路,我们就是这样子一路走来……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