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6, 2012

学脚车记

不会骑脚车,一直是我遗留在童年岁月的遗憾。所以,连题目,也是属于小学作文惯用的“学脚车记”。:)

从我买了脚车的那一刻起,我就想着自己该会在部落格里写写自己学脚车的过程。应该会是学脚车记(一)、(二)、(三)这样子写下去的。没想到学骑脚踏车原来这么容易。(哈哈,‘晒命’机不可失!)

话说今天(噢,好象已经是昨天了)我因突发事件讨假一天。原以为到了中午应该可以解决,所以把脚车和轻便的衣服带上,打算在中午和晚上八点之间的空当,到青年公园学脚车去。后来事情有点儿更动,我是到了三点多才终于可以坐下来好好的吃一餐(也不知道算午餐还是下午茶)。

躲在Campbell House里头,外边毒辣的阳光让我好想打消了今天学踏脚车的念头,一边吃、一边上网、一边和尼泊尔半工读生闲聊。到了六点,太阳看起来比较和煦了,我终究是不愿意违背自己对自己的承诺,于是给了钱,匆匆到旧关子角找个好地方学脚车去。

刚开始的时候,时间还早,大草场上运动的人不多。我自顾自的想办法搞清楚这两个轮的交通工具究竟该怎么运作。后来有个婆婆看上我,开始和我闲聊,说得兴起,连内裤都翻下来给我看她的瘀伤。我既得想办法平衡,又不好意思撇下寂寞的婆婆不理,忙得不可开交。

不久后,来运动的闲人越来越多,我开始成为叔叔伯伯阿姨阿姐们的焦点。原本还有点儿不好意思,可是我看那两个在拍婚纱照的新人在草场上任人摆布,众目睽睽下摆出各种姿势,我总不可能比他们“瘀”吧?这样想,就坦然了。

“你这么大才学脚车啊?”“为什么一个人来呀?”“老了很难学的啦”“抬起头来不要看地上”“不要紧,我也是二十多岁才学踏脚车的”……反正建议、指点、鼓励应有尽有,我可真不好应对。再加上那脚车头不知怎的就歪了,手柄抓正时车轮至少是25度向右,我连平衡都还不会,还得offset呀?差点儿就要以这为借口,改天继续努力了,幸亏有个叔叔派了他的儿子来给我调车头,这才得以继续。

后来,有个法国小男生实在看不下去了,跑过来向我比手划脚的。我猜他是想扶着我帮我一把,我也老实不客气一口答应。说来神奇,他就扶上了那么一次,我踩着踩着,就绕遍整个大草场了。那些旁观了一个小时,为了我还没学会而咬牙切齿的观众个个拍烂手掌。

我昂起头,感觉凉风吹拂脸庞,傻傻地笑着。挑战自己成功的感觉真棒!

当我还在自我陶醉着,不知怎的停不下来,撞上小树。这时又有人前来教我使用煞车器(呵呵,真不好意思,之前完全没想过自己会一学就会,所以根本就没打算弄清楚煞车方法),这一路练习,要停下来时不是跌跌撞撞就是撞墙了才停得下来,狼狈得很。最后,经过几番摸索,终于可以很‘优雅’地停车,我这才甘愿告别叔叔伯伯阿姨阿姐们,把脚车折起来收进车尾箱,计划着下一次的练习……


我原以为会危机四伏、波折重重;我预计了伤痕累累、遍体鳞伤;我决定了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谁知道,学踏脚车原来真的这么简单。嘻嘻!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