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 2009

真的打败仗了~

我很少生病,一病起来却总是石破天惊,不把旁人吓怕不罢休的。
这一次,一样啦,我以为自己是外星来意志力超强的superwoman。身体开始向我投诉时,我一直想,不要紧,用我的意志力,熬过着一个星期就没事了。结果事与愿违,星期三下午我开始有点儿发冷。回到家九点多倒头就睡,隔天醒来龙马精神的,还暗暗自喜,觉得自己真的很本事。谁知道到了办公室,冷气吹几吹,我又发烧了。交待了一切,向老板拿了半天假回家睡觉。我以自己向来的偏方,把自己裹得结结实实的,焖出了一身汗,睡醒,万病皆除,沾沾自喜的,谁须要医生?
星期五,才到办公室不久,全身冷得起鸡皮疙瘩、小指指甲还冷得呈紫色。自己也吓怕了,这才甘愿去看医生。医生轻描淡写的,也不像有什么大事,我拿了药回家,吃饱后吃药,事后便不省人事了。
到了星期六晚上,口腔内全是ulcer。我开始怀疑我其实中的是coxsackie(以前听我侄女中coxsackie也是一口ulcer的),只是医生碍于年龄实在不符而不敢乱下定论。接着是牙龈开始又红又肿,牙齿好像都不长在我的牙龈上。这可吓死我了,那天正好是万圣节,我真担心隔天睡醒一床头的牙齿,我成了名正言顺的巫婆。颈项两旁的淋巴腺开始肿胀,肿得连我的脸颊也肉肉的。太可怕了!(不过我依然倒头就睡)
今天睡醒,我照镜子,自己怎么看都不像正常人,只好硬着头皮要妈妈带我到Adventist去。我也不是真的很爱Adventist,只是听说礼拜天就只有这么一家医院是有专科医生就诊的(难道他们都比其他的医生‘等钱洗’?)
到了医院,妈妈把我放在lobby,她找位子泊车去了。我明明是双颊红润,红唇烈焰的,一幅思春的模样(真的,你试试40高烧时照镜子看!)到了登记处,那个护士竟然问我:“Do you want to go to Emergency Room?”我一我高八度的嗓音问她:“Emergency Room?? Why??”,她一幅很无辜的样子说:“I thought you can't stand anymore so I want to send you to emergency room”。真是夸张。我当然不会傻傻的让她哔卟哔卟地把我送去急救室,只好乖乖的挂号等着。
我对医院不熟,找118号房也找了好久,中途遇见威正一家人,原来小宝贝来打针。我离他们远远的谈了几句就走了。自己变巫婆就好了,别传染给人家。
好不容易等了两个小时才终于轮到我,吕大夫看起来五十多岁的模样,很严肃的样子,我也不敢多话。待他终于检查完毕,他说,是扁桃腺发炎呢!你得住院观察。在那一刻我突然之间以平时fat lan za的语气和声调对他说“NOOOOO!!!!”,也不知他真的被我吓怕,还是真的只是小事一庄,反正我就是可以回家休养啦~ 这是一定要庆祝的!(^^)
他说,要是星期二烧还不退,记得回来看我。我笑。
现在,全家人都去看This is it了,留下我孤零零的,一直徘徊在半梦半醒之间……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