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8, 2010

火炭炉

小时候住在怡保,妈妈受了左邻右舍的广东饮食文化影响,开始爱上了煲汤。

那时候,我们在后巷水沟上架了一个石板,火炭炉就摆在石板上。每天早上从巴刹回家后,妈妈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拿火种火炭起火煲汤。贪玩的时候,我和薇都曾经拿着扇子坐在后巷马马虎虎乱扇一通。

去怡保之前,我们是典型的福建人。喝的都是煮汤,如薄荷汤、蛋花汤、紫菜汤等。也不是餐餐有汤喝的。去了怡保之后,我们餐餐每人一大碗,我最爱的,都是老火煲的汤了。

搬回大山脚后,受不了后巷臭气熏天,却又怕火炭把墙给熏黑,我们就再也没有用火炭煲汤了。

有时候,纯粹就是想念那种缓慢步伐烹调出来的美味……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