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6, 2008

一种永恒

发现泽灵在她的部落内谈起我,害我的眼泪不听使唤地流。

大家都说,所有的情感(亲情、友情、爱情)皆需要时间空间细心经营。然而,有一些感情,由于心灵上的投契,即使没有朝夕相对、即使没有频频联系,我们仍然相信那会是一种永恒。我和泽灵的友情,便是如此。

泽灵是个吉普赛般的女人(这绝对是褒义的!),她崇尚自由、热情、奔放、洒脱(还能歌善舞!)。每一次想起她的时候,她的真性情总使我心中特别温暖。我们的联络其实也不算频密,大家在地球不同的角落里寻觅着自己的Dharma,但是,我反正一直就觉得她贴得很近,我们仿佛不曾走远。她的存在赐我力量与信念,我知道无论我在生命中遇到了怎么样的挫折、做了怎么样的错误,她一定会谅解(甚至可能觉得理所当然应当如是!);我知道无论我在生命中找到怎么样的喜悦、达到怎么样的成就,她一定会欢欣(甚至可能比我有过而无不及)。我知道,她必然也坚信我会为她做着同样的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