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8, 2008

把心思挂在耳垂上

好久都没到园姬“搞搞震”了,上个星期六终于到课室亮相,老师也不知是好气还是好笑。“你们不近农历新年就不亮相是不是啊?”她是这样子抗议的。
我原想把我“做”了半年的莲花做完(其实就只是在园姬的几堂课才有动工,平时我可把我的莲花忘得干干净净),然而,当我把“ka chang”从盒子拿出来时,才发觉全蒙上一层厚厚的灰尘了,更令我伤心的是,我的粘土全硬了!美美和我半斤八两。她几个月前来做的上百个花瓣,因当时匆匆忙忙离去,没待粘土完全风干便收了起来(回家后又完全忘了要拿出来让它风干),结果全都生锈了(花瓣里头得用铁线定型)。我们伤心欲绝,跟Susan撒娇说今天没有心情继续了,于是她又拿出私家粘土及耳环钩子哄我们、又答应美美会帮她收拾残局。我们见奸计得逞,便喜滋滋地开始动手做耳环。
对于这两对耳环,我其实满意得很。再加上这怎么说也是世上独一无二的一对耳环,看来以后可以靠这个赚外快了。哈哈!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