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5, 2009

秦陵考古

在报章上看见秦兵马俑一号坑从新开始考古活动,我有点儿雀跃(虽然这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自小,我对这位焚书坑儒的暴君有着一种莫名的好奇,毕竟,和万里长城画上等号是一件很传奇的事。长大后,对于坑儒照样是不赞同的,对于焚书却照样暗自庆幸,然而对他的理解不再是焚书坑儒这种片面的印象。我觉得他有着超时代的理想,或是他真正相信自己可以千秋万载地活下去,所以他深深明白“书同文、度同制、车同轨、行同伦”的重要性,不顾一切地把之实行了。
对于这个争议性的人物,我有私心,因为他统一文字,使其成为一个民族的基础,让这两千多年来中华文化不再出现断层,让中华文明在一众文明古国中成为唯一循序渐进的自然发展的文化,这样的人再坏,功绩还是很大的。

而他留给后人的,除了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文化遗产,比较具体的,就是像兵马俑一样诡异的玩意儿了。我去过秦皇陵、见过兵马俑博物馆,对于秦陵考古这玩意儿的好奇心就更为强烈了。你说,要是现今展示世人面前的只是秦皇陵冰山一角,而每一天考古学家们都有着新发现,究竟几时,我们才能一览两千年前那个怕死的赢政为自己往生后的生活准备的地下世界全貌?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