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8, 2010

阿耀台湾‘惊’历

我原本真的不打算再写我们的台湾之旅了。可是经不起我的宝贝弟弟苦苦哀求,只好又写下最后的这一篇了。

话说我们在花莲的第二晚,阿诺带我们到自强夜市吃晚餐。或许阿耀是被之前一天找不到东西吃的情形吓坏了,在自强夜市他吃得特别多。回到小熊森林不久,他开始投诉不舒服,但我们不怎么放在心上,以为吃了药休息一下就好了。我们不想打扰他休息,大伙儿就跑上阳台谈天说笑去。到了十一点多我们回房间看他时,我们被冷得发抖的他吓坏了。又听说他已经又呕又泻了好几次(怪他怎么不叫我们,他说他在厕所听见我们的笑声,在里头喊了好几次却没人听见他的求救声,怪可怜的),情形不妙,便向屋主求救。

屋主给我们叫了一辆计程车把我们送去花莲医院急诊室(原来花莲市没有二十四小时诊所的)。花莲医院的服务效率很高,我们刚到,轮椅已经送上。爸爸和恩陪耀到急诊室看病,我就负责登记工作。到了医院,其实我已经放下心头大石了,还很三八的叫恩用手机给坐在轮椅上看病的阿耀拍照。可是恩比我成熟稳重,打死不拍,我忙着登记也拿他没法子。待我到配药部取药出来他已经躺在急诊观察病房内了。

说起来到也神奇,医生给他打针、吃药、打点滴后那小瓜这就突然间精神起来了,还会打趣说这儿的护士很漂亮,又开玩笑说手上的tag使他觉得自己是货物……

后来护士们换班,一群大小护士一个个床位轮流站着讲述病情。到阿耀时他们说“这位弟弟来自马来西亚,怀疑吃坏了肚子,现在打了xxx针、吃了yyy药,半小时后没事就可出院了……”

半小时后,一位年轻漂亮的护士站在耀的床边,忍住笑地说:“弟弟,你还年轻,下次还有很多吃的机会,不要一口气吃这么多,要慢慢吃。”害我和恩一时忘了自己在病房内,笑不止。那护士很可爱,在给我讲解药物及病人照顾方式时,她告诉我其中一个是止泻药,问她该吃到什么时候呢,她说直至便秘为止,真被她炸到!


后来我从医生写的〈病情讲解书〉(claim保险用的)上看见他患的叫做“急性结肠痉挛”,听起来好像很严重的样子,不过他也真的卧床卧了一天一夜,直至要离开纽澳华山庄前他泡了一次温泉才好了起来。

说起来台湾医疗费也不算太贵,我们这样子折腾了一晚,打针吃药点滴再加事后几天的药物也只不过马币两百多块。最终要是我们还买了保险呢!真是精明消费者(自称赞,王八蛋。哈哈!)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