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6, 2010

新加坡之旅(一):联邦

薇带我去吃早餐,aunty看我拿着大大的照相机,问我是不是来拍旧建筑的?“四十多年咯,几年后就要被拆咯”,我突然间对这个区域有了一定的感觉,说不上感情,又不是同情。只是一种淡淡的,惋惜。

我星期五半夜十二点多到达新加坡,到薇的家时已经是近半夜两点了。薇和毓豪隔天都得做工,然而我却比他们俩更早倒头就睡。大家以为我必定会睡到日晒三竿,谁知道我一早就被热醒了。反正在家闲来无事,也就快快梳洗后下楼等巴士到Vivo City吹冷气去。等巴士时发觉这一带特别蓊绿,许多老人悠游地散布、闲聊……有一种平和的味道。

这么“年轻”的建筑物就要拆了,可惜哦……

他可在这边吃了四十年早餐?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