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24, 2010

诗桄,你一路走好……

我一直记得大山脚大街上那家书店。总是昏昏暗暗的。文具都蒙上薄薄一层灰,仿佛从来没有人真正经营似的。书店里靠柱子的位置总是坐着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不修边幅的,自顾自的翻看着乐谱。收音机总是传来我们熟悉或不熟悉的乐曲,那些被遗忘的、那些跳跃的、那些触动人心的调子……我不知道有几个大山脚人真正认识这位巨人。他们心目中这只是一位脾气古怪的店主,还是大家都知道他对大马华乐的无私贡献?他有着典型的艺术家脾气。一幅不闻世事、不食人间烟火、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高傲。要一种怎么样的激情、热忱和信念,才能不问收获地在马来西亚这一片国土上默默为华乐这亩地耕耘?

他回来母校当指挥的时候,我正处于想要放弃又依依不舍的尴尬阶段。我对于突然之间有人对我们的音乐有着追求完美的苛刻要求而寻获了一种无法言喻的精神上满足。于是,我留了下来,像其他人一样那么地离不开乐团,像其他人一样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

他教会我们如何音乐的真谛。我记得我们时常为了无法表现出乐曲所需要的感觉而花上一整个下午反复练习那几个音符,当然也深深记得在我们一气呵成地把乐章奏毕且感动了自己后大家激动的掌声。我时常觉得,他所教会我们的,其实远远超出了音乐的范围,我们都因为他而从此深信在成功的道路上努力不懈是必然的……

后来,其实我也忘了后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反正,他走出了日新中学华乐团的圈子。很多人亦然。

在接获他逝世的消息的那个晚上,我躲在房里哭了一晚。我还欠他一句谢谢你,一句对不起。

向诗桄致敬!

缅怀我们的指挥,黄诗桄先生~~~

简介:著名马来西亚指挥家。曾任大山脚日新国民型中学华乐团、太平华联国中华乐团,威南华都中学华乐团,居林觉民中学华乐团,吉兰丹中华独中华乐团,登嘉楼中华维新国中华乐团及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登州分会》音乐导师及指挥。
早年师从音乐家许元良先生学习基本乐理及和声学,亦随名指挥温文京先生学习小提琴。擅长演奏多种中西乐器,尤以高胡、二胡及中胡的造诣最深。
1973年以二胡独奏《畅想曲》荣获由霹雳留台同学会主办的第一届全国华乐演奏比赛总冠军。1979年赴香港音乐专科学院,主修理论作曲,副修钢琴。
他的名字已被收录在 《中国音乐家辞典》及 《马来西亚华裔人物辞典》二书中。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