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5, 2017

床头书

我的床头,常年至少有着七八本书。

总会有两三本中/英文各种题材的non-fiction,永远都有一两本的国学经典书籍(没法子,读来读去读不明,只好常年循环重读),偶尔会有本中/英文小说(我看小说总是废寝忘食的,所以不敢常年放小说在床头。三两天看完一本是平常事,牺牲肝胆排毒时间后当然得多多休息,所以我对于看小说这回事是有所控制的。)而南怀瑾的《金刚经说什么》和Deepak Chopra的The 7 Spiritual Laws of Success几乎永远都在床头。

有幸在生命中遇见转捩点,去年八月尾至今,我一方面享受着“悠然而来,悠然而往”的生活,一方面思考着下一步。在人到四十的惊慌失措面前,我还得学习笃定。

(我一生中幸运,我总是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对的事、读了对的书籍。)这四个月来,撇开诗歌、小说、美食书籍、工具书、旅游书籍、以及一直都在的床头书,我有幸读了(以及重读了)以下几本,仿佛都为了安抚我而做准备。

安抚什么呢?因为生命中难得的转捩点,突然间宇宙给我捧上无限的可能,我在分岔路前乱了脚步。

我深知自己是名副其实的Master of None,《荀子·劝学》里头那只梧鼠就是我。(“梧鼠五技而穷,五技渭:能飞不能上屋,能缘不能穷木,能游不能渡谷,能穴不能掩身,能走不能先人。”)我甚至不能肯定,面前的那些机会是不是真的“机会”,或是继续让我仅仅能飞能缘能游能穴能走。

最后,我还是问了导师(The world's best athletes need coaches, and you don't?)。他笑,问我最近还在读The 7 Spiritual Laws of Success吗?还记得Law of Least Effort吗?我笑。也对,可能潜意识里我还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而不自知吧。我决定面对自己,欣然接受了送上门来的责任。

我的床头书,从来就不只是床头书……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