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3, 2017

泼墨画

究竟是泼墨了才有物象再有意象,还是有意象了再泼墨方成物象,还是先决定了物象再泼墨方勾出意象?无论如何,终成幅画,是不是?




最近一口气看了刘慈欣地球往事三部曲*和好莱坞电影Arrival*,思绪有一点慌乱。都是泼墨画似的作品,看似迷蒙内敛,其实气势磅礴。泼洒在娟素上的水墨痕迹开初不成物象 ,随着渐渐成形勾出意象。然后,我知道我不知道。

你说,以我们的认知局限,在多维度空间里不小心一眼望穿时间长河,是一种怎么样的悲哀?
你说,若光锥之内是命运,在光锥之外存心或无意泼墨的,是一种怎么样的存在?

如果我不想谈哲学不想深究物理,只想介于知道与不知道之间,行不?
如果我不想知道真相,只想在当下规规矩矩做人老老实实做事,行不?


*注:
1. 刘慈欣的地球往事三部曲为《三体》、《三体II:黑暗森林》、《三体III:死神永生
2. 上网查了一下才知道原来Arrival是改编自科幻短篇Story of Your Life,作家是美籍华裔姜峯楠,看来我又得到book depository进货了




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