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6, 2009

读名校真的很苦吗?

我时常在不同场合听到为人父母者说着读名校的苦。稍微年少一些,我或许会争个脸红耳赤,现在为了不破坏气氛,我总是静静地坐在一旁听。我总是觉得,苦与否,决定于个人而非环境。读名校苦,只是那些希望儿女们有个快乐人生的父母们善意的偏见。苏轼不是师承欧阳修吗?那并不阻碍他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可爱、高贵、豪放又有魅力的人物。

从小到大,我视“上学”为一大乐事。我享受那种无忧无虑的感觉,课外活动时就用心地搞咯、上课时遇到老师用心教书就专心听呗、老师给功课就快点做完好得以继续谈天说地咯、老师不在要么就谈天要么就做功课要么就边谈边做呗、回到家还有没做完的功课就赶紧做完然后继续看戏听歌看书写信投稿散步玩乐溜达剪报……苦?苦在哪里?

我记得我总是带着充满期待的心情上学那儿总有说不完的话题、讨论不完的将来、分享不完的趣事和欢乐(即使到今天,我还是带着充满期待的心情上班,因为那儿也总有挑战在等着、趣事在等着、磨炼在等着、欢笑在等着……);这一生人当中也遇过了无数好老师,替我开窍的、教我做人的、激励我向善的(到今天为止,身边‘好老师’依然不断)……

现在回想起来,我的小学生涯如梦般美丽。爸妈从来不追问我考试几分、谁谁谁几分、谁谁谁第几名等等之类的问题,第一次不小心被老师点中了去参加讲故事比赛妈妈也任我自己找故事自己练习然后无端端捧个第一名回家吓了大家一下,第二次再去比赛妈妈又觉得不是第一次了没什么稀奇也任我自己解决。我专心听课因为觉得那些知识有意思,而且听懂了回家就不必再读书了,就有更多时间看戏看书听歌玩耍了。也是自小学开始我就发觉功课是越快做完越好的,那样子,回家就有更多‘自己的时间’了。反正,大人们不给压力,小孩懂什么压力?

到了中学,日子更是神仙般快活。下午班时就天天早上到华乐室报到,直到上课为止。那时叛逆,华乐室像我的避风港,老师教书有意思就听,没意思就躲到华乐室做功课、谈天、练习、为所欲为。高年班后,课外活动俞是多姿多彩,到学校去就俞是快活。我记得我常常偷把校闻社的稿件藏在抽屉里排版校对、我记得那些下课后课余间的辩论、我记得我们为那些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比赛所作出的付出、我记得我们沿家沿户筹款的日子、我记得我们为各种各样的学校活动排练筹备……当中,当然也包括了我们在班上永无间断地谈天再谈天再谈天。课,我照样专心听; 功课,我照样交足。我很早就发觉,只要我很尽责地扮演我身为学生的角色,我就有选择自己怎么过日子的自由。

读名校真的很苦吗?现代家长们口中的功课压力应该与学校无关吧?如果你不觉得成绩与名次重要,在名校与否你也不会对你的孩子有所强求。

我不是要鼓励人们追求名校这个虚像,我只是想说,名校与否和小孩的苦与乐其实是没有什么实际上的关联的。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