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0, 2014

祸从口入

我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学了一点皮毛中医知识,就妄下定论。今天特来此改正的。

话说我在星期一开始,全身重要部位都长满了小红疹,奇痒无比。星期二仍然如常上班,结果恶化。痒得忍无可忍, 向万能的子君求救。于是她安排了我隔天见皮肤专科医生。

专科医生说我是皮肤敏感,很细心地问我最近可有改用护肤品、衣物,或吃了些什么。我一一照答。我们都想不出个所以然。医生建议我开始写journal,以记录并找出过敏源。他开了止痒药物给我,内服外敷都有。

由于我认同中里巴人“中医西医完全可以协同作战、各显优势”的看法。 我又到北京同仁堂问问老中医。

老中医很酷。我进入病房他也不问我为什么而来就开始把脉,两手都把了,他说“没什么大碍,来干嘛?”我掀开衣服让他看看我的小红疹,他也开始细心的望闻问切。

他一听我星期六晚餐吃海鲜、星期日晚餐吃羊扒(我还忘了告诉他我星期日午餐吃牛肉),立刻捉我来训话:“你不知道自己体质属热?这样大鱼大肉、暴饮暴食?”。我问“我不是阳虚吗?吃一点点羊肉也不行?”

“你哪来阳虚?这叫血热!热气在衣物紧绷处无处散发,才会导致生红疹。你气血两虚多多少少有一点,可能只是睡不好”

“可是我一向来也吃海鲜、羊肉啊!”我抗议。“ 你以为你的身体不会变的?几十年来都阴虚的?”

他又说我这种体质,必须少吃肉“一天两三两肉即可”。我说“一天两三两不如不吃?”。他说“你知道就好,就是要你少吃肉”

他又说,都这把年纪了(真是晴天霹雳!),晚餐不吃最好,要不,吃些稀粥配咸菜也已经营养过剩了。 (没事最好别见中医,再听下去做人都没乐趣了!)

两天过去了,我靠西医的外敷药(冰冰冷冷的,绝对能舒缓奇痒,睡也睡得好一点!)、中医的清血热药慢慢养病……今天更是靠画画陶冶心情,以极度专心作画来止痒(很见效哦!)

到最后,结论只有一个:这肯定是祸从口入!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