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13, 2014

冒牌画家的报告之‘扮晒嘢’

我从来就不是画家的料。

小时后总羡慕那些随便挥洒两笔即成就一幅佳作的朋友。

这次买了数字油画,难得周末有几个小时的空余时间,决定成就自己童年梦想:写生。

当然,这纯粹是‘扮嘢’写生,志在shiok sendiri而已。

以为‘扮嘢’可以很‘有型’,谁知道上色了几个小时后我已经腰酸背痛。这玩意儿,万万不可沉迷!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