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 2009

妈妈的腐乳猪颊煎

妈妈是我认识的人当中,对生命最有热忱的其中一位。先撇下她对新玩意儿的着迷不说,单单看她对烹饪的坚持便可略知一二。她对食物品质有着相当高的“最低要求”,平常为了达到目的也有着“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决心。
昨天,她在厨房煎腐乳猪肉,整个客厅、饭厅全是让人按捺不住的香氛。我忍不住偷吃,发觉这是完全没吃过的食谱,问她怎么以前从来不煮,她说这是她和卖猪肉的成了好朋友后才得以买到的猪脸颊。“其他的部分是不适合这么煎的。通常这些部位只留给大酒楼的哦!”她说。我能够想象她为了猪脸颊费尽了多少精力说服卖猪肉的aunty,让他们把平时只留给大酒楼的特别部位留给了这位平凡的家庭主妇……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