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23, 2009

老槟城的共同记忆--新琼安

说新琼安是老槟城的共同记忆一点儿也不为过。你随便找个七自辈以上的槟城人问问新琼安,大家必定有各自的精彩记忆片断与你分享,要么,也必有各自心头所爱的新琼安食谱。

那天在威正的部落里见他提起吴发成,我舌尖上那些被深锁的记忆竟然莫名被挑起,我突然想念起那些被我遗忘多年的食肆、那些在乔治市里安安分分取悦了几代槟城人的餐馆……

昨天,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在细雨纷飞的中午到新琼安吃午餐去。我嚷着要坐楼上,老板说楼上关闭,我们只好乖乖地坐在他领我们去的那一张。

最后一次到这家老餐馆应该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吧?然而,我仍然很熟练的点了咖哩‘刀底’(谁知道这鱼的华语名称?教教我行否?)、卤肉、鱿鱼炒、咸菜鸭汤。仿佛那十多年的岁月并没有真正的空隙,那云石圆桌与木椅风采依旧,老店气氛和我印象中的没什么不同。

老板友善亲切,又或是见我拿着相机兴致勃勃的不想我失望,于是不久后他又走来,说:“你想上楼上拍照的话就上去吧!”我就这样喜滋滋且带点放肆地踩着那老梯阶ki ki kok kok咿咿呀呀地上楼去。

楼上竟然与十多年前我最后一次到访没什么两样。那木地板是故人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记起某一个午后,我们一家人和爷爷、奶奶、大伯一家、姑姑一家和叔叔到这儿吃午饭的情景。
我们就坐在靠窗的那张大圆桌,从窗口往外望就是那我对此店印象最深刻的“电梯”。我喜欢看服务员把空碗碟叠得漂漂亮亮的往底楼送去,也喜欢看他们变魔术似的从这“电梯”内拿出我们点好的菜肴。邻桌小孩在楼上小小空间捉迷藏,把地板弄得咿呀作响。谁也没把那放在心上,大家自得其乐的吃得津津有味。我已经忘了我们聊些什么了,但我记得爷爷说还是新琼安的咖喱鱼最好吃。哦,我也记得我们离开时爸爸说这条小巷子名声不怎么好,名为二奶巷。又说在以前保守的社会,乔治市这种窄窄的小巷子为自由恋爱尽了不少功劳,好多情窦初开的邻居男女就是瞒住家人在窗口互丢石子传情信的。当然,这是题外话了。
我喜欢的“电梯”还未退休呢!

我欣赏老板看似无心实是有意地把老店保留原貌的决心。他是第二代了。这店像活化石似的,向我们展示槟城海南人刻苦经营食肆的老样貌。
老店内究竟纪录了多少故事,见证了多少变迁,谁也说不清了。只是,在乔治市内,至少,有人尽了自己所能,为后人留下一些古老的零星生活片断……


究竟哪一张是我曾经坐过的椅子呢?
墙上瓷砖色彩缤纷依旧,故人可无恙?


这些都是绝版的杯子了……



谁编制了回忆?

这一勺,还真是百般滋味在心头呢!


新琼安地址:Lorong Chulia, 10200 Penang
电话: 04 261 4786
营业时间: 早上11 -下午2.30; 下午5 - 晚上8.30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