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7, 2010

都怪侯孝贤

九份曾经因为盛产金矿而兴盛,却因矿源枯竭而没落……


在筹备着我们的台湾之旅时,我一直把九份想象成一个静谧平和的小镇,我向往一个步伐缓慢的小镇,一个可以让我们在咖啡屋或茶坊坐一个午后看海、闲聊、无所事事的地方。我甚至曾经考虑要在九份住一晚,享受一种远去的、我们逐渐失去的悠闲……当然,后来考虑到同行中有三个十多岁的小男生,这种“老人的享受”他们可能无法接受,这才打消了念头,换为野柳+九份+金瓜石一日游。


我们一到九份,立刻被那人潮吓傻。在九份老街上,我们甚至无法决定自己的去向,只能“随波逐流”地跟着人群走。在这水泄不通的老街上,别说悠闲地逛,我们甚至得预先决定聚集的地点和时间,因为我们知道九个人在这儿走一定会失散。


这儿应该有很多传统食物、很多珍贵的宝藏待我们发觉……不过,一个小时后我们在张记鲁肉饭吃了午餐就抱憾而归。真的幸亏同行的三位小男生,否则,我该以怎么样的心情在这儿留宿呢?


上车后我和薇无法抑制我们失望的心情,稍微抱怨。李先生听了说:“今天算好了,周末的时候到九份老街根本不必走,你一站到街口,就会有人把你一路推到街尾;你在人群中举起手,手就再也放不下来。”听其来好像可怕得很。



李先生又说,九份没落后一直是个默默、萧萧古镇,直至侯孝贤来这儿拍了“悲情城市”,才迎来了一大班的香港游客;后来,宫崎骏的“千与千寻”又依九份绘制,结果又引了一大班的日本游客。至此,台湾本土游客也闻风而至,每逢假日周末都把这儿弄个水泄不通。真的,什么传统古朴味道都没有了,都怪侯孝贤。


请你也看:台湾之旅(四)-- 九份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