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7, 2010

拜见女皇头

所有去过台湾的人都知道,所有看过台湾旅游的人都知道,台湾有这么一个女皇头,每年吸引上千上万的人到此一游。
而我,还没有到野柳之前我百思不解,一个状似女皇头的石头有什么那么“巴闭”。去了,我还是不明白女皇头,但还是爱上了野柳地质公园。

我们到台湾前曾在网上作了一番资料搜寻,虽然要乘公共交通游野柳+九份+金瓜石并不算太难,但时间上非常紧促,而且可能得在基隆住一晚。前思后量后,我们决定向李先生要了九人小客车(0933-138725;lieiketsu@hotmail.com;十二小时费用为台币4500)作野柳+九份+金瓜石一日游。

李先生一位非常有趣的人物。他在印尼出世,在马来西亚沙巴度过了童年至青少年的岁月,后来到台湾深造,娶了台湾妻子,从此在那儿落地生根。退休前,他和马英九的太太在同一个单位银行内工作。退休后改行成了导游,可是他后来无法忍受那种上车睡觉下车尿尿的行程,于是离开了旅行社,自己买了几部车子,专门做接送服务,有时候也带一些散客游台湾岛。据他说,台湾大大小小的巷子他都懂,你讲得出名字的地方他都会带,究竟有没有夸大其词我不知道,但我可以确定他为人和蔼热心,一听我们还没吃早餐,立刻绕道带我们到刘备水煎包和洪记豆浆大王买水煎包和豆浆在车上吃。

他说“好山好水…………好危险”,一路叮咛我们出来玩要小心、在地质公园内千万不可跨出红线、台湾平静海面突来的“疯狗浪”常常夺人命……反正苦口婆心就是了。那天浪很大,我们这些常年看着马六甲海峡内槟威海峡的平静海面,没见过什么大风浪,见到滔滔大浪就兴奋地乱喊乱叫,不再专心的听他细说了。他把我们停在门口,然后告诉我们待会儿集合的地点就让我们兴奋地往内钻。












我们花了几个小时,享受了这世界用几亿年为我们塑造出来的美景,临别,有点儿依依不舍……

在这之前,李先生听我们一天内只想游野柳+九份+金瓜石觉得不可思议,一直建议我们也到淡水走走。我和薇坚持不去(别人根本不能想象这些地方的距离,所以只能由我们这两个负责做功课的‘哎呀’导游决定),开始时他或许一直纳闷,同样的价钱这般人怎么不愿意到淡水走走看看,然而,当我们终于从野柳地质公园走了出来,终于真相大白,他说:“我还没遇过有人走野柳地质公园走这么久的。”之后,他就再没提起淡水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