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24, 2010

误读花莲

因为之前工作繁忙,为这一趟旅游做的‘功课’很少。我一直把花莲想象成一个像大理这样的小镇,镇内衣食住行地点集中,生活步伐悠哉闲哉的。因此,我们计划好在花莲住两晚,把一天给了太鲁阁,一天留给大家lepak。在花莲市住下来后,难免有一丝丝失望……

我们到达花莲市时,已经接近中午,在花莲火车站旁的游客服务中心预定了新光兆丰休闲农场下午一时十五分的免费专车。然后乘的士到小熊森林民宿去。由于小熊森林实在太可爱、太舒服了,大家都不舍得离开。再加上它的印尼工人会以华语和我爸爸妈妈交谈,他们可谈得不亦乐乎,她还告诉他们如何到夜市去呢!

结果,待我们终于回到游客服务中心时,才发觉新光兆丰当天的所有免费专车都满了。我们原想乘公车去,但服务中心的服务员很热心的劝我们别去了。原来冬天新光兆丰下午五点就关门,而下一趟公车是两点半,四十五分钟的车程,差不多等于是白走一趟的。我们于是改变计划,吃了午餐,累的就回民宿休息,不累的就在花莲市溜达。


(花莲火车站走出来,右手边那一排卖手信的店屋有家卖经济简餐的,炒面炒饭都很棒,它的卤肉更是一流,我们大家都对那简单又美味的食物念念不忘呢!)


在花莲市溜达基本上没什么看头,想shopping不见得便宜,想找家比较别致的咖啡屋坐下来晃一个午后又没有。唯一较好玩的是花莲市的狗儿都很亲切,有一只还一路陪我们在闹市里逛,而且,基本上,它们比马来西亚的野狗们更无聊。

我想,在花莲市内逛时,大家最享受的应该是逗狗乐。台湾人基本上爱狗,无时无刻都可见到人们遛狗,宠物店相较之下也比马来西亚多很多。我们一见宠物店就走进去,店主看我们的样子也知道不是来光顾的,懒得理我们,任由我们在里头胡闹、任我们傻傻的对着小狗笑。我有时候也搞不懂,究竟是被逗的狗儿比较开心,还是我们这群傻子比较高兴。


话虽如此,我们还是充分发挥了我们无论到哪儿都能找到好玩新奇有趣事物的本性,一路嘻嘻哈哈的,竟然走了好久才好不容易走回小熊森林。从花莲市区到小熊森林的路上,两旁都是老屋子,有一种回到过去的感觉,挺不错的。

由于我把我那本《大台北旅游通》给丢失了,在花莲究竟有什么好吃我们真的一筹莫展。我们就只记下了火车站旁游客服务中心服务员介绍的庙前红茶以及的士司机介绍的液香扁食。由于南滨公园离我们不远,于是我们决定一路吃了液香、庙前红茶才到南滨公园逛逛。

液香非常有名气,店里头张贴了许多到访名人的照片。它的水饺是不错啦,只是,整间店就只卖水饺,连面食都没有,作为晚餐感觉上有点儿怪怪。而且,我们傻傻没问清楚就点了一人一碗,结果一口气得吃十粒!真是“吃力”。


至于庙前红茶的名气就真的是让我百思不解。我想象它如大山脚大伯公前般热闹,应该有好多种不同的食物,而大家都为那红茶而来。结果,我们差一点就走过这档子而不觉。整条街暗暗的,就只这么一个档口,也不觉特别多人,也不知那名气究竟哪儿来的。
我承认以水管卖饮料是非常特别,然而对当地人而言应该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怎会被这几条管子给骗去呢?我们点了红茶三杯(这么出名嘛)、酸梅和杏仁各一杯,结果九个人喝得叫苦连天。不至于难喝啦,但是离“好喝”的水准是很远的。这档口还有卖些点心,我都不想尝了。

不过,庙口红茶还不是我们最大的失望。我们好不容易走到那个理应是槟城关子角一样的旅游胜地--南滨公园,见到那个夜市,大家都傻了眼。一来整个夜市冷冷清清,二来食物真的没什么选择,三来那些玩意儿像是五十年代马来西亚的fun fair,总之怎么看我们都不想久留。结果大家意兴阑珊地乘的士回到市区继续无所事事。最终,我们最享受的,还是在小熊森林天台上谈天作乐。



隔天从太鲁阁回来后阿诺把我们带到自强夜市,这才比较像样,但是对于我们这些自小被槟城美食宠坏的人来说,食物选择还不如我们普通一个小贩中心来的多,吃饱了还是回小熊森林比较写意。
最尴尬的还是去石艺大街。那是阿诺坚持要带我们去的地方,我们不好意思拂他的好意,就到里头走一走。所谓的石艺大街就是把几家卖石头制品有关的商家连在一起做生意,大家卖的东西大同小异。我们走了一圈就出来了。阿诺或许以为我们这一班看一个花海就花上老半天的人必定会在里头流连忘返,结果他丢下我们就跑去打油了,让我们傻傻的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在各个管道上看到的那些美丽景点,其实是分布在花莲县的各个角落。花莲县的确实个非常漂亮的地方(我们之后去的太鲁阁和玉里都是好地方),但别企求花莲市可以给你一站式的旅游经验。想要取消磨一段美好的无所事事时光,最好还是住到花莲的海边或是乡间去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