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8, 2015

昙花一现

我这个人,没什么耐性。2014年自PP送我几棵铁兰花开始,我就一直企盼它们开花结果。
后来,我终于肯面对现实,知道自己决没有green fingers,索性只买即将开花的airplant自我安慰。

然而,或许她们都以昙花为目标,开花至凋谢只是几天的事儿。只需二十四小时,我就见证了她从花蕾到盛放。


下次你若有含苞待放的空风,别忘了用镜头对着她,拍一拍time lapse 照片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