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7, 2016

不惑之年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如果我说,小时候我一直期待四十岁,你会不会觉得我神经病?其实这不能怪我,“不惑”好诱惑。好不容易等到四十岁,却发觉自己三十没立,四十疑惑,真是尴尬。

祝贺别人四十岁生日时我自以为幽默地写了个部落格帖子,到自己四十岁了,心底还是一揪。


如果我可以活到六十岁,那人生的三分之二已经过去了;如果我可以活到八十岁,那人生的一半已经过去了。有点儿惊慌失措。真的。


我只不过想要做一个明白人,我只需要健康、快乐、自在、豁达、幸福、逍遥。这样子算不算胸无大志?算不算自私自利?算不算找不到人生的真谛?

我不相信四十岁是个分水岭,我认为每一天都是崭新的开始。这样子,可以不?

~写给四十岁的诗~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