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1, 2009

属于姐妹俩的山水之旅

我一直都很享受和薇薇两人的背包行,用我们的双眼看这个世界,走我们爱走的路。

姐妹俩的默契非外人所能体会,我们有时候有着风雨无阻的疯狂,我们亦会为了懒惰即兴地更换路线,我们可以自己在旅程中编故事shiok sendiri,我们常常说着只有我俩才明白的笑话自己了翻天……

这一趟的山水之旅,最能深切体会“看天做人”的日子。我们泡浸在广西的淫淫春雨里头,十天的路程只见到一天的阳光。桂林的春寒冻死牛(中国长江以南没有硬性规定装置中央空调,所以,比起北部无论多么寒冷一进入室内便暖洋洋的情况不同,在这儿,在比较落后的地方,在室内照样冷得入心入肺!),我们突然间明白了那些老外在马来西亚不畏烈日的心情。我们由两个怕热的‘hot stuff’,变成“热死好过冷死”的信徒。

我们每一次经过这个牌,都要讲一次同样的笑话。(不跟你说)


看我们风雨同路
我们的这一趟山水之旅呀,先在这儿略谈行程,改天再慢慢细说各处的印象(并炫耀照片!)哈!

3月4日(雨,宿桂林市)-- 我们于3/3各乘槟城与新加坡最后一班飞往LCCT的飞机,抵达的时间相差了约20分钟。到达后我们在Mc Donald选了一个风水位,要了两杯橙汁便大刺刺地坐下来讨论行程、互相翻阅对方的guidebook。倦了,便倚着大背包睡觉。睡醒,才四点多,要了两分麦当劳早餐,便喜滋滋地等待起飞。到了桂林两江机场,才十点多。桂林绿洲酒店如网上所说的,安排了出租车来机场接我们。然而,出租车开得异常慢,薇用马来话对我说“这师傅非常可疑”,我们打起十二分精神,不过无阻我兴致勃勃地和师傅有一塔没一塔地聊着。师傅说桂林春寒冻死牛,我们苦笑。由于细雨绵绵、寒风习习,我们有点儿寸步难移的窘境。在桂林市兜了兜就回绿洲去了。也不知道是因为雨天还是因为经济风暴,桂林的步行街是我们在中国诸多步行街中见过最冷清萧条的风景。
(Oasis Inn 标准间120人民币,机场到桂林市区90元人民币)

3月5日(雨,宿黄姚古镇)-- 我们睡得迟,反正到黄姚古镇的车就只有1:10pm的一趟。见阳光普照,赶忙往江滨路拍照溜达,并感受桂林人悠游自在的步伐。怎知,没两下子又刮起风下起雨来了。
从桂林到黄姚古镇,一路上风景如画。到了黄姚师傅唤我们下车时我们吃了一惊,眼前竞相毕竟和想象中的黄姚古镇相差太远了。我们下车的地方是一条看似端洛般只有一条‘大街’的小镇。我们下车后,有点儿彷徨地愣在那儿。有位年轻姑娘走上前来问我们是否去古镇的,是否要住宿,说她家是古老师家和兴驿站。一来我们无助,二来我依稀仿佛听过和兴驿站,三来听说是老师的家,也就随着她走。进了古镇,荒城似的,一问方知超过三分之二的居民早已搬离古镇,难怪一镇的空屋。到了古老师家,看来挺卫生,二话不说立刻要了(我们可不能想象如何扛着个大背包在空镇内找住宿呢!)
(桂林-黄姚古镇车费47人民币,和兴驿站50元人民币)

3月6日(雨,宿阳朔)-- 在雨声中睡醒,有点儿失望。可是我们非看清晨的黄姚古镇不可。出门时和兴驿站一家人都还未起床,我们自个儿开门溜了出去。古镇内没有人气,新街也冷冷清清。我们11点半就背着我们的大背囊在路边等车(和兴驿站的古老师告诉我们中午有开到钟山的车,我们可以搭车到钟山县城再转到阳朔)。然而我们在冷风中瑟缩,从十一点等到十二点再等到一点……1点半时我们实在无计可施了,决定吃了午饭再说。新街上没什么选择,我们见仁义餐厅卫生条件不错便进去了。服务员非常热心,看我们冷得什么似的,竟然把烤炉搬到我们的桌子底下让我们取暖(为这,我跟薇说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的表扬这家店!哈哈!)。另一个服务员则很好心的提醒我们应该早一点到路口等车以免错过了那从来都不准时的车。两点半,我们终于坐上了开往钟山的车子。一路上颠簸得怕人。到了钟山车站,没有人愿意卖桂林或阳朔的票给我们,叫我们在里头等。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再去问站里的人时他们说:“到了这个时间没来,应该就是没来了呗!你们到路口等路过的车吧!”真让人抓狂疯了!我们不顾一切想要离开,于是和一位男生共车到阳朔。(他是赶着去朋友隔天早上的婚礼)。到了阳朔,我们住老班长青年旅舍,温暖得很。我们冒雨到西街走了一圈,有一种回到人间的感觉。
(黄姚古镇-钟山车票12元人民币,钟山-阳朔的士一辆200元人民币,老班长国际青年旅舍标准间80元人民币)

3月7日(阴,宿兴坪)-- 我们在阳朔闲逛,多买了一件卫生裤(之前没预见桂林天天冻死人),回老班长洗衣晾衣存包后便乘巴士到兴坪。到了兴坪车站,一群当地妇女一拥而上围着我们推销住宿、一日游、竹筏、餐馆……吓死人了。我们决定采取‘不理不睬’的政策,然而走了几条街,他们依然不死心。后来我们走进一家店询问老寨山旅馆的方向,他们才不再跟着过来。老寨山的老板娘带我们看一个有江景的标准间,我们立刻要了。老板娘给我们做了炒饭,在我们狼吞虎咽时又替我们安排了游漓江的竹筏。吃饱了我们随着一位年轻姑娘穿过农地、菜园来到江边,便开始了我们的兴坪-浪石奇观-兴坪的漂流。我们的结论是:如果你只有两天一夜在桂林,下了飞机你一定要立刻赶往阳朔,放下了行李,乘车到杨堤再乘竹筏漂流到兴坪。晚上到阳朔看印象刘三姐,然后享受西街的特有气氛。你也算看尽了桂林的精华了。(老寨山的传奇,改天再说)
(阳朔-兴坪车票5.5元人民币,竹筏来回兴坪浪石奇观150元人民币一筏,老寨山旅馆标准间80元人民币)

3月8日(阴,宿阳朔)-- 天还未亮我们就起床把背包内所有的衣物往身上挂,然后出门爬老寨山看日出去了。那段路,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艰辛!我们爬了近一个小时才到达山顶。到了山顶,看见有两组人早已在山上拍照了。一组三人来自北京,另一组两男来自柳州。两男一女北京退休人士和我们一样,带着沉甸甸的单眼相机上山,他们热情得很,还以我的相机替我们姐妹俩拍了几张照片。另两个柳州来的男士看起来像专业摄影师,却只带很轻便的傻佬相机,一问,他说天灰灰的没日出带相机上来没意思。下山后我们回老寨山旅馆冲凉吃早饭后便又乘车回阳朔了,我们放慢了步伐,享受了西街的悠游时光。晚上,乘老班长替我们预定的专车看《印象刘三姐》。
(兴坪-阳朔车票5.5元人民币,老班长洗衣一次10元人民币,烘衣一次10元人民币,印象刘三姐团票+专车载送155元人民币)

3月9日(晴,宿阳朔-- 睡醒,阳光普照。我们兴奋得什么似的,穿起这几天来最轻便的衣物往外跑。在桂花巷Mimosa点了两分西式早餐坐在户外晒太阳。我们不想辜负了春天的阳光,取消了想上烹饪课的念头,乘车到月亮山徒步回阳朔西街,享受阳朔的田园风光,看了遇龙河的自然纯朴。
(乘车到月亮山-2.5元人民币)

3月10日(阴,宿龙脊梯田)-- 我们于7.20在西街四海饭店等候龙脊梯田一日游的旅游专车(我们因为时间紧迫,决定跟随龙脊一日游的旅行团到龙脊梯田去,然后自己在那儿找住宿,隔天再自己乘公共交通去三江看程阳风雨桥)旅行车第一站停在黄洛红瑶长发村看一场瑶族文化表演,并参观了瑶族的住家。听说好运时可以看见瑶族妇女在河边洗她们那过了十八岁后再也不剪的长发,不过这时候天寒地冻,我们当然没有机会啦。我们过后转乘景区小巴到龙脊大寨,导游说先去吃饭再给我们自由活动时间。下车后我们又背起我们十多公斤的背囊往梯田上走,我们听见通行的四个日本佬说我们的包包好像很重,我其实有冲动转过身去请他展现绅士风度呢。这儿的人对‘近’的定义与我们不同。正当我们气喘如牛地走在梯田的石板阶级上,我问身边的瑶族妇女现在离我们要去的餐馆还有多远,她说马上就到,结果我们还走了近20分钟。吃了午饭,欧导带我们到千层天梯旅馆看房间,一进去,一窗的白花和梯田,我们要了!我们在梯田溜达了一会儿,发觉天气越来越冷,捺不住,回房躲进被单内再也不敢出来。肚子饿了找老板娘求救,又投诉冷,老板娘叫我们躲到厨房烤一烤。我们在吃晚饭时有一家人来投宿,广州来的,和老板谈得很开心。我们最终也加入,谈到十一点多才去睡觉。那儿民风淳朴,对人又没有什么戒心,又一种无事不可对人言的豪迈。
(龙脊一日游130元人民币,龙脊景区车票6元人民币(单程),黄洛红瑶长发村门票50元人民币)

3月11日(阴,宿桂林市)-- 我们没有如愿以偿的看见梯田日出。但还是见识了梯田优美的清晨。不过,我们在龙脊冷怕了,想起程阳的住宿条件比龙脊还差,于是改变计划,决定放弃三江,回桂林吹暖气去。回到桂林,我们决定到小洋楼国际青年旅舍去,又住在漓江边了。我们再一次把中山中路和正阳步行街走上几遍,现在可能比桂林人更熟悉这地方了。
(龙脊-龙胜车票8元人民币,龙胜-桂林12元人民币,小洋楼国际青年旅舍江边标准间80元人民币)

3月12日(阴,宿桂林市)-- 一早乘车到兴安去,为的是赢政开掘的那一条灵渠以及依渠而建的水街。可惜旅游开发潜能虽好,却做得不怎么样。我们有点儿失望,沿着水街走了一遍就赶紧买车票回桂林去了。那晚,薇病倒了,我们哪儿都没去,我到对面买了KFC便回小洋楼温暖的客厅吃晚餐聊天。
(桂林-兴安来回车票40元人民币)

3月13日(阴,宿桂林市)-- 又再雨声中睡醒(也习以为常了),懒洋洋的,叫了外卖在小洋楼的客厅解决。中午雨一停,我们立刻全副武装出门去。我早就嚷着腰刀独秀峰山下看那科考的地方了。从正阳步行街一直走到尾端,跨过了马路,再走一小段路就可以看见城门了。城门上骄傲的写着“三元及第”,我们无惧冷风细雨,到靖王府参观去。靖王府记载了桂林市几个世纪的荣辱,在独秀峰下看守着他的后代蔗民。广西师范大学现在就位于靖王府内,羡煞我也。
(靖王府入门票50元人民币)

3月14日(晴)-- 人家要回家了,才来个万里晴空。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