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4, 2012

食量的苦恼

在美国,我们最头痛的,就是未来奈何桥旁那些吃不完的食物……
(你可听说过,在你来世准备投胎前,当你须要过奈何桥前,所有你在今世浪费的食物,都会在奈何桥旁等着你。不吃完它,你可就不必投胎了!)

随团的时候,每一餐都吃不完。不过同桌总有男性,吃中餐时反正让他们发奋图强就是了。吃西餐的时候就自我安慰,“starter + appetizer + main course + dessert正常亚洲人哪吃得完呀?” 所以,内疚感相对较低。

直到我们自个儿上路时,问题就大了。

首先,我们是贪心的在路旁的果菜园买了三篮的草莓(才马币十块钱,不买怕自己后悔)。结果,我们很尽力地吃了三天最终还是把一部分给扔了。

第一晚,由于我们比预算中花得少,晚餐原想吃一顿‘贵及唔饱’的,无奈Cambria是个小镇,大家老早就关门了。于是我们到唯一仍然开门做生意的Linn's看看。
一来夜了(近九点了),二来也Linn's是做bakery生意的,于是我们决定要一个chicken pie和一个muffin。你说,一个chicken pie和一个muffin会有多大?我的天!它就是大得我们吃不下!
Chicken pie就chicken pie啦,搞什么又有薯泥又有烤菜的?!而那muffin哦,比桌灯还大!才第一晚自驾游就开始在奈何桥旁顿积食物了,真是‘阴功’。

第二天,我们学乖了,午餐在Santa Barbara的La Super-Rica Taqueria,这家餐厅出名分量小。对我们来说却是刚刚好。这一餐是我们少数不撑着肚子互相推卸责任的一餐。晚餐到了洛杉矶,再次觉得自己under budget,想吃顿好的,于是到了Pizzeria Mozza。看见邻桌的分量,我们都‘缩沙’,只敢要了一个pizza,其他的什么都不敢点了。就一个pizza,我们也互相尝试说服对方多吃一点。

第三天,一切开始失控。只要一不小心,一整天的饮食就会乱了阵脚。

在迪斯尼乐园,嘴馋,买枝火鸡腿。开始时觉得香极了,吃得津津有味。吃了老半天,两人合力都无法把之干掉。结果,我们饱得午餐也不吃了。晚餐也只是很随便的吃热狗就解决了。

在Universal Studio,我们合作干了一片pizza(注意哦,是一片,不是一整个哦!)和一碗salad,晚餐也只是在Taco Bell吃了一个套餐。既使是麦记套餐,我们也是一个套餐分两餐吃。

总是一个、一片这么的数着,可是问题是,他们的一个,可能是我们普通分量的一倍。我们总是小心翼翼的,确保自己点的分量永远保留在一人份上。


到了San Diego,我们在San Diego Old Town看见一家门庭若市的墨西哥餐馆--San Diego Old Town Mexican Cafe。我心想,叫carnitas必定错不了吧?Carnitas的直译是“少肉”,我点了一人份也安心。谁知道他们就是慷慨,那“一点点”肉是老大的一碟,最糟糕的还有两片玉蜀黍和两片面粉制的类似capati的皮儿让我们裹肉裹菜……就是那一晚,晶晶开始谈着奈何桥……

最搞笑是在Phoenix的Paradise Cafe,他们有"You Pick 2"套餐,可以选半个三文治、半碗salad、一杯汤。听起来这么安全,于是我们决定选个You Pick 2套餐。哈哈,我们忘了杯可以很大,碗可以很大,那个“半粒”三文治切成四分之一我还是觉得无福消受。我们俩用了很长的时间,才终于把别人的“半份晚餐”给吃完,那附送的巧克力cookie还得带上路吃呢!

在拉斯维加斯的早上,我肚子饿极了(这很少见),我对晶晶说我觉得自己可以吃下一个单点早餐(是的,我总是高估自己),于是我们在Serenipity 3点了两个ala carte早餐。我要了个cresentwich,晶晶要了个fried egg benedict。我最终是很尽责地把肉都啃了,晶晶则是把一半的食物给打包了。那是我最厉害的一次,不过午餐就因此完完全全没有人愿意提起。
 
因为我们俩的食量太少,基本上我们在美国总是三餐不定时,花费也超级的低。有谁若想到美国自助游,千万别以我的食物消费为标注哦!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