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7, 2013

小心熊出没

我们离开拉斯维加斯后,一路尽是荒芜沙漠,在开往Big Bear Lake的蜿蜒山路上,树木一路转变,由干瘪瘪一片,到开始有了Joshua Trees,到开始看见松科……到了Big Bear Lake,我们才终于看见了秋色。

那时已经将近下午五点了,太阳西斜,枯黄郊野上深黄色的树木倚着栋木屋,那一山秋色绮丽的叫人双眼无法定格,为了捕捉住那一旬间的梦幻,我们停下车子,用手机把那一刻感动给记录了下来。

面对着一山的七彩缤纷,面对着一湖的波光摇曳,我誓死非湖畔不住!于是,我们在Big Bear Lake绕了绕,找了好几家看来不错的湖畔小屋。或许因为此时不是peak season,好多家旅馆的大厅工作人员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最后,我们在Big Bear Frontier遇到了比较亲切的员工,再加上夕阳下那一栋栋小木屋看起来非常迷人,我们就这样子住了下来。

把车子停放后第一个进入眼帘的便是这一湖山色

Cabin #26
我们的Cabin 26就在湖畔。小木屋五脏俱全,厨房应有尽有,还有个fire place,可想象在这儿过冬有多舒适写意。

隔壁的小木屋里住着一对韩国情侣,正兴致勃勃地在草地旁起火准备BBQ,我们则忙着把行李抗进屋内。这,是最后一晚了,我们各自冲了杯热饮,在暖暖的小木屋里头翻箱倒柜地、像变身的Transformers似的,把十四天的琐碎之物做了个总结,把行李都准备好了,才想起吃晚餐的事儿。

我们的温暖小屋


我们在傍晚寻找住宿时,曾经进了一家名为Old Country Inn的餐厅。我单看名字,误以为是小客栈。进去问了问,发觉他们态度不错,餐厅装潢看起来也挺温馨舒适的,所以晚上,我们又回来报到。餐厅里客人不多,我们找了个看起来比较舒服静谧的角落,准备好好的吃一餐,谈一谈。

服务员看起来像是十来岁的中学生(不好意思,我总是无法准确的猜出白种人的岁数),看起来像是给老爸打工的样子。长得一表人才,彬彬有礼。老板兼厨师则是个高人,酷酷的,不苟言笑。

鹿角灯饰
每一次到一家我没有吃过的餐厅,我习惯上总是要求服务员介绍。这一次,老板亲自出马。我们于是各要了一杯热可可,一个南瓜汤,两支buffalo wings(餐牌上写着六支鸡翅,我说我们吃不了这么多,只要两支可以吗?老板很随和说顾客要求至上)和一碟德国香肠。最后,我意犹未尽,在餐牌salad篇指着说seared ahi tuna。

理论上我既然在一排salad当中指着说seared ahi tuna,那salad一词应该是understood的。所以,老板把seared ahi tuna送上时,我‘噫’了一声,我不是要salad吗?怎么来了个正餐?晶晶在一旁窥见老板一脸骄傲喜滋滋打开餐盖(只差没有ta-da~一声),却被我的‘噫’一声泼了一头冷水。他应该很“无瘾”,我则内疚万分。见他一脸严肃,我也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尽力吃就是了。

后来我们偷听他和隔壁桌的顾客对话,方知道原来他可是个冷面笑匠。 隔壁桌来了一对六十来岁的男女,女的好说话,跟老板说:“今天对我们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老板问:“What's the occasion?”。女士说:“是我的丈夫的生日。”老板说:“哦,所以你把他撇在家吗?”我差点儿把口里的食物都喷了出来。后来他们又一搭没一搭的谈着,我怀疑他不喜欢叽喳的女人,句句了无痕迹‘顶住晒’。

Pumpkin Soup


Buffalo Wings






Seared Ahi Tuna


老实说,这家餐厅的食物很好吃,老板对自己的厨艺也非常有自信,可惜我们这两个胃口超小的马来西亚人让他好生失望。很无奈,两个主餐根本就是我们能力以外的事儿。打包了香肠和煎饼也算人事已尽。

晚餐后,我们到便利店买了两个杯面,打算隔天早上看日出时慢慢享用。然后回到酒店大厅上上网,聊聊。这样子就过了个写意悠闲的一天。

酒店大厅
Post a Comment